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所有的真相

第一百一十六章 所有的真相


        “怎么?天王陛下不會以為,月族遺民之中的獸人也會尊你為王,自我感覺良好也要有個限度。www.)”

        “而現在……崛起的時刻已經到了。”凱撒看著藤原妹紅,平靜的眼神中孕育著無與倫比的堅定和自信,“此生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可以引導他們……我以能夠統治北地的所有生靈而驕傲,他們是我的一切——而且我堅信,他們比月族的獸人帝國殘黨要好得多了,畢竟你們帶著仇恨茍延殘喘到今rì,而他們忘掉了傷疤不斷前行到今天,究竟誰更勇敢一點?”

        “只是一些可憐的受害者而已,被欺騙,被蒙蔽,無知到今rì。”藤原妹紅仍然冷笑,“你說得好聽,怎么會知道,他們愿不愿意忘掉?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你、布爾凱索乃至所有的知情者一廂情愿的妄想而已,一場構筑了萬年的騙局!一個強加在他們頭上的命運!”

        “這只是等價交換而已。”凱撒漠然道,“用忘卻換來活下去的資格,這就是不朽之王給當初的獸人們選擇的命運。你又怎么知道當初的獸人們想要轟轟烈烈地身死族滅,還是抓住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哦,對了,我倒是忘了,萬年之前,作為獸族可以延續下去的種子,所謂的jīng英們已經和你們一起逃向月球了,剩下的這些都是應該為國殉難的……棄子。”

        “所以說。”凱撒的聲音仍然不疾不徐,但是卻是一記記有力的諷刺和嘲弄,“我們強加給了他們活下去的命運,因此而毀滅了他們的傳承和記憶,你們強加給了他們身死國滅的命運,因此而將他們全都拋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都是一?路?貨?sè,不過,雖然都是喜歡給人強加命運的討厭鬼,究竟,誰的做法有意義?”

        “那……那只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們只能帶走最珍貴的和最需要的……”

        “所以那些沒用的,弱小的,沒資格的,可憐的,卑微的獸人們,都該去死,都該被拋下,都該灰飛煙滅,都該為所謂的帝國的榮耀死而后已!”凱撒驟然提高了聲調,“既然你們已經拋棄了他們,又有什么資格對我們的做法指手畫腳!對你們拋棄了的人說三道四!”

        一發入魂,藤原妹紅已經被凱撒逼入了死局,在天王咄咄逼人的言辭攻勢之下,月公主完全落入了下風,她只能做著最后的掙扎:“……這是面對侵略時,必須做出的犧牲!至少獸族所有的圣者都留下來陪他們死難!”

        “必須做出的犧牲!?一個命令他們的國民為它去死的國家活該灰飛煙滅!活該傳承斷絕!活該湮滅在長河之中!活該消失在歷史的紙堆里!讓所有人都忘記!”凱撒冷冰冰道,“……所謂上位者的無情,我也明白,但是請你記住。不要用這種充滿優越感和義憤填膺的心態去俯視你們當年拋下的曾經的族人們!而且,我要告訴你,所謂的狗屁獸人帝國早已經完蛋了!現在只有一個獸族。北地的獸族!”

        “說得這么好聽……”藤原妹紅突然冷笑道,“那我問你,你愿意讓你的臣民們,知道當年的真相嗎?或者說。你接受了來自月族的獸人,如果他們告知你的臣民們當年的真相,你又該如何回復他們的質疑?”

        凱撒的眼神波動了一下,乘勝追擊的姿態漸漸地變成了沉默。

        ——原來你也有不敢面對的事情。藤原妹紅心中微微地松了一口氣,她現在心中出現的最強烈的念頭居然是“原來這個凱撒也是普通人”。而非絕地反擊的念頭。

        哪里會有完全坦坦蕩蕩的人呢?每個人都有心中不敢觸及到的禁區。無論是八意永琳還是眼前的北地之王,他們都一樣得優秀到近乎于完美,但卻終究不是完美……

        ……其實這樣真實一點,卻更加得讓人覺得親近呢。

        她輕聲嘆了一口氣,想安慰面前的男人幾句,然后說些場面話,將這個話題揭過。

        然而——凱撒卻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淡淡道:“……多謝你了。有些事情注定要去面對。逃避無法解決任何事情,我以前總是在回避這件事情,甚至連告訴大家的勇氣都沒有……現在我才明白,該來的總是會來。其實,通往圣者的道路其實就是不斷修補自己心境破綻的過程,一味的回避這個。我永遠都無法進步呢……”

        “喂……你想干什么?”藤原妹紅有些不可置信地問道。

        “打一個賭,跟我來。”凱撒拉住了藤原妹紅的手。帶著她離開房間,博麗大節界籠罩下的天空格外得蔚藍。白云如畫,清風如織,天王的步履聲越發得釋然,他漸漸地想明白了一切,清朗的聲音遠遠傳出,“博麗靈夢、伊吹萃香、高玟、八云紫、上白澤慧音,還有其他住在博麗神社的各位,勞煩過來一趟,我請諸位做個見證。”

        聽他說得鄭重,人們都紛紛起身,迅速趕到了這里,只見藤原妹紅手足無措地站在一邊,想要說什么,卻什么都說不出——而凱撒卻負手而立,望著遠方的天際,那背影居然有了一絲寂寥的感覺,隨即,北地的王回過了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上白澤慧音。”混血的獸人臉上還帶著莫名的紅暈,天知道八云紫對他做了什么,凱撒溫和地叫出了她的名字,反而讓她有些驚奇,“當本王從藤原妹紅的眼中看到了和你類似的眼神,我就大體猜到了你心中的秘密了,你應該偶然從某種途徑知道了獸族的秘密了。我可以告訴你,你的所有猜測都是對的,你想讓所有的獸人都知道這件事情,甚至要把空白的萬年之前公之于眾,對嗎?”

        上白澤慧音的眼中出現了駭異和恐懼的神sè,凱撒微微一笑,指著藤原妹紅:“萬年之前,百族的領袖們在戰爭的后期預見了即將到來的敗亡,為了不至于種族全滅,他們挑選出了jīng銳的族人,將他們送上了月球,瞞住了七圣地,延續了萬年……而這個人,就是如今月之遺民的守護者之一,換句話說,她知道你所想要知道的所有真相,當然是萬年前的。”

        “你……你想怎么樣?殺了我們嗎?”上白澤慧音顫聲道。

        “……這里的人這么多,我怎么殺得過來?”凱撒苦笑了一聲,“這還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一個女孩子從頭到尾一直敵視著呢……你就不能用善意和期待好好地揣測我一下?”

        看著上白澤慧音有些尷尬的神sè,他聳了聳肩,一道金芒閃過,一方寫字臺、一支羽筆、一瓶墨水還有一張皮紙出現在了空地上,凱撒抬了抬手,又將一份影印石扔給了八云紫:“紫,用法你已經知道,現在你要做的,就是把我接下來做的事情拍下來。”

        “至于你。上白澤慧音……寫字臺是冰霜巨人的肩胛骨澆筑上星辰金所鑄成,羽筆的羽毛是來自于吃熾天使的光翼,墨水來自于大惡魔的血液。皮紙取自于彩虹龍的龍皮,然后蓋上天可汗和天王的印章,就是我以北地君主和戰神殿儲君的名義發布的最高等級的文件。”凱撒淡淡道,“你要做的。就是把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一字不差地記錄下來。”

        上白澤慧音似乎猜到了什么,凱撒卻揮了揮手,讓她趕快就位。

        天王的目光先停留在了紫的臉上,女孩兒不知道凱撒想要做什么,卻回以溫暖的微笑。那是他十幾年來每天都見過的笑容,然后凱撒的目光從大家的臉上掃過,最后停在了薰的身上,女仆……不,應該是高玟騎士向他點了點頭,露出了鼓勵的笑容。

        ……雖然不知道我想做什么,但是能看出來,我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十年了。我的心從來都沒有變過。伊拉斯……就像我當時的回答一樣,我愿意改變這一切,改變獸族的命運……”凱撒攤開了手,一朵櫻花緩緩地落在了他的手上,他緩緩低語,隨即抬高了聲音。朝所有的人微微一笑,“我請大家做個見證。聽一聽我即將說出的事情。”

        他想起了那年發生的事情,他以小小孩童的身份見證了一場來自犬族的兄弟相殘。一切的開始讓他詫異,最終的結局卻讓他震撼,大王子殺生丸甘愿放棄了一條手臂,在最后的最后救下了他弟弟的xìng命,而就在那時候,一個老人來到了他的身邊,對他說了一些話……那些話他一輩子都無法忘卻。

        “在一萬年之前,這片大陸沒有主人,無數強大的種族共同創造了多種多樣的絢爛文明,而那時候的人類,僅僅是可悲的奴族,他們的xìng命毫不值錢,作為奴隸、仆人、實驗材料、苦工甚至是食物而存在著,飽受奴役,族運悲慘,反抗的念頭從未止息……”

        ——凱撒望著悠遠的天空,那天的晴空也是如此得湛藍,那個老人向他講述了離奇而又可怕的故事,隱藏在歷史煙云中的真相,獸族的起源和由來,以及他們遭受的命運。

        “直到英雄們在磨練和堅韌中擁有了戰勝一切的力量,勇敢的心慢慢萌芽,反抗的火焰在所有的人心中熊熊燃燒,終于點亮了反抗的燈火,萬年之前,一場空前絕后的大戰在全世界的范圍內掀起,人類的兵鋒指向了大陸的所有種族……”

        ——老人的苦笑聲仍然歷歷在耳:無論是高傲如殺生丸,還是率直如犬夜叉,他們其實都是普普通通的平凡人,沒有什么宏大的理想,殺生丸也許想要變得更強,但是犬夜叉只是想平平安安地活下去……其實犬族的兩位王子,血統純正的殺生丸,獸人與人類混血的犬夜叉,在我的眼中終究是一群喪家之犬而已,但是正是在這群失落了歷史和傳承的獸人身上,讓我們這些自命為力量與勇氣之化身的野蠻人看到了真正的勇敢……也許他們再也沒有強大的傳承,也許他們再也沒有龐大的帝國,但是有些東西,注定沒有磨滅……

        “這一點無需掩蓋,不知何時,正義的復仇已經變成染血的屠殺,我們一筆一筆地清算舊賬,無數的族群被徹底剿滅,斷絕了血脈和傳承,永遠地湮滅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名為獸人帝國的龐然大物,原本有六十三支部族,經過一輪血腥的大清洗之下,只剩下了二十三支老弱病殘,作為野蠻人不出北地的交換,他們被當成了送給不朽之王的禮物。”

        ——時隔數年,老者的嘆息仍然在耳邊繚繞:一萬年了……時光數易,兩度浩劫,大陸還是那個大陸,獸族還是那個獸族,不朽之王與當年的六位圣者的賭賽還是沒有結果……但是終究是有一個事實得以證明,與世隔絕,孤懸北地,也無助于消磨獸族來自最古老蒼茫的血脈中的獸xìng,就算毀去了他們的傳承,消滅了他們的歷史,清除了當年的記憶,用野蠻人的勇氣和榮耀砥礪他們,也不能完全消除他們的野xìng。

        “然而,就算剩下的二十三支部族已經元氣大損,但是執意斬草除根的圣者仍然不在少數。作為永絕后患的手段,二十三支所有的年長獸人被全部處死,年輕人被巫師施加大范圍的jīng神暗示,記錄著歷史和傳承的典籍全部被焚燒,學者們被殺死,文明被抹滅,所有有關于戰爭和獸人帝國的記憶被全部消除,殘存的獸族被遷至北地,作為新生的族群,從此成為野蠻人一族的附庸,開始扎根于北地,萬年以來,繁衍至今,這就是歷史的真相。”

        ——凱撒回憶著當時發生的點點滴滴,一面毫無保留地將已知的一切細節講述,上白澤慧音運筆如飛,記錄著天王所敘述的一切……十年之前,一個叫做伊拉斯的老人也是這樣向他娓娓講述了萬年前所發生的一切,向他分析現在獸族散亂而尷尬的現狀,然后,他在亞瑞特群山的見證之下,詢問了凱撒一個改變他一生的問題。

        “這就是我告知你們的真相,我堅信每個人都有資格了解這一段歷史,因為我不愿意用謊言來統治這個國家,使我們匯聚在一起的理由永遠只有一個,北地是所有人的家鄉。”

        ——在這幾百年間,我們一直都在尋找一個特殊的人,他既要擁有野蠻人的堅毅和不屈,也要繼承獸人的勇猛和無畏,更重要的是,他要懂得如何用智慧和尊重統領真正的戰士們……然而這些其實都不重要,單純的武力只不過是小道,重要的是將種族命運主動背負的決心和責任,還有雄踞北地的胸襟和氣度,因為我們需要這樣一個人來統合北地,不僅僅是亞瑞特山脈的野蠻人一族,還有我們身邊的,每一個獸人。這確實是極大的賭博,月蝕戰爭在即,現在才選儲君,實在是晚了些。然而先祖在上,總算皇天不負,幾百年的寧缺毋濫,終于有了讓人滿意的結果。

        ——那個人就是你。八云家的義子,狐族的王子,你是獸人撫養長大的,你有一副不同于野蠻人的中土人類的身軀,但是你的身體里確確實實地流動著亞瑞特子孫的血脈,它自數萬年前傳承而下,流經幾百代野蠻人祖先的身體,他們的榮耀和守護融入了你我的血脈,與我們相隔萬年注視著同一片北地,同一個家園,指引著后來者前進的方向……

        ——被選中的孩子喲,我問你,你可愿意用你未來的時光,改變這個世界?

        ——我愿意,凱撒握緊了拳頭,勇敢的心如同當時一樣堅定,從未動搖。

        北地的王抬起了頭,仿佛向跟整個世界宣告:“……以上,就是我凱撒,北地君主,戰神殿儲君,一切野蠻人與獸族之王的發言。在先祖之魂的注視下,以戰士的榮耀和王的驕傲之名,我確定自己沒有受到過任何形式的暗示以及心靈cāo控,確定自己沒有收到過任何脅迫和命令,確定一切都是本王主觀意志之決定。我保證以上所陳述之事皆為事實,并向所有的獸族同胞們公布萬年前我們隱藏過的真相,對不起,我曾經向大家隱瞞了這樣的事實,現在,我向你們公布所有的真相,并希望所有的同胞,能夠再度跟我一起流血!”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483530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