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八十二章 好累啊……

第八十二章 好累啊……


        此刻的圣斗士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磨盤,將意志、信念、斗魂投入磨盤之中,源源不斷地榨出恐怖的力量,凱撒的速度優勢完全發揮到了極致,戰場之上,只見一道血紅色的流光來回穿梭,在貝奧武夫的周圍進退騰挪,時不時展開一場兇狠又迅疾的快攻,在硬碰硬中迸發著更為強勁的力量。但貝奧武夫依然不動如山,就算是太陽穴、咽喉、心臟等致命的地方受到了兇狠的轟擊,防御驚人的矮人王還是不動聲色,沒有憤怒,沒有混亂,冷靜得可怕,等待著一擊斃命的機會——后發制人,是矮人的天性。

        “混蛋!”片刻之后,貝奧武夫放開了護住襠部的手,將手上沾染的紫炎甩開,“大家都是男人,打這里也太狠了吧!雷霆王,你敢再無恥點嗎?”

        “切,沒打中。”凱撒漠然地停住了身形,又化作一道血色流光撲上,“那么……”

        “塔格奧,準備好了吧,再開啟一次霸龍。”凱撒在心中漠然道,“戰神禁式、霸龍狀態、魔龍贈禮、天神下凡、雅典娜嘆息、直死魔眼……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一點刺穿他的死之點,這樣的話,就一定能贏了!”

        “只是這次之后,你要虛弱一段時間了,霸龍狀態會大量損耗生命力,就算是你,也要吃一個大虧。”塔格奧冷聲道,“不過,你已經做好這個準備了吧。”

        “那當然……人生不就是在一次次瘋狂中不斷變強的嗎?”凱撒在心中一笑。

        “那就……開始吧!”凱撒一聲大吼,繚繞周圍的血色光焰驟然一停,隨即,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形成一個個細小的漩渦飛速旋轉,恐怖的離心力作用在凱撒的身體之上,硬生生地拉扯著潛藏在凱撒身體深處的塔格奧套裝,呼喚著魔龍的力量,“機會只有一次!”

        ——但是就在凱撒準備開始吟誦霸龍變的古龍語的時候,塔格奧的聲音驟然出現在他的腦海中,甚至帶著焦急和震怒。

        “凱撒。我想你恐怕要停下來了。那個女人的精神波動正在不斷攀升,恐怕是出手前的征兆,你不能再戰斗下去了。否則就沒有余力支援那個女人了!”塔格奧的聲音突然在心中響起,“現在,想辦法穩住那個矮人,然后盡快脫離戰局!”

        “……怎么回事!”凱撒猛然停住了腳步。深深吸了一口氣,三秒鐘之后,激烈翻滾的光焰驟然消失,他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將處于暴走狀態的力量強行收束,就是他的身體也無法承受。但是他必須這么做,因為這一擊如果發出,短時間之內他就會失去大部分戰斗力——雷霆王的身體搖晃了一下,伸手取出雷神之錘,毫不眷戀地擲給了貝奧武夫。

        “現在,讓開。”凱撒擺了擺手,灌了兩瓶藥水,一邊調整著身體的狀況。一邊向C.C的方向慢慢跑去。他要盡量在抵達前恢復更強的狀態,“今天,你運氣好!”

        “本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貝奧武夫的聲音從背后響起,然后就是猛惡的風聲,凱撒臉色一變,眼中竟然有了焦急的神色。然而他向后一擋,竟然抓住了堅硬的錘柄。

        雷神之錘。再度回到了他的手中,凱撒回過頭來。頗為意外地看著貝奧武夫。

        “看你現在的狀態……哼,雷錘雖然在我面前無用,在與其他人的戰斗中還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的,尤其是跟你的天賦雷霆與那把戰斧配合,畢竟山丘之王,就是使用戰錘和戰斧的。”貝奧武夫擺了擺手,“先放在你那里吧,在這種情況下將雷錘給我,想必你也不會甘心。”

        “這算什么?”凱撒露出了奇異的笑容,“強者的風度嗎?”

        “這并不重要。”貝奧武夫搖頭一笑,“重要的是,現在你比我更需要它——應該是你要找的人出現了什么變故吧,所以說,拿著它,盡快趕過去吧。”

        “你不是當了魔女的打手了嗎?就這么放我過去?”凱撒皺起了眉頭。

        “跟魔女做的僅僅是一個交易,她又沒說請我干什么。”貝奧武夫哈哈一笑,“要不是那些東西太過重要,區區一個魔女,也配請動本王?記得到時候還給我。”

        “你聽說過,野蠻人會把拿到手的東西再送出去嗎?”凱撒冷哼了一聲,將雷錘握在手中掂了掂,背對著貝奧武夫,點頭道,“你叫貝奧武夫是吧,名字還不賴。”

        “凱撒……你的也不錯。”矮人王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改天請你喝酒。”

        &&&&&&&&&&&&&&

        憑著心靈的鏈接,凱撒向龍獅傳達了命令,在優和漢尼拔到來之前,他必須趕到C.C的身邊和她一起御敵。所幸這一次只是拖延時間,而且貝奧武夫的態度也不明朗,所以即使是兩大魔女會同貝奧武夫一起來攻,他和C.C聯手,也應該能拖上三五分鐘。

        等到優和漢尼拔來了,至少可以維持不敗之局,甚至……可以找到翻盤的機會。

        凱撒在心中琢磨著策略,一邊以合適的速度向C.C的方向沖去,至少在塔格奧的感應之中,C.C的精神波動一直處于引而不發的狀態,所以情況應該處于對峙的階段,越是這樣的情況,他就應該越晚出現——身體的狀況非常糟糕,應對高強度戰斗已然十分勉強……他需要更多的時間以便多回復一些狀態。

        “狼狽不堪。”凱撒自嘲一笑,“今天的經歷比任何的日子都要累呢。”

        “只能說事情都擠在一天之內了,也純粹是你活該,總是犯下別人不敢犯下的罪孽。”塔格奧居然還有閑心吐槽,“你最大的幸運就是能開起后?宮,最大的不幸就是要為你的后?宮忙里忙外,說不定還要看她們掐做一團。”

        “你不覺得為此而忙碌的男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贏家嗎?”凱撒居然也有心情開玩笑,吐出一口血沫來,蠻子咧嘴一笑,“她們只要不在我面前打架就行了。”

        “你倒是……混蛋!”塔格奧再想調笑兩句,然后聲音突然變得氣急敗壞,“趕快趕過去。凱撒!那個女人敗了!而且精神信號正在迅速衰退!這是偷襲嗎!”

        而凱撒卻聽不到他的聲音了,在他說出口的一剎那,雷霆王已經化作了一道颶風咆哮著沖了過去。這個時候,他至少在C.C的五百米之外,卻硬生生地用兩秒鐘趕到了她的面前。

        等到凱撒看清楚熟悉的人影時,眼前的一切讓他目眥盡裂。

        明晃晃的劍刃破入了C.C嬌柔的身軀。她背對著凱撒,綠發輕輕飛揚,然后,緩緩地倒下,而將劍從那柔弱的身體拔出來的。卻是另外一個更加較小的身軀。那個人凱撒是如此得熟悉,以至于看到她之后,第一反應不是憤怒也不是瘋狂,而是驚愕得不可置信。

        ……開玩笑的吧,與C.C戰斗的不應該是魔女們嗎,想殺C.C的不應該是魔女們嗎?

        如果將劍從C.C的身體中抽出來的人是壹原侑子的話,凱撒不會感到奇怪,只會感到憤怒。說不定會直接搶下C.C。不論她是否活著,然后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逃走……

        但是……但是……凱撒慢慢地停下了腳步:“這……我一定在做夢吧……”

        “為什么是你啊!”他驟然突擊,雷神之錘爆閃著咆哮的雷光,攜著風與雷的力量狠狠落下,“你都干了些什么!你都干了些什么!你都干了些什么!”

        “凱撒!停下來!我不想跟你戰斗!”阿爾托莉雅閃過了兩道錘擊,“聽我解釋!”

        “去你?媽?的!”凱撒雙目赤紅。“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今天無論我死不死。你,你的國家。你的一切都死定了!你要么在這里殺了我,然后在戰神殿的怒火下灰飛煙滅,或者我砍了你,然后提兵把你的國家從大陸上抹去!”

        一聲轟鳴,石中劍架住了雷神之錘的轟擊,凱撒血紅的雙眼,與阿爾托莉雅對視。

        “你……什么都不知道。”兩滴眼淚從阿爾托莉雅的眼中悄然落下,“你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我什么都不明白!”凱撒腰身猛然一扭,雷錘一翻,彈開了阿爾托莉雅的戰劍,隨即猛然變向,向亞瑟王狠狠錘下,“究竟有什么樣的理由,讓你竟然殺了她!她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你說我什么都不明白,你又何嘗了解過她!”

        “是的……原來正如她所說的那樣,有些事情只需要結果,而不需要解釋……”阿爾托莉雅凄然點頭,隨即如獅子般怒吼,“那么!你想為她報仇,那就來啊!”

        “你給我去死吧!”雷神之錘猛然前突,旋即強勢回旋,一道雷光如簾幕般擋在了身前。凱撒雙手反握錘柄,狠狠地將柄尖向前突刺,阿爾托莉雅雙手倒持戰劍,兩把神器在交鋒中拖出了狂暴的火花,凱撒厲聲咆哮,雷光如熾,光芒大作。

        “你他?媽?的總想著自己!自始至終都在自己的夢里故作清高,洋洋自得!在你為你所謂的王國所謂的夢想所謂的使命奉獻一切的時候,你知不知道,她已經犧牲了多少,又是怎樣活著的!”兩道雷龍咆哮而出,向阿爾托莉雅狠狠咬去,“你竟然殺了她!你竟然殺了她!”

        “我什么都明白!我傻!我幼稚!我自作多情!而你永遠都是對的!”阿爾托莉雅揮動著致命的劍光,狠狠地斬在了雷神之錘上,強大的力量甚至讓凱撒都后退,少女不斷揮舞著石中劍,如獅子般怒吼,“你比我了解她的一切!她連做夢時都喊著你的名字!你從來都不寂寞,她從來也不寂寞,因為你有很多人了解,她也有你來了解!”

        阿爾托莉雅暴怒的一劍將凱撒直接劈飛,亞瑟王的身形如影而至,碧海潮生般的劍光化作堅不可摧的海嘯:“但是誰來理解我!誰來包容我呢!在我迷茫的時候,在我痛苦的時候,在我一次次被背叛的時候!以前我還有她來傾訴!可現在呢!可現在呢!”

        現在才知道,阿爾托莉雅為什么當年會被提名為執政官候選了,那一身熾熱的圣光之力加上石中劍的加成,騎士王的戰斗力已經直逼圣地儲君們,不,甚至可能還猶有勝之。因為大家的天賦不相上下,而阿爾托莉雅,至少比凱撒等人年長五六歲。

        保持清醒時的身體創傷。塔格奧降臨時的精神創傷,與貝奧武夫戰斗時的透支創傷,在與阿爾托莉雅的戰斗中再度被引爆,從身體到靈魂的每一個角落都傳來了痛苦的信號。但是凱撒卻依舊揮舞著戰錘,發動著一次比一次兇狠的攻擊:“這些都是你自找的!”

        “是啊!是啊!”阿爾托莉雅已經放棄了解釋的想法,此時此刻,也許就是一種“哀莫大于心死”的變種吧,然而卻有一種莫名的怒氣。將這些年的痛苦和迷茫,哀傷和失望,完完全全地爆發出來,“亞瑟王永遠是正確的,亞瑟王永遠是正義的……這些都是可笑的說法而已,我什么都不明白,我什么都不懂,但是……至少我!不!后!悔!”

        凱撒笑了。卻像是在哭。雷神之錘一點點將石中劍推開,戰劍的寒光照映了兩人眼睛深處看不見的哀傷:“哪怕……哪怕是對她揮劍?”

        “是的。”阿爾托莉雅咬著牙,“……我不應該為此而后悔,我不能后悔!”

        “那你就給我!去死吧!”凱撒舉起了雷錘,“我會毀掉你的一切……放心,你會最后再死的。我會讓你親眼看著你的國家的破亡,然后讓你在名為布列塔尼亞的廢墟上因自己的愚蠢而痛哭不已……C.C經歷的一切我會都讓你經歷。然后你才知道……你到底做錯了什么!”

        “我唯一做錯的,就是當年沒有察覺到真相……要不然。就不會經歷這些痛苦和抉擇了。”騎士王蒼涼一嘆,“但是凱撒,如果你想用你的暴政和軍隊摧毀我的家園,即使災禍無法避免,我和我的臣民,也要讓你們付出血的代價!如果你想發動戰爭,那么布列塔尼亞之王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就接受你的宣戰,如果戰爭無法避免,那就讓墓碑鐫刻我們的名字!”

        “好,好,那我們就走著瞧。”凱撒露出了殘忍的笑容,“現在,你先躺下吧!”

        避開了C.C,避開了尤瑟王的墳塋,兩人越打越遠,只有撕裂一切的殺氣與突破天際的劍光從未消失,凱撒不斷催動著暗傷累累的身體,但是形勢對他并不樂觀。

        在數度受傷與苦戰之后,他的余力已然不多,對手還是在天賦上能與他們抗衡的亞瑟王。

        終于在一次以硬碰硬的交擊之中,阿爾托莉雅澎湃的圣光之力牽動了凱撒的傷勢,雷霆王猛然哼了一聲,勉力震開阿爾托莉雅,身體晃動了一下,吐出了一小口鮮血。

        “……你剛剛跟強敵戰斗過了。”圣光侵入凱撒身體的一剎那,亞瑟王敏銳地察覺到了他的情況,“真是可怕呢,竟然在使用這樣的身軀戰斗。”

        “你知道什么是圣斗士嗎?”凱撒呼吸了兩下,將雷神之錘扔到了一邊,揮拳而上。

        “不要再打了,凱撒,你的身體已經到達了極限,戰勝這種狀態下的你并不是值得夸耀的事情。”阿爾托莉雅冷靜地閃過了凱撒的攻擊,在狂風暴雨般的攻勢中游刃有余,“冷靜下來,如今的你仍然保持著旺盛的斗魂,然而你的心已經不再平靜。”

        “只有你……阿爾托莉雅,會在這樣的情況下仍然保持冷靜。”凱撒將嘴角的殘血甩掉,“我說過,今天我們之中只有一個人能夠站著離開這里。”

        “凱撒……在這樣的狀態下戰斗,倒下去的只會是你。”阿爾托莉雅豎起了石中劍,黃金的神器在空氣中震蕩出了道道無形的波紋,凱撒一聲不吭,再度發動天神下凡。

        “不要再透支自己了,你需要休息。”騎士王嘆道,“如果真要殺我,那么來日戰場上見。”

        “你以為我殺不了你嗎?”凱撒猛然提氣,血色的光焰再度展開,然而,在一抹劍光之中,什么都已經來不及了,石中劍掠起一道翩然的劍光,阿爾托莉雅無息沖上。

        第一劍,血色的光焰將劍光擊碎。

        第二劍,璀璨的雷光將劍光湮滅。

        第三劍,凱撒十指連彈,將劍光熄滅。

        第四劍,凱撒橫臂一擋,劍光割破了他的手臂。

        第四劍,雷霆王嘴中發出了咆哮,音波與劍芒雙雙熄滅。

        第五劍,凱撒張開嘴,璀璨的劍光被生生地咬碎。

        第六劍,眼中射出的殺氣猶如實質,將劍光扭曲于無形之中。

        第七劍,劍芒在凱撒的胸前帶起了一道血花,然而凱撒卻屹立不倒,雙拳向阿爾托莉雅揮去。

        石中劍,一息七劍,一劍七殺,在劍光織就的死亡光雨之中,阿爾托莉雅的手掌斬在了凱撒的后頸之上,一陣天旋地轉,凱撒無聲地仰天倒下,仿若一座大山轟然倒塌。

        “了不起,竟然能擋住石中劍的絕殺,不愧是凱撒。”阿爾托莉雅緩緩地將凱撒放倒在地上,最后看了一眼C.C,轉身而去,留下了深沉的嘆息,“……好累啊。”……)

        s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47766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