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一百章 命運的禮物

第一百章 命運的禮物


        溫暖的光斜斜地灑向房間之內,猶如睡美人般靜謐的魔女顫動了一下長長的睫毛,才緩緩睜開了那雙淡金色的眼眸,映入眼簾的是凱撒站在床邊的背影——突然,眼眶有些濕潤,距離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只有一瞬,時光打了個旋,當初的孩子已經這么高了啊。www.)

        C.C看著凱撒,突然輕輕一笑:“啊……凱撒,我剛剛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凱撒無聲地捂住了臉,“你去參加圣杯戰爭了嗎?明明是好不容易的蘇醒,一切都結束了的美麗的結局,就不要說出這種充滿既視感和槽點的話了吧。”

        C.C抿嘴微笑,這一次的醒來,意味著他已經知道了自己背負的一切,這種坦坦蕩蕩的知根知底的對視,卻讓她心中有些惶然,甚至不知道如何來應付眼前的少年了。不知道話題如何去展開,不知道應該微笑還是哭泣……但是到現在她才猛然發現,一切都沒有改變呢……不管怎么樣,凱撒仍然是凱撒,徹徹底底地貫徹著自己的信念,愿意背負起所珍視的所有人的一切的凱撒——說到底,輸了的是她啊。

        “真是的……說到底,我還是什么都沒有做好,不僅差點丟了性命,而且什么都沒有改變,還差點傷害了她……”C.C望著自己的手,苦笑道,“但是還是厚著臉皮活下來了呢,我也是,阿爾托莉雅也是,大家都是,都被你救了呢。”

        “知道就好,我可是凱撒呢。”蠻子露出了笑容,“既然已經承諾過了,那一定要做到,你也好,阿爾托莉雅也好,我說過,我會讓所有人都幸福的。”

        “啊啊……真是信心滿滿的了不得的發言呢。跟以前一樣。不過確實是凱撒的風格呢,讓阿爾托莉雅知道這一切,無論她做出什么選擇。都會毫無退縮地奉陪,最終砍斷她脖子上銹跡斑斑的枷鎖……這樣的話,凱撒,我和她都輸了呢……”仿佛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一樣。C.C微笑道,“那個少女,再擺脫了詛咒和囚籠之后,終于能做出最正確的選擇了……”

        “但這需要時間……不過沒關系,不是嗎?”凱撒也笑道。“她已經走了,想必是想徹徹底底地想清楚一些事情之后,以一個全新的姿態與你重逢吧。我跟她約定的是一個月的時間,她會在一個月之后回來,無論做出如何的選擇,都是名為阿爾托莉雅的少女的決定,而非所謂天選之王的抉擇……她已經在慢慢改變了呢。”

        “那就再好不過了,這樣的話。總算能夠松一口氣了呢。”C.C的眼圈有些紅了。頗為責怪地看了凱撒一眼,“自從遇到了你,淚腺就異常得發達呢,你這個總讓女孩子流淚的家伙,就不能稍稍地收斂一些嗎?”

        “這種時候,就算是喜悅的淚水也不會被允許哦。這可是只能笑的日子。”凱撒的臉上突然浮現了惡作劇般的微笑,C.C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眼前的蠻子壞笑著從懷里掏出一張金羊皮卷軸,清咳了兩聲后念道:“凱撒。當你看到這個,就說明我已經死了吧……”

        臉上突然有一種**的感覺,古井不波的心第一次有了某種名為羞惱的情緒,C.C在自己沒反應過來之前就撲向了凱撒,蠻子微笑地將手臂高舉,魔女氣急敗壞地想要搶回那寫著羞人句子的類似于遺書的玩意,兩人打鬧在了一起,最后一點芥蒂煙消云散。

        美麗的夢境,美麗的回憶,一切的選擇與信念,在這安靜的重逢中重新完整,眼前的人是如此得真實,心中的滿足和甜蜜是何等得讓人心動,他的微笑,心的喜悅,凍結依舊的心臟中,第一次鮮明地感覺到了血液的奔流,終于收到了……最珍貴的禮物。

        只有在這時,C.C才能再一次感受到了命運的寬厚,也許眼前的這個少年,也許能與凱撒相遇,就是命運對她那幾千年的抉擇痛苦所做出的最好的補償與禮物,多么得公平。

        想說的話何止千言萬語,但是到了嘴邊,只有一句話不吐不快。

        不管經歷過什么,不管背負著多少,這一次,她已經可以徹徹底底完完全全地抱住他,因為她的一切都被他知曉,她無需再背負什么命運——凱撒仍然是那個愿意背負起一切的凱撒,而她已經不是獨自前行的命運魔女,一切都因他而改變了。

        ——終于得到了幸福,用一直以來的守護和堅持等到了珍貴的東西,埋在心中的,只要回憶起來就會感覺到無上的幸福,那個家伙,一直都沒有變呢。

        不知何時,笑聲與大鬧聲已然停止,兩人的唇瓣印在了一起,純潔的吻延續著口齒的交接,沒有一點**的色彩,卻包含了兩人對于彼此的一切心意,所有的誓言和蜜語,都用這一吻詮釋得毫無遺漏,完完全全。

        金色的羊皮卷掉在了地上,兩個人都失去了對它的興趣,凱撒與C.C抱在一起,他們互相凝視,宛如那次初遇,大雪飛舞,在北地的天空下紛紛而落。

        她的一生,失去了很多東西,也不斷地得到很多東西,與凱撒相識的這幾年,相比于她恢弘壯闊的一生是如此得微不足道,比起命運之河的無盡流淌,這幾年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

        ——但卻如此耀眼,如此炫目,如此幸福,放射著灼目的熾光,讓人不能忘卻。

        就這樣——他們再度相遇了,八年的時光改變了一切,也留住了一切。最初的感動,那時的少年,其實永遠沒有變化,改變的,只有放下了枷鎖的她。經過漫長的旅途,她找到了自己的歸宿,孤獨的旅程宣告結束,下面的征程,她與他相依相守,再不孤單,再不哭泣。

        直到永遠——無論如何,這旅途,從今往后要一直得持續下去,就像現在這樣。

        C.C的表情如當時一樣。就像快哭出來般微笑著,兩人靜靜地交換著平淡的誓言。

        “我回來了……凱撒。”

        “歡迎回來。”

        &&&&&&&&&&&&&&&&&&&&&&&

        阿爾托莉雅離開了,她說她要一個月的時間四處走走。追憶一下過往的人生,然后以阿爾托莉雅的身份做出決定。以自己的意志留下來,還是盡可能地找出理想的、能夠接替她成為王的人,用這種方式來規劃接下來的屬于自己的人生。

        那斷成兩截的石中劍被凱撒收下。那種拉魔女陣營仇恨的玩意放在凱撒手中算是最合適了,期間倒是考慮過有沒有修復的可能,但C.C并不是阿賴耶之劍的鑄造者,對這些事情也不是太清楚——既然斷了,就讓它這么斷掉好了。凱撒是這么說的。

        魔女之夜果然守信,戰斗的第二天,開啟的類似于空間之門的玩意中躍出了八云紫的身影,小狐女抱住了凱撒,又哭又笑,此后就黏著凱撒不放了——八云紫對能夠見到凱撒表示非常滿意,唯一覺得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自由的經歷太過平淡無奇,在她的腦袋中。怎么著也得是凱撒率領大隊人馬跟魔女們大戰三天三夜最終將她救出才符合英雄救美的一般規律。哪有現在這么容易?對于她的郁悶,凱撒只有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聊表安慰。

        至于兩位魔女和貝奧武夫,從那以后倒是再也沒出現過,但是凱撒依舊沒有放松警惕,他可不認為魔女們已經就此罷手——貝奧武夫還沒來向他討要雷錘呢。怎么可能已經走了。不過隨著拉塞爾和隱藏在卡梅洛民間的兩位八階強者的回歸,再想要出現當時的全城大亂和王宮斬首。基本上已經不太可能了。

        對于那天的王宮動亂,所有人和目擊者都被下了封口令。從貴族到平民乃至職業者,誰都不允許討論當時發生的事情。而阿爾托莉雅離開之后,C.C作為王國右相,在教皇廳與戰神殿等各大勢力的支持下主持著日常的工作,而大家對于做了十年右相的C.C也表示信服和擁戴,只是唯一的疑問就是亞瑟王的狀況……對于此類問題C.C表示一概不回復,只是拿出了阿爾托莉雅的親筆信,表示一個月之后自有分曉。

        就這樣,局勢在混亂之前就在高壓和管理之中平靜,只是這平靜之中,仍然有人對那天的全城戒嚴和異常天象好奇不已,也理所當然地傳出了“王并非天選”的流言。

        ——不管這是魔女們的新陰謀,還是不甘寂寞者的蠢蠢欲動,亦或是普通的八卦謠言,都已經與凱撒毫無關系了,他想要做的,只是磨蹭掉這一個月的人生。

        在薔薇十字學院的某間別墅中,偉大的雷霆王陛下正勇猛地沖鋒著,像一位勇敢的騎士一樣,而在他的身下,某位純潔的女騎士正在享受著來自北地的最純正的征服,她雪白的嬌軀微微地顫動,披散著的金發閃耀著動人的光輝,她咬住了自己的指頭,從櫻唇中漏出了一道道動人的嬌?吟,這猶如天籟的聲線足以讓任何人失去自制的力量。

        “你這個欲求不滿的野蠻人……”絲薇婭配合著凱撒的動作,微微地嘆息道,凱撒嘿嘿一笑,溫柔地舔?舐著會長姐姐的脖頸,然后他放慢了速度,整個人壓在少女的身上,慢慢地挺動著身體,仔細地享受著深入少女花徑的每一寸的滋味。

        然后,蠻子托起了少女的胸部,輕輕地舔吻著,吮?吸著,然后笑道:“都怪絲薇婭的胸部太迷人了,連做夢都會夢到……決定了!將來有孩子的話,讓他喝牛奶去!”

        “去你的!”絲薇婭羞惱地拍了拍凱撒的背,“整天說些瘋話,真不知羞恥!”

        凱撒只能用恬不知恥來形容了,他含住了絲薇婭右胸上的果實,然后緩緩拉起,波的一聲,響亮的聲響伴隨著胸部的彈跳,在空中飛舞著讓人驚嘆的軌跡,如此做了幾次,他又干巴巴地探過頭去索吻,絲薇婭被纏得沒了法子,羞羞答答地又從了。

        “我敢說,薰這家伙肯定在聽墻角,哈哈。”凱撒與會長姐姐唇舌糾纏,攫取著甘甜的津液。他的手在少女的身上緩緩游走,揉捏著,撫摸著。他挺動著下身不斷地進入少女的花徑,壓榨出甘美的汁液,傾聽著少女動人的呻?吟,爾后。他在會長姐姐的耳邊輕輕道。

        “啊……”羞恥的感覺一瞬間涌上了心頭,絲薇婭的身體一顫,凱撒能感覺到,花徑的嫩肉又緊了幾分,箍住了他的兵器。讓肉感濕滑的按摩更加舒適——隨即,少女冷笑道,“怎么了,又對薰感興趣了?需要我把她叫進來供陛下糟蹋嗎?”

        “暫時不用……”凱撒瞇起了眼睛,然后戲謔地看著絲薇婭,用力地頂了兩下,“有會長姐姐在,哪里還顧得上別人?那天晚上的經歷充分告訴我。小說里動不動一起飛都是騙人的……哪里顧得上啊。更何況像絲薇婭這樣,抱住了就不想放手了……”

        他為了證明所言非虛,再一次將頭埋進了會長的胸部——雷霆王陛下掌握并喜歡用的姿勢全都是能讓他輕易接觸到女方胸部的姿勢,在他看來,玩弄胸部是啪啪啪時非常重要的環節之一,絕對不能忽略和輕視的。就像現在,一邊含著乳?頭一邊耕耘。是他最愛用的姿勢之一:“至于薰那個家伙……哼哼哼,我得跟她好好玩玩。若即若離才有意思嘛……”

        “變態……”會長姐姐被凱撒吸得渾身酥麻,嘟囔道。

        “男人變態有什么不對……絲薇婭,你說,要是我們當著她的面做,她會有什么反應?”凱撒突然眼前一亮,抬起頭來,就這么詢問道。

        “我……我怎么知道!”絲薇婭先是慌張,然后又急又氣地打了凱撒一下,“做那種事情就認真做!不要心分而用說閑話!你就不能稍微集中一些精神嗎!”

        “這你就不明白了,集中精神,來得就快,男人必須要學會分散精力。”凱撒振振有詞,摟住了絲薇婭,親了親她的嘴唇,“再說了,這可是持續的娛樂活動,聊聊天有什么不行的……好好享受吧,這幾天紫黏我黏得太緊,想要跟你們親熱一下都不行……”

        “誰稀罕!大妹控!”絲薇婭撇嘴道,“你妹妹這么漂亮,怎么不把她拿下了?還有你家的小女仆,梅林右相……哼,跟阿爾托莉雅也不清不楚的吧,你這個家伙!”

        “她們的胸部哪有你大啊……身材也沒有你好……”凱撒腆著臉笑道,動作越發得賣力了,看來隨著啪啪啪的不斷深入,這廝的節操也越發走低了。

        “哼,反正我就是除了胸部和身材之外一無是處的女人了對吧,除了給陛下您泄?欲再也沒有別的用處了對吧……”絲薇婭氣哼哼道,“當初怎么會讓你占了這便宜……”

        “現在后悔也晚了……”凱撒得意一笑,將絲薇婭整個人抱起,兩人交疊著坐在一起,火熱的兵器比以往更加地深入著,凱撒抱住了少女的腰,幫助她款款地上下擺動,輕咬了一口會長姐姐的胸部,凱撒凝視著她的眼睛,笑道,“老老實實地認命吧……”

        “是是是,是是是……”絲薇婭無奈地應道,“真是個H的化身啊,你這家伙……對了,凱撒,說實話,你到底有沒有跟梅林右相她們……”

        “真沒有。”凱撒否定道,“……這幾天她們好像串通好了一樣,若無其事地挑逗我,把我挑出真火之后就跑路……一旦我想霸王硬上弓,優就會莫名地出現,然后盯著我看……你知道的,我對蘿莉一般沒有什么想法,被她一看我就……”

        絲薇婭一副了然的表情,神秘地笑了笑:“活該……”

        “嘛……反正還有你們呢,我總是要走的,要趁著這寶貴的時間喂飽你們。”凱撒撫摸著少女的大腿,突然道,“嗯……下一次,你穿著護士服跟我做吧……”

        “……為什么?”絲薇婭的臉紅了一下,“又想到什么變態的法子了?”

        “不知道……腦袋里突然出現了穿著護士服比較有感覺的想法,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凱撒惡劣地笑了,“不過絲薇婭又不是沒有這么做過……雖然比較想將你剝光了然后緊緊抱住,但是偶爾換換口味還是可以的——嗯,對了,聽說蘭斯洛特的劍是湖中仙女送的?”

        “蘭斯洛特爵士?”絲薇婭皺眉道,“提她做什么?”

        “我砍壞了阿爾托莉雅的劍,要賠她一把,凡劍她也看不上。”凱撒聳了聳肩,“我曾經看過一份報紙,說的就是蘭斯洛特的無毀湖光,所以……”

        “這件事情的話,薰倒是可以幫忙……誒!說正事呢……”絲薇婭的話音未落,整個人就被凱撒再度壓在了身下,蠻子開始沖鋒了……未完待續……)

        s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48022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