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女孩兒干嘛穿褲子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女孩兒干嘛穿褲子


        凱撒免費看了一場聲光效果極其華麗的表演,剛剛將自己拼湊完畢的白發火雞還沒來得及說點什么,就被揮舞著符咒和細針的博麗靈夢給放倒在地。www.)靈夢使用封魔針的手法據說來自于三千年前裁決之門的一位暗器大家的針刺之術,那位女性被稱為“大明湖畔的蓉兒”,使得一手鬼神莫測的銀針,能扎人于無形之中,據說對公主和女流氓有傷害加成。

        從藤原妹紅的反應上來看,似乎是觸發傷害增加效果了,也不知道她是公主還是流氓。

        ……說不定兩樣都占了?那可真是太可怕了。總之凱撒一臉無辜地看著藤原妹紅,火雞少女則是一臉憋屈和憤恨地望著凱撒,經過這一場毫無下限的決斗之后,想必凱撒在少女心中的好感度已經降到了冰點以下了吧……不過凱撒自然是毫無壓力,迎著藤原妹紅咬牙切齒地怒視,天王陛下極其無辜地攤了攤手,用很欠揍地表情輕聲道:“怪我咯?”

        “噗……”最后一根封魔針扎進了妹紅的脊椎,月公主仰天噴出一口老血,轟得一聲昏倒在地——呃,看她的表情,實在不敢肯定她到底是為什么而昏倒的。

        “陛下,搞定了!”博麗靈夢敬了一個軍禮,隨即屁顛屁顛數錢去了。

        凱撒聳了聳肩,大搖大擺地來到了倒地的藤原妹紅身邊,先是撥開了少女掩住半張臉的秀發看了看:“嗯……臉還算合格……”

        然后又大體掃視了一下身體:“……身材也很不錯。”

        最終目光停留在最最最重要的胸部之上:“……嗯,形狀不錯,但是配上這個身體,就顯得小一點了,不對……現在需要做的事情不是這個吧,她到底是什么種族的?”

        “這個人,難道是惡魔嗎?我看她的火焰玩得挺溜的,那個東西或許也是隕火穿梭機的最新型號,而且還是八階巔峰強者……”凱撒蹲在昏迷中的藤原妹紅身邊,一雙手在少女的身上捏來捏去。“讓我來檢查檢查身體……我記得可以人形化的惡魔都是高等的有翼惡魔,雖然將翼翅隱藏在身體之中,但是還是能通過接觸來感知的……”

        ……就算是這樣。翅膀也不會隱藏在胸部里的!你這么揉人家的胸部是想干什么!?

        雖然想這么吐槽,但是博麗靈夢明智地選擇了沉默,她以封魔針配合著夢想天生,再以博麗大結界強大的精神力以及魔力支持下將數次重傷乃至慘遭分尸的藤原妹紅的力量完全封印。數度機緣巧合,達成了俘虜八階巔峰強者的壯舉——八階巔峰強者的戰斗力僅次于圣者,幾乎只能殺死而不能俘虜,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大陸乃至諸界萬年以來都很少見的。

        ——然而就是這種值得稱道乃至自豪的功績。在博麗靈夢的眼中還沒有一萬金幣值錢。

        嘛……雖然對于世俗來說,一萬金幣已然是不可想象的巨款,但是對于八階巔峰……

        這價格實在是忒賤了——也只是飽受教皇廳壓榨的博麗靈夢不太懂得市場行情,或者是小地方的巫女,沒見過世面……總之你不能指望無節操的巫女會對自家衣食父母的無節操行徑做出吐槽乃至是阻止,她閑得蛋疼才會這么去做啊……就算是凱撒在這里把藤原妹紅啪啪啪了,恐怕博麗靈夢也會興致勃勃地使用博麗之力給偉大的雷霆王陛下擋擋風。

        說不定還會恬不知恥地頌揚天王陛下的巨?根之博大,說不定還會幫忙推屁股。

        ……咳咳。上面那句話聽懂了就聽懂了。聽不懂就算了,大家不要亂說,意會,意會。

        “敗興,敗興,一個女孩子穿什么褲子啊口牙!”凱撒摸著摸著。目光移到了少女那焰紅色的背帶褲上——兩條紅色的背帶扣在了肩上,下身的褲子上被博麗靈夢頗為惡趣味地貼上了不少符咒。看起來非常搞笑的樣子,天王陛下點了點頭。“果然,女孩子應該穿裙子的。”

        于是,他解開了妹紅的背帶,將少女的褲子向下褪去——中途,天王陛下正氣凜然地注視了一會兒少女那純白的小褲褲,并覺得小褲褲邊沿正中的那一個小小的紅色蝴蝶結有著讓他無法釋懷的驚人魅力——于是他又多看了一會兒,褲子被褪下之后,鞋也被扔在了一邊,凱撒望著少女那雙溫潤修長閃著瑩白光澤的大腿,微微吞了口口水。

        “……聽說,世界上有一個奇怪的種族,她們用以活動身體的能源并非來自于消化食物所得,而是由某種內在的能源提供動力,她們表面雖然與人類無異,身體的觸感也跟人類極為相似,但是內在的本質卻是不同的。”凱撒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鏡,肅然道,“那么,應該如何區別她們與人類呢?答案很簡單,她們像魔像一樣,有著像開關一樣的東西,只要將開關打開或關閉,那么她們就會開始或者停止運動……”

        然后,天王陛下將目光投向了純白小褲褲所掩蓋的花園,瞇著眼睛輕聲道:“據說,那種族的生物的開關,就在那少女的花徑之中……”

        “……”其實現在,任何的吐槽都是多余的,一聲“嘰——”就是最好的吐槽啊!

        博麗靈夢識趣地轉過頭去,又開始一枚枚數起了金幣,她以財迷般喪失的表情將一枚枚金幣舉在空中,然后松手,目送著金幣落入掌心,幾枚金屬的撞擊之聲在手掌中響起,少女露出了享受的表情,仿佛整個世界都在她手中回響……而凱撒卻在一寸寸撫摸著少女的肌膚,并親切地輔助著少女的胸部發育——感受著少女那嬌嫩的胸部在手掌的揉搓中變形并積蓄著驚人的彈性,凱撒也露出了享受的表情,仿佛世界都在他的掌中……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無節操們通常都有一種或多種讓他們著迷的事情,以至于這種迷人的運動會致使他們丟棄節操——比如說博麗靈夢熱衷于數錢,凱撒狂熱于胸部,都是如此。

        “讓我看看你的開關到底在不在那里吧。”凱撒以學術性的眼神說出了上述的宣言,隨即將罪惡的怪蜀黍之手伸向了少女的小褲褲,似乎在一夜三殺之后,蠻子的節操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狂跌。連帶著下限都連連突破恥度——多好的機會啊,身邊雖然有個女孩子,但是博麗靈夢可不是尋常的女孩兒。不會對凱撒的無節操行為進行任何吐槽,因為她本身就是無節操的化身了!被這樣一個無節操的家伙圍觀,非但不會有任何風險,反倒是會讓人覺得興奮啊!凱撒已經出離得興奮了。現在,他就要剝下少女最后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在干什么啊!鬼畜H色?情不潔喪心病狂毫無下限的變態天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博麗靈夢不管,不代表其他人不管,一聲抓狂的叫聲從背后驟然響起,凱撒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力量扳過了腦袋,上白澤慧音眼中含著羞憤的淚水,對凱撒施加連續攻擊的頭槌。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雨點般的聲音響起,連成一片,如同雨打芭蕉,“真是的!還以為你真的奮不顧身去幫靈夢了!居然打著這樣的主意!荒淫無道的君主!喪心病狂的昏君!不潔喪失的天王!北地奉你為王,絕對會變成奇怪的地方的!戰神殿要變成**殿了!”

        “別鬧,別鬧。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不怕把腦漿磕出來嗎?”凱撒一把將慧音推開,皺著眉頭道,“——她是我的俘虜,就是我的戰利品,我有權隨意處置她,不對嗎?”

        “但但但但但但是這也太喪失了!趁著女孩子昏倒后將人家給……不行不行!這種行為!”上白澤慧音看了一眼藤原妹紅。隨即猛然搖頭,“這種行徑也太……”

        “……所以說你干嘛來阻止我啊。”凱撒皺眉道。“人可是我收拾的,你連這個也管?不是我說。你應該是在中土長大的吧,居然把南方人的偽善學得像模像樣——可惜你只看到他們宣稱的自由和平等的表象,那只是虛偽者的把戲,懦弱者的偽善,等他們擁有了力量和權勢后將會露出何等的嘴臉,我想不用我來說了吧。”

        “所以總體來說——這是王的獵物,臣民也要置喙嗎?”凱撒漠然地看了慧音一眼,“不知進退也要有個限度……看來你在中土生活了好久,已經被這里的表象影響得厲害。等你去了北地,這個毛病,一定得改,善良是好事,但是最好是用在自己的族民身上,而不是給一個莫名其妙且對這里充滿敵意的陌生人。”

        “誰要去北地!我不會去的,至少現在不會去!而將來也許會去,也不是去做你的臣民!”上白澤慧音瞪大了眼睛,隨即一股怒氣從心中升起,驅使著她大叫道,“——我不用想也知道,你所謂的你的國度,一定是弱肉強食的野蠻世界吧!強者為尊,弱者為食!”

        “你只說對了一條。”凱撒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北地確實強者為尊,因為北地,從來沒有所謂的弱者,每個人都有一顆勇敢的心,所以他們都是強者。”

        上白澤慧音張了張嘴,然而凱撒的眼神讓她說不出話來——天王冷冷道:“任何事情,沒有親眼見過就不要妄下結論,這種事情還要我教你嗎?看來你不僅僅是害怕我,還對北地充滿了成見,我對你的故事越來越好奇了,到底是誰,讓你對自己的故鄉充滿了怨念?”

        那里才不是我的故鄉!也不是獸人的故鄉!我們的故鄉在紅月大平原!我們是獸人帝國的血脈!不是野蠻人的走狗!上白澤慧音好險就要吼出了這樣的話來,但是在最后一刻,她硬生生地阻止了這一沖動,因為博麗靈夢向她隱隱地搖頭——不能沖動。

        “哼,真是掃興。”凱撒搖了搖頭,轉向了博麗靈夢,“你的禁錮能夠克制她多長時間?”

        “大概,七天左右。”巫女想了想,“如果途中對封魔針進行二次加固的話,可以再封印一個周,但是大概兩周之后,她大概就會思考出破解封魔針的方法。就會有沖破禁錮的可能性——沒有任何一種禁錮方式對八階強者是絕對有效的,因為我們不知道她有何手段。”

        “這樣嗎……”凱撒思考了一下,“這三天我會試著盤問她一下。三天之后,我會安排把她送回戰神殿——如果我所料不錯,她應該來自月球,我們也許會得到一些好東西。”

        靈夢點了點頭。表示她并無異議——她反正對一個大活人不感興趣,如果凱撒想要,就送給他好了,萬一凱撒一高興,說不定又會給她一些小費什么的……退一萬步講。就算不給小費,將來搞定神劍之后,雷霆王陛下念著她的好,說不定還會額外贈送酬金……

        而代價僅僅是一個既不能吃也不能賣錢的火雞而已……實在是太賺了。

        “那就這樣吧。”凱撒轉過身來,看了看上白澤慧音,“你不是看她順眼嗎?在她醒來之前,你負責照顧她好了,這是王的命令。不允許拒絕。否則把你的書全都燒了。”

        “!!!!”好過分!上白澤慧音被這一句話嚇得臉色發白,然而喪失的話還在后面,凱撒帶著愉悅的冷笑看了看她的胸部,“然后,本王再親手驗證一下,你是否有牛族的血脈。”

        上白澤慧音。一臉驚悚地抱住了胸部,凱撒無良地笑了幾聲。向著博麗神社的方向走去。

        ——三秒鐘之后,凱撒又快速走回。劈手奪過上白澤慧音拾起的那條屬于藤原妹紅的背帶褲,收進了隨身空間之中,然后取出了一件焰紅色布列塔尼亞仕女裙,還有一雙黑色蕾絲長襪,以及一雙火紅色的靴子——如果你想問天王陛下的隨身空間中何時多了這么多喪失的東西,那我只能說……好吧,那晚三殺的經歷,突然讓蠻子多了些制服誘惑的樂趣,所以就收集了這些糟糕的事物,等哪天啪啪啪的時候,也好用以助興……

        “給她穿上……哼,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樣子,穿什么褲子啊,你給她換上。”凱撒將手中的物件送到了上白澤慧音的手中,無視一臉糾結的女孩兒,飄然而去,深藏身與名。

        &&&&&&&&&&&&&&&&&

        “陛下……”凱撒沿著小徑回神社的途中,博麗靈夢飛速地追來,先是小心地觀察了一下凱撒的神色,然后輕聲道,“慧音她……”

        “笨蛋而已,我不生氣。”凱撒搖了搖頭,“放寬心,畢竟是我的同胞,我還能把她怎么樣?人人言君王如父兄,面對叛逆期的妹妹,還能砍了她不成?”

        “那樣真是再好不過了,慧音其實是個很善良的人,只是有一些事情干擾了她的判斷,請您務必不要責怪她。”博麗靈夢微微低下頭,很是誠懇地說道。

        “……看來你還是很關心她的,我還以為你除了錢之外什么都不在乎呢。”凱撒玩笑了一句,隨即道,“而且你似乎有些拘謹,八階強者,就要有八階強者的氣度……”

        “……氣度嗎?說句不好聽的話,七圣地高壓之下,我們哪敢有什么氣度?”博麗靈夢苦笑了一聲,隨即看向了天空的方向,然后,凱撒也神色一動:“是誰?”

        “一個朋友……不要在意,唉,總是在一切結束之后才過來,要是她早些感到,收拾那個火焰火雞,也許會更輕松一點。”博麗靈夢輕松一笑,“嗯……還帶著一個人?”

        “是我的傻妹妹。”天空的波動越來越近,凱撒神色一變,隨即又好氣又好笑地說道,“……真有本事啊,居然一路跑到這里,優和拉塞爾主教也放心?”

        “您的妹妹?如果您說的是安全問題,那就不必擔心了,西瓜她可是相當強力的家伙。”博麗靈夢輕松道,“博麗萬事屋之下的伊吹酒館,就是她開的產業——我開萬事屋是為了賺錢,她開酒館完全是為了享受口腹之欲,完全是酒鬼呢,那個家伙。”

        “靈夢,在背后議論他人可是八婆才會做的行徑。”豪爽的童音響起,一道霧氣席卷著一個紫色的身影呼嘯而落,霧氣匯聚,露出了一個小小的身影,八云紫就站在她的身邊。

        “凱撒!”下一瞬間,紫妹隱入隙間,然后來到了凱撒的身邊,一把將蠻子摟住,八云紫在凱撒的臉上蹭啊蹭,“人家想死你啦!”

        “……”凱撒無聲地拉住八云紫的臉頰,“有些事情,僅僅靠賣萌是無法蒙混過去的。”未完待續……)

        s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482400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