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八十三章 失敗的愉悅

第八十三章 失敗的愉悅


        ps:呃……終于回家了,好大的雪,險些就被困在濟南了,天寒地凍,大家小心身體……

        &&&&&&&&&&&&&&&&&&&

        昏mí的感覺并不好,像是在無形而無盡的深淵中不斷下墜,而周圍一片黑暗,只有無形的恐懼將自身包裹,擁抱著,耳邊傳來焦急的呼喚,記憶的碎片不斷在眼前閃過,各種各樣的悸動呼喚著你的醒來,而你,醒不來。**免費提供本書txt電子書下載**//78xs//

        沒有光明,沒有希望,也沒有死亡,只有冰冷冷的孤寂,沒有盡頭。

        “你這個蠻子會凄凄慘慘躺在g上,這種情況真是少見。”不知道過了多久,但將凱撒喚醒的,是一聲自言自語的笑言,凱撒猛然睜開了眼睛,坐在g邊的是漢尼拔。

        “他?娘?的……這次丟人丟大了。”凱撒苦笑了一聲,“那么現在……”

        “不要luàn動……真是的,你被魔nv之夜伏擊了嗎?怎么傷得這么重?”漢尼拔按住了凱撒的肩膀,另一只仍然向蠻子的身體內輸送著圣光氣——本來漢尼拔的人間至高圣光氣是最為霸道的圣光力量,只好用來殺敵,不能用來療傷,蓋因尋常的身體根本擋不住圣光氣的沖擊,然而這個事實對凱撒無效,因為凱撒擋得住圣光氣,“我和織命者發現了你和命運魔nv時,你們倆都已經昏mí過去了……”

        “你說什么……昏mí?”凱撒一把握住了漢尼拔的手臂,.……沒死?”

        怎么可能?那一劍又狠又準,充斥著磅礴的殺氣和圣光,以凱撒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這一劍有多么致命,幾乎不用探查,就應該了.小命不保,但是……

        “當然沒死了……不過,有一種奇怪的力量阻止著她的蘇醒,我還不知道那是什么。蘿拉助理主教正在診斷她的狀況。”漢尼拔看了凱撒一眼,奇怪道。“……不過你的情況就復雜一點了,除了幾處劍傷和瘀傷之外,絕大部分的傷勢像是透支力量后造成的暗傷。對于這種傷害圣光的作用極其有限,得靠你自己慢慢調養了。”

        “沒死嗎?”凱撒的眼中,終于多了點別的東西,“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呼……嚇死老子了。”漢尼拔拍了拍xiōng口。“剛才你一臉哀莫大于心死隨時都會黑化的表情太恐怖了,話說命運魔nv也真是的,怎么主動去找魔nv之夜呢?”

        “你似乎搞錯了一些東西……”平靜下來的凱撒淡淡道,“兇手的話,是亞瑟王。”

        “你說什么?”漢尼拔瞪大了眼睛。“我說怎么戰斗的痕跡這么奇怪,不像是魔nv們留下來的,等等……阿爾托莉雅怎么會對你們動手?”

        光明執政官驚訝的樣子不像是偽裝,看來此事大大出于他的意料之外:“……難道說是因為今天上午的爭吵?不可能的,阿爾托莉雅既不會這么沖動,更沒有理由對命運魔nv……”

        “主人!您醒了!”mén突然被推開,咲夜和優沖了進來,龍獅也跟在后面。跳到了g上。tiǎn著凱撒的臉,凱撒按了按獅子的腦袋,然后對咲夜和優歉然一笑:“是啊,嚇壞了吧。”

        “不,你過慮了,我只是奇怪。鬼畜的主人也終于yīn溝翻船了。”十六夜咲夜輕咳一聲。

        “凱撒,鬼畜終于遭到報應了。外面的nv孩子很危險。”優舉起了本子,“很喜歡分尸的。”

        “……不要若無其事地寫下這么恐怖的話!”凱撒吐槽道。隨即輕聲嘆道,“漢尼拔,我要去看.……去看看那個傻兮兮的nv人。”

        “好,好,但是看完了以后要乖乖休息。”漢尼拔應聲,然后收回了輸送圣光氣的手,剛想去扶凱撒,蠻子不動聲sè地撥開了圣騎士的手,然后朝咲夜張開了手臂。

        ……臭蠻子,漢尼拔淚流滿面,有異xìng沒人xìng的東西。

        “一直擅自行動,終于得到教訓了吧,主人。”攙扶著凱撒前行的十六夜咲夜低聲道,“不過據我觀察……您就算滿身是傷也不應該連這點行動力都沒有啊……”

        “說什么呢咲夜……”凱撒腆著臉,隱晦地蹭了蹭nv仆長的xiōng部,“不要luàn動哦,身為病號的我可是非常嬌弱的,你一定要照顧好我啊!”

        “既然是病號就給我把節cào好好地撿一撿!你是mí失在巨?rǔ鄉的天嗎?”咲夜翻了個白眼,將凱撒的手臂緊了緊,減小了蠻子的活動空間。

         .的話,在她自己的臥室中,走在前面的優敲了敲mén,里面傳來了“請進”的回應。

        眾人推mén而入,披散著一頭長發的蘿拉身上繚繞著溫柔的圣光,比起漢尼拔的圣光氣溫柔了百倍,如水一般的治愈力量如潺潺流水般包裹住.的軀體,明明滅滅,美得不似人間,她的嘴角仍然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如同圣nv一般,高貴而溫柔。

        命運魔nv靜靜地躺在g上,平穩地呼吸,臉龐平靜而柔美,沒有一絲痛苦和哀傷。

        周圍的人不知不覺地退了出去,凱撒慢慢地來到g前,坐下。曾經傾城天下翻云覆雨的命運魔nv,如今天下無雙統御北地的天王君主,在此時此刻,他們的表情都出奇得溫柔,凱撒握住.的手,輕聲一笑:“還想著了解了你的過去之后,要用什么樣的表情來面對你……現在這種情況,似乎只用微笑就夠了呢。”

         .仍然靜靜地躺著,睡著,仿佛一個永遠不會被打碎的夢。

        “自從離開北地之后,自以為遇到了好多好多刻骨銘心的事情,但是一路數月,所經歷的bōlàng起伏,竟沒有這短短幾天來得驚心動魄。”凱撒.的手覆在了自己的臉上,“前些日子,我就是這樣握著初音未來的手,看著她慢慢陷入長眠……今天又輪到你了。”

        “塔格奧跟我開玩笑,說我這輩子所做的一大半事情,多半是為你們cào心,我看大概也就這回事了。既然要背負你們,就要背負你們的一切。”凱撒悠然道,“大半為你們。小半為人類,我就是這種離開了別人就活不下去的生物呢,但是想想的話……人類要是只為自己活著,又要去做些什么呢?”

        “所以……你這個接二連三不聽話。讓我cào心的家伙啊。”凱撒撫mō.的臉龐,然后惡作劇般捏了捏她的臉頰,“明明說好了讓我來背負你的,卻一次次跑出去一個人蠻干,這下好了吧。玩大了吧,沒見著魔nv,就栽在那個nv人的手里了吧?”

        “老老實實地睡一覺吧……我覺得你之所以會這樣,多半跟石中劍有關,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就jiāo給我吧,你這家伙。”凱撒輕輕一笑,“我在小時候救過你,讓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你在我長大后來到我身邊。jiāo給我做王的道理,然后我從jīng靈的手中救過你,現在又要叫醒你,但是你在四千年前似乎為了我們人類做出了那樣的選擇……哈哈,這來來回回,互相幫助。你我之間的事情,怎么樣都算不清了吧……”

        “那就讓我們互相報恩。互相以身相許吧,你這家伙。覬覦我美sè的人這么多,真是便宜你了。”凱撒慢慢低下頭去,wěn住.hún瓣,輕輕地shǔn?吸著,舌尖撬開了魔nv的牙關,溫柔地tiǎn舐著,“你這家伙,我還沒有正正經經mō過你的xiōng部呢,現在我要開動了,你沒意見吧,沒意見就當你默認了……沒錯,我就是趁火打劫了,要是覺得不服氣,醒來后mō回來吧,我絕不會抵抗的……”

        “你這家伙……看不出來,還是tǐng有料的啊。”凱撒將手伸入被子中,探入.的白襯衣內,xiōng罩之中,慢慢地róu著那一團的豐腴,“記住了……就算是昏mí也要給我記住了,被本王mō了xiōng部,就確確乎乎是本王的人了,不許有異議,不許討價還價,否則鈍器打死……看在你這家伙很辛苦的份上,就不在這個時候奪走你的貞cào了,給我滿懷感jī地叩謝吧……”

        “因為……”凱撒將頭埋入.的頭發之中,在她耳邊輕聲道,“我喜歡你哦……”

        &&&&&&&&&&&&&&&&&&&&&&&&

        十分鐘之后,一臉正氣浩然的凱撒板著臉走出.的房間,朝蘿拉點了點頭:“辛苦你了,蘿拉小姐,還有,上午我的態度有點粗暴,野蠻人都這樣,你不要介意。”

        “上午?”蘿拉?史都華眨了眨眼睛,“都已經一天一夜了,凱撒先生。”

        “……看來我傷得不輕。”凱撒笑了笑,.的情況,真是辛苦你了。”

        “不,沒我什么功勞的,不過話又說回來,這還是我第一次為八階強者治療呢。”蘿拉微微一笑,“可以肯定的是,梅林右相并沒有什么大礙,生命特征也很正常,但是確實有一種奇異的力量在阻止著她的復蘇,像是一種奇妙的詛咒,圣光的力量效用不大。”

        “以我所看……也許問題出在石中劍上。”凱撒點頭道,“石中劍的話,雖說是布列塔尼亞的選王之劍,然而在阿爾托莉雅拔出石中劍的前后事項中,都能看.的影子,故而,這把劍應該跟魔nv有很深的淵源……說不定致.昏mí的原因……”

        “難道不應該搞清楚,阿爾托莉雅為什么會向你們動手的原因嗎?”漢尼拔mō著下巴道,“這件事情太不符合常理了。命運魔nv是亞瑟王亦師亦友的存在,可以說是她最信任的人,為何要刀劍相向呢?凱撒,你與她的戰斗中沒有詢問嗎?”

        “她什么都不說。”提起自己的敗績,凱撒的臉sè有些不好看,“充其量說一些‘你什么都不明白’的話,然后就是怨念十足的嘆息,聽起來好像是有難言之隱的樣子。”

        ……既.暫時沒有生命危險,蠻子倒是冷靜了下來,不像那時那樣喊打喊殺了。否則的話,恐怕天王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連發十二道諭令調動大軍壓境了。

        “總之,凱撒,現在的你需要休息。我已經知會拉塞爾主教了,等他老人家趕回來,再檢查一下命運魔nv的情況,然后再考慮接下來的行動。”漢尼拔拍了拍手。“如今你半死不活,命運魔nv陷入昏mí,而敵人卻絲毫未損。我們在力量上已經陷入劣勢,只能收縮防御。你也不要心急,反正阿爾托莉雅又跑不了,你想干啥。最起碼等到養好了身體。”

        “你說得對。”凱撒挑了挑眉máo,然后卻點頭稱是,“以我現在的狀態,沒有十足的把握用正常方式戰勝她。用以命搏命的方式,打贏了也沒什么意思……”

        “嘿。你看起來跟以前有所不同了。”漢尼拔頗為驚奇地看著野蠻人,“我還以為你肯定咬牙切齒地想要nòng死她呢,就算你現在提著斧子出mén,我也不會感到奇怪。”

        凱撒只是一笑,然后對咲夜說:“招待一下蘿拉小姐,優也去吃點東西吧,我跟漢尼拔還有些話要說……漢尼拔你不是奇怪我為什么會輸給阿爾托莉雅嗎?”

        三位nv孩子都很乖巧地下樓了,凱撒與漢尼拔并肩走向二樓的會客室:“你只猜對了一半。我確實是因為高強度的戰斗搞了一身傷。這才被那個nv人有機可趁,但是伏擊我的并不是魔nv,而是……想要雷神之錘的家伙。”

        “矮人?”漢尼拔倒吸了一口涼氣,一瞬間,所有的疑點被穿成了一線,“來的人是雷神托爾的后裔。現任矮人王貝奧武夫?”

        “哇哦,這都能猜到?”凱撒一副驚奇的樣子。“厲害啊你。”

        “沒什么的,最想要雷神之錘的家伙們。肯定是矮人族了。而能讓你陷入如此苦戰的,肯定是矮人族的強者,再加上前些日子大墓陵的異動……如果讓雷神之錘異動的人不是你的話,那肯定是雷神托爾的山丘血脈了。”漢尼拔冷靜道,“想不到山底國王來到了地表,更讓我感興趣的是,魔nv用了什么樣的條件,竟然會讓矮人王都心動了?”

        “貝奧武夫不是那種因為父親的遺物就將國家和種群拋下而冒險踏足地表的人,能讓他冒如此風險的,肯定是對矮人族發展大計很有幫助的事物。”凱撒冷冷道,“我手頭有托爾留下的jīng神傳承,里面的東西至少能讓傳承丟失大半的矮人族在五十年內增加三成的戰斗力,我想魔nv之夜能夠拿出來的東西,不會比這個好多少,這是一個機會。”

        “聽起來……你對他印象不錯?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漢尼拔奇道。

        “嗯,不錯的家伙,死了可惜。”凱撒沉yín道。

        “好吧,我記下了。三位八階頂峰的高手啊,越來越有意思了。”漢尼拔看了看窗外的天空,“阿爾托莉雅的事情,我會稍微查探一下,你不要太過心急……你現在的重點,應該是盡快讓命運魔nv醒過來,對吧……所以說,其他事就姑且jiāo給我吧。”

        光明執政官沒等凱撒回答,就走向mén外:“讓蘿拉先留在這里吧,我暫時接管圣特雷西亞大教堂的資源,畢竟也需要人力物力……你好好養傷,等我消息。”

        “話又說回來……”漢尼拔停在mén前,低聲道,“真羨慕你啊,能夠敗一次。”

        “……你說得對,這一次雖然敗得不甘,但是輸了就是輸了。”凱撒愣了一下,隨即輕聲一笑,“我這些年習慣了高高在上,習慣了天下無敵,習慣了與眾不同,今日始知人力有時而盡,原來你我也是普通人。有些道理大家都懂,但是不自己體味一下,是不會明白的。”

        “所以我才羨慕你,我們這些天之驕子,想敗一次不難,但是要敗得心服口服,就不這么容易了。”漢尼拔嘆道,“敗在境界比自己高的人手上,會想著‘反正我也會晉級圣階,來日方長’之類的話,而在同階之中,想敗一次實在太難了。”

        “今日小敗一場,好過將來大敗涂地,原來失敗的喜悅也是如此有趣。”凱撒將手枕在腦后,神sè平靜而從容,“只是從哪里倒下,就要從哪里爬起來,下次我就不會敗了。”

        “你這么想就好,我還以為天王陛下火冒三丈,準備冷著臉連發十二道諭令,調動戰神殿大軍壓境,將布列塔尼亞碾成渣渣呢。”漢尼拔聳了聳肩,“不過既然命運魔nv沒有生命危險,那你就不會這么喪心病狂了,這種事情,還是要自己終結。”

        “是啊……那個nv人,不按在地上把屁股打腫,實在難消我心頭之恨。”凱撒lù出了危險的笑容,“如果你遇到她,就替我轉告一句,讓她等著。”……)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47766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