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看穿你的秘密

第一百一十五章 看穿你的秘密


        “……羽衣狐羽衣狐,怎么又是羽衣狐。”凱撒瞇起了眼睛,看著一臉不解的八云紫,隨即轉問藤原妹紅,“……你為什么會把她當成羽衣狐,羽衣狐又是誰?”

        “我為什么要回答你的問題!”藤原妹紅這才反應過來,不可思議地看了八云紫和凱撒一眼——要知道,月球人自萬年前開始,就對大陸的局勢絲毫不知了,在她們看來,當年的百族一定早就被人類屠盡了,至少也要奴役他們什么的,但為什么眼前這個圣斗士會跟狐族這么親密?而這個狐女還這么像當年的幻狐公主羽衣狐?

        “你看起來并不想輕易地配合我,但是你看起來也想知道一些東西。我雖然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但是并不能確定你的回答的正確xìng,那就這樣。”凱撒找了個凳子坐下,“我向你發問,你也可以向我提出問題,一人一回,當然,可以選擇拒絕回答,但是必須保證你能提供的回答的正確xìng,總之,我們先用和諧的手段交流一下,實在不行,我再動用刑具。”

        ……就是說不承諾放棄使用刑訊嗎?總覺得某個人說過類似的話的樣子。

        藤原妹紅jǐng覺地看了看上白澤慧音和八云紫,猶豫著不說話,凱撒看出了她的顧慮,直言道:“紫是我妹妹,我沒有什么事情需要瞞著她,你但說無妨……等等,那邊那個上白澤慧音還是回避一下,不過你如果能真心實意地說‘請容許您忠誠的臣子在側旁聽’,或許我能夠大發慈悲地賜予你留下來的資格,慧音,你怎么看?”

        “不要叫我慧音!要叫我……上白澤慧音!”女孩兒氣得滿臉通紅,氣哼哼地扭頭而去,“……哼!誰愿意留在這里啊!你忠誠的臣子?你想得到美!”

        “呵呵,哥哥,看來你說的不錯。這個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來的野女人,確實不懂得什么叫做規矩啊。”八云紫仍然笑意盈盈,掩口一笑,“……那么,妹妹我也不留在這里聽了,晚上你轉述給我就好——看樣子,我得跟這位上白澤老師好♀好♀談♀談呢……”

        ——紫她,一副找到了新玩具的表情。凱撒看看八云紫。又看看門外,神sè頗有些不忍,隨即又釋然了:“也罷,那個小丫頭看起來被南方人的花樣給洗腦了,你去讓她長長記xìng也好,不過小心點,不要玩壞了——告訴她,北地的女人所要守住的矜持。”

        “了解。”八云紫瞇起了眼睛,消失在了隙間之中,隨后。門外就傳來了上白澤慧音的驚叫。凱撒不動聲sè,朝藤原妹紅微微一笑:“流傳在北地的一句話——北地的女人為何可以跟男人并列?因為她們能養育出世界上最勇敢的男人。”

        “……是嗎?人類似乎都是這樣。都認為女人是生育的機器,養孩子的免費勞力?”藤原妹紅有些不爽凱撒臉上的得意,嘴中挖苦道。

        “你為何會說出這樣的話?世界七極之中,亞馬遜女武神悉數都是女xìng,天空圓頂的女xìng巫師數量要占六至七成,德魯伊和刺客的數量也是女xìng占優,本代圣地儲君更是有四位女xìng。也就是說,將來掌舵人類世界的圣者中有四位女xìng。未來的龍皇也是條母龍,森林jīng靈和黑暗jīng靈的合法王室繼承人也都是女xìng。你到底在誤會什么?要說是女奴的話……大陸上的男奴也不少啊,還有逆后宮什么的……嘖嘖。”凱撒莫名地感嘆了一聲,隨即又道,“……還有,我始終認為,能產下后代并將他撫養長大,是一個女xìng最神圣也最令人尊敬的行為,因為那代表著生命的輪回和延續,是最值得驕傲的事情,你之所以會產生這樣那樣的奇怪想法,是你還不明白到底什么叫母親——嗯,假如你真不明白的話,我可以幫忙……”

        “……突然就從一板一眼的說教變成隱約的xìngsāo擾了!干嘛脫衣服啊!”藤原妹紅咆哮道,“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你想得到美!為什么非要給你生孩子啊!”

        “哦,你說這個啊。”凱撒將脫下的外衣扔到了衣架上,“沒辦法,你是俘虜,我是勝利者,這樣的訊問方式太過和平,容易給你造成‘其實不好好回答也沒關系’的錯覺,或者讓你自我感覺良好——我覺得需要增加一點小花樣,讓你多些緊張感。”

        “因此。”凱撒的眼中掠過一絲寒光,“認真回答我的問題。一旦你的回答讓我覺得不滿意,我就會脫衣服——你一件,我一件,輪流來,你意下如何?”

        “意下如何你個頭啊!圣斗士都像你這么變態嗎?”藤原妹紅大喝道。

        “嗯,我算是純潔的了。”凱撒毫無羞恥之心地將所有的圣斗士都黑了一把,“碰上我算你的運氣,要是你直接落在戰神殿手里,還不如死了呢。對付你這種小胳膊小腿的妞,他們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給扒光了,然后用他們的大嗶嗶狠狠教訓你一頓——想想,野蠻人全都是二米五起步,跟你的身形比起來完全不配套,那玩意都有你的手臂粗了,被那種東西插進去,嘖嘖嘖,那不是整個人都要被裂開了?”

        藤原妹紅打了個冷戰——相信我,她不是害怕被插死,而是害怕怎么插都插不死,畢竟她可是被切割死線裂成碎片之后還能復原的存在,那種高強度的近乎于不死的自我愈合能力在那種情況下可是非常讓人遺憾的……絕對是求死不能的酷刑啊。**

        這就害怕了?凱撒很可惜地嘆了一口氣,他其實很期待對方能夠強硬一點的,因為這些大肉嗶啊玩壞啊嗶死啊口徑啊什么的鬼畜度很高的句子,他一般是不好意思跟咲夜她們說的,總算來了一個類似于戰俘的人,哪有不認真玩弄一下的道理?就算是語言上的玩弄也可以的嘛,至少不會有什么太多的顧慮。

        “那么,第一個問題,你的名字。”凱撒緩緩坐下,沉聲道。

        “藤原妹紅。”少女思考了一下,覺得告訴他也無妨。然后就老老實實地回答了。

        “很好,那么該你發問了。”凱撒點頭道,“事先提醒一下,你發問的問題最好跟我問出的問題的重要程度對等,否則的話,雖然我仍舊會據實回答,但是還會覺得不爽,不爽的話我就會脫衣服。而且這一次是脫你的衣服——你穿得挺清涼的啊。”

        “流氓!”藤原妹紅惡聲惡氣地罵道,“你叫什么名字!”

        “凱撒,凱撒?亞瑞特。”凱撒回答,然后發問,“你的種族?”

        “銀月族。”藤原妹紅掃了凱撒一眼,這廝的種族隨意可見,根本不用發問,這似乎是她的優勢,因為她可以搶先問出下一個問題,“提問。你的身份是什么?”

        “戰神殿儲君,北地之王。”凱撒瞇起了眼睛。然后反問道,“提問,你的身份呢?”

        “先等一下……口胡,你分明是個人類,怎么會是戰神殿的儲君?”藤原妹紅先是一驚,隨即叫道,“而且這里不是北地!戰神殿儲君的話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我只能說。我的答案絕對正確,沒有一絲謬誤。”凱撒冷笑一聲,“至于你的問題。如果真想讓我回答的話,比如計算在問題數里,你確定要我回答嗎?”

        “回答!”藤原妹紅思考了一下,隨即點頭道,如果對方真的是戰神殿的儲君,那么從他的回答中能夠分析到的情報本身就有很驚人的價值了。

        “我不是人類,我的種族是野蠻人,完整的圣斗士傳承只有血統純粹的野蠻人才能繼承,我沒有說謊。”凱撒攤手道,“至于第二個問題,天王在即位之后要進行大陸巡禮游歷,我也是恰好經過布列塔尼亞,來這里有些私事,能夠碰到你,純屬你人品問題。”

        藤原妹紅恨得咬牙切齒,凱撒再度發問:“好了,先回答第一個問題,你的身份?”

        “銀月族月公主,月族之民的守護者。”藤原妹紅的回答也滴水不漏,月公主中沒有一個人是傻瓜,她自然明白如果被眼前這家伙知道了月族的秘密和時刻想要反攻庇護所的野心,大概被殺人滅口就是唯一的可能xìng了。為今之計,只能偽裝成來自于月球的土著居民,至少要先守護住自己的身份,然后再試著弄清楚必須要知道的情報。

        ……沒錯,看來這萬年來發生的事情遠比銀月族們的推測要復雜得多啊。

        “然后,第二個問題,你為什么會來庇護所?”凱撒繼續問道。

        “是來追一個人,她先偷偷跑來的,我是來處決她的。”藤原妹紅老實答道。

        “第三個問題,那個人叫什么名字?”凱撒隱秘地盯緊了藤原妹紅的眼睛。

        “叫……叫蓬萊山輝夜。”迎著凱撒的目光,藤原妹紅還是選擇了老實作答,她的xìng格就是如此,說一不二,既然選擇了回答,那就不會做出欺騙的行為。

        蓬萊山輝夜?凱撒心中一動,嘴角勾起了一絲微笑……黑貓的信中提到過,那個她撿到的神秘女人,名字似乎就叫做蓬萊山輝夜,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事情可就有趣了。

        藤原妹紅也稍稍松了一口氣,她還擔心這個三連問會被問到什么不好推搪的問題呢,沒想到這么輕輕松松就了結了,于是少女的臉sè變得輕松了一點,隨即在凱撒的眼神示意下,問出了她一開始就抱有的強烈疑問:“你既然是野蠻人,那個狐女卻是獸人,為何你會說她是你妹妹?”

        “很簡單,我在狐族中長大,義母就是紫的親生母親,我比紫大,她叫我一聲兄長理所當然。”凱撒淡淡地回答道,然后繼續發問,“那接下來,我來問你,羽衣狐,是誰?”

        “我也不是很清楚,又不是一個時代的,我只是在典籍和記錄中看到過她的畫像和事跡,由于她和你妹妹長得非常相像,我才會錯認而已。”藤原妹紅飛速地答道,所謂聰明的老實人,就是指那些懂得用真話來說謊的人,妹紅繼續發問,“提問,獸族。為何在北地?”

        凱撒深深地看了藤原妹紅一眼:“……一萬年之前,獸族舉族遷至北地,從此扎根。”

        ……看來,的確是如此了,萬年前的戰爭,人類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沒有將獸族滅族,反倒是將他們交給了野蠻人嗎?藤原妹紅在心中盤算著,隨即。她覺得思考時不抽一根煙實在別扭——但是因為自身的力量被博麗巫女的夢想天生封印得死死的,無法從隨身空間中取出雪茄,她摸了摸口袋,露出了釋然的表情,還好,兜里還有兩支……

        拿出了雪茄之后,藤原妹紅露出了苦惱的神sè——她無法將雪茄點著,之前的話只需要輕輕一點,小指頭就會冒出明亮的火焰,但是這回不行了。她的力量仍然處于被封印階段,悲催得一塌糊涂。于是藤原妹紅忍氣吞聲地向凱撒求救:“那個……借個火。”

        “抽煙……干什么?”凱撒看了看藤原妹紅,一臉漠然,“會抽成黒肺的,而且抽著抽著,煙火會把胸部的脂肪燒干凈的,你現在只是正常的狀態,不怕變成貧rǔ嗎?”

        “……”藤原妹紅的臉sè一僵。難道,難道那個腹黑輝夜姬的胸部比我大,就是因為這個!?怎么可能咧!那兩團無用的脂肪怎么會被煙火給熏小!這不科學!

        但很快。這一桿傳說級的老煙槍就做出了自己的決定,她以一種視死如歸的悲壯表情向凱撒伸出了手,看樣子是把胸部置之度外了:“那種東西怎么都好,我總不能這輩子都不抽煙了,來,借個火!貧rǔ就貧rǔ,老娘不管了!”

        可怕——凱撒還是第一次見到過對自己的胸部完全不在意的女孩兒。要知道,就連優那三無的孩子都會偶爾很困擾地看著自己的胸部,還會隔著堅硬的胸甲做揉胸體cāo,就連諾埃爾她們這種胸部已經算是豐滿的女孩兒,也會為繼續增**量而無所不用其極……

        像這個為了抽煙連胸部都不要了的藤原妹紅的家伙,還真沒有啊。

        “這種行為是要不得的,你現在可是我的俘虜,你的人都算是我的東西了,更別說你的胸部了,不準抽。”凱撒看了看少女那發育姣好的胸部,姑且算是處于“勉強可以一揉”的程度,他有些不滿,“……所以說,你需要合理的膳食,良好的生活習慣,每天的適量運動,好好增加一下自己的胸部,為了成為巨?rǔ而努力!”

        “……不要在那里自說自話啊笨蛋!”藤原妹紅叫道,“突然就歪樓了!”

        “歪樓的原因不就是你嗎!?想要抽煙的家伙!”凱撒一把將少女的雪茄搶了過來,然后在藤原妹紅那如喪考妣的表情中用紫炎將雪茄燒了個jīng光,天可憐見,這位擅長cāo縱火焰,甚至是可以說是火焰之化身的月公主,第一次有了“火焰真討厭”的感覺。

        “于是。”凱撒將手中的煙灰燒干凈,然后發問,“月球也有獸人?”

        ……糟糕,這個問題應該怎么回答?藤原妹紅臉sè一凜,心中暗暗叫苦,如果說沒有,那肯定是騙人的,畢竟自己之前喊出了羽衣狐,是自己自討苦吃。但是如果回答說有,那么必然會被接著問為什么會出現獸人……然后這么問下去,指不定不小心就供出了當年百族遺民的事情了,等到那時候,什么東西都要全部完蛋了!

        別的不說,雖然可能庇護所大陸缺乏相應的航天航空設施,但是人類有足足七個圣者!圣者這種存在完完全全可以肉身脫離大氣層,宇宙真空中也能隨意來去,這樣的存在要是組隊殺入月球,就算祭出所有的秘密武器和黑科技產物,說不定也要吃大虧啊!

        ……走一步算一步,真到了那種程度,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知道真相的。藤原妹紅勉強平復了心情,并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更自然一點,她聳了聳肩:“是啊,存在呢。”

        然后,她繼續發問:“現在大陸的格局如何?我是說大陸的種族格局。”

        “人類占據大陸,龍族遠走海外,矮人遷至地底,獸人扎根北地,jīng靈族一分為二,一支名為森林jīng靈,被德魯伊與亞馬遜聯手封鎖在南疆大森林之中。另一支名為黑暗jīng靈,也被趕到了地底世界。此外,還有魔女避世,這就是大致的種族格局。”凱撒沒有保留什么,反正這些情報也不算是太過絕密,是個職業者都會大體知道。

        “接下來。”凱撒向前探了探身子,“回答我……你們是不是時時刻刻想著反攻庇護所?”

        “!!!”藤原妹紅猛然從床上站起,迎著凱撒戲謔的目光。她苦笑了一聲,頹然坐倒在床上,“……你是,什么時候發現的?”

        “就在剛剛的談話之中。野蠻人雖然淳樸,但是并不是傻瓜。”凱撒淡淡道,“第一個破綻是羽衣狐,我聽過背叛魔女不止一次地提起過她,明顯是霸權之戰時出現的人物,而同樣你也知道羽衣狐,而且自稱是從典籍和記錄之中看到的。這意味著什么根本不需要我再去解釋——然而這只是一個荒謬的推斷,然后接下來我的問題。卻將這個推論慢慢變成現實。”

        “于是接下來我問的問題都有相當程度的目的xìng,而且我也注意到你的問題,首先,你對庇護所有一定的了解,至少知道大陸的智慧種族并不單一,也知道北地,知道圣地。知道野蠻人,知道人類,知道獸人……但是你還是缺乏必要的常識。反倒是像是隱世許久的樣子,問出了很多奇怪的問題,于是我就猜測,你們是很久之前從庇護所出發,前往月球定居的。”凱撒突然露出了向往的神sè,“月球嗎?真是讓人贊嘆的風景呢,還有讓人向往的舉動。雖然知道那里除了環形山就是細細的土,但是果然啊,那種地方還是讓人向往……”

        感慨了一下,凱撒繼續道:“從昨晚交手到現在,我感受到的最大一點就是敵意,你的行為和言語都或多或少地表露出你的敵意,對這個世界,對我,對上白澤慧音,對博麗靈夢——唯獨對紫,你的敵意消失了,這是為什么呢?因為你的潛意識認為,獸族是你的伙伴。”

        “因此來來回回,經過層層猜想驗證,即使最終的結論有些荒謬和瘋狂,但是卻是最終正確的結論。”凱撒撐著下巴,漠然道,“那就是大陸霸權之戰接近尾聲或者是結局明朗之時,自知族運渺茫的各族領袖挑選出了一批jīng銳的族人,瞞過了當時人類的耳目,將他們送上了月球,以圖延續族群,乃至完成復仇。你稱呼他們為月族之民,他們的組成至少包括了獸族。至于你們這種為人類外貌,戰斗力驚人,自稱為銀月族的家伙,我倒不知道從哪里來的,難道是魔偶之類的后天造物?”

        說罷,蠻子頭痛地揉了揉眉心:“……我果然不適合做這種腦力活動,頭痛,頭痛。”

        藤原妹紅早就一言不發,怔怔地癱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陷入了一種恍惚的境地——無論平時何等的懶散和沒有責任心,但銀月族就是銀月族,那沉重的枷鎖和守護的命令永遠存在于靈魂之上,讓她們為此而生,為此而死,所以當她意識到因為自己的原因將會導致月族萬年的基業因此而毀滅,她的心早已亂成了一團,驚恐、后悔、駭異、沮喪、消沉、悔恨……甚至還有,一點一點的解脫。

        ……夠了,這樣也好,復仇什么的,反攻什么的,從一開始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銀月一族從來只是工具,萬年以來,兩次大劫,也只剩下我們幾個人了,就這樣結束……倒也不錯呢,至少八意永琳不需要再因任何事情而痛苦了,而我們也不需要因為一個莫名而空洞的理由燃燒著靈魂的全部,不需要為一個奇怪的理由而獨自前行……

        “……干什么啊,這一副英勇就義的苦逼表情,已經準備好去死了嗎?”凱撒的笑聲突然傳來,藤原妹紅惡狠狠地睜開了眼睛,事到如今,她不用再害怕什么了:“我的力量已經被封印,不死的特xìng已經被削弱到了最低,正是殺我的好時候啊,怎么不動手?”

        “我說過我要殺你嗎?”凱撒攤了攤手,“你暫時還不能死呢。”

        “……想要我投降或者提供機密情報?休想!”藤原妹紅也算是豁出去了,如果是這種東西的話,就算是經歷一切痛苦和折磨都是不可以開頭的,“你知道什么叫不死鳥嗎?”

        “不不不不……”凱撒搖著手,“我不會這么做,實話跟你說,本來按情況來說,既然發現了,那就不會放過這樣一個大問題,最簡單而有效的方式當然是武力鎮壓,但是現在的情況有些不同。按照大陸局勢來說,大戰將至,我們需要統和任何可以統和的力量,就我個人而言,我對你們萬年來研究的和傳承的好東西十分感興趣,尤其是適合于獸人使用的部分,要知道,你那個……對,登陸艙,這個名字很貼切——看起來就很高級的樣子,明顯不符合大陸任何一個流派的魔械風格呢,明顯就是新文明——我就是很喜歡啊。”

        “你想怎么樣?”藤原妹紅神sè一動,雖然覺得這種行徑跟與虎謀皮無異,但是總比被人家直接打上門來要好得多啊,畢竟缺少圣者的月族先天不足,幾乎沒有什么能擋住圣者突襲斬首的手段,一旦發生戰爭,月族將會極其被動。

        “很簡單。開放你們所有的科技和研究成果,向北地單方面共享一切科研資料和秘法典籍,我承諾保證你們的國家安全,前提是你們不自己找抽。”凱撒淡淡道,“不過茲事體大,不是你我所能全權處理的,詳細情況,我要跟戰神商量一二。”

        “至于你們念念不忘的想要返回庇護所……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還要經過更多的商議,甚至要驚動其他的圣者。作為北地之王,我可以接納你們月族,但是相對應的,你們要遵守我的法律,尊我為王,臣服于我,我也將回報以繁榮、安定和zìyóu。”凱撒指了指藤原妹紅,“當然,前提是他們徹底地把那些陳芝麻爛谷子的破事給好好忘記。”

        “這個是絕對不可能的,你的條件太過嚴苛,誰都不會答應的。”藤原妹紅搖頭。

        “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輪不到我來談判,自然有別人盡量為我爭取利益。”凱撒摸了摸下巴,“我所關心的,是月族之中的獸人呢。”,.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48353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