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八十一章 仇恨

第八十一章 仇恨


        “如果我現在把雷錘給你,你會馬上回老家嗎?”凱撒緩緩道。

        “我問你,你答應過別人的事情,會不守承諾嗎?”貝奧武夫哈哈笑道。

        “那得看是什么情況了,比起一些東西,承諾算什么。”凱撒低聲一笑,“當你知道,一個女人背棄了自己的種族和信念,只為另一個族群而戰,卻在千百年之后,對一個微不足道的小男孩兒對她伸出的援手而畢生感激……你就會知道,比起她所做出的選擇和犧牲,你一直堅守的東西,是多么得不值一提。”

        “你拖著并不樂觀的身體匆匆疾行,就是為了她?”貝奧武夫奇道。

        “是的,雖然到現在我還不理解為何她會做出如此的選擇,但是我曾經說過,我會背負她的,連她的痛苦和使命一同背負。雖然她覺得虧欠我良多,但是我總覺得,沒有她,就么有今天的凱撒,哪怕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也要為她而戰。”凱撒捏了捏拳頭,“你既然不肯就此滾蛋,那么為了能在接下來的戰斗中保護她,那我就只好先殺了你。”

        “哦?”貝奧武夫挑起了眉毛,“是什么樣的依仗,讓你在認清了彼此差距之后仍然這么自信?你的氣勢告訴我,你有殺掉我的自信……是戰神殿的禁式嗎?”

        “啊,不全對……”凱撒眨了眨眼睛,一點瘋狂的血色從黑色瞳孔的中央緩緩擴散,魔龍之手覆蓋在手上,發出了強化力量的轟鳴,魔龍之血的溫度節節攀升,雅典娜嘆息的金色力量漸漸變成凄美的紅色光焰,許久沒有登場的天之鎖從另一個次元中蜿蜒而出,在魔龍之手的綠光中宛若游龍,吞吐著森然的殺機。

        不……那紅色的光芒并不是一種新的力量狀態,而是雷霆王體內積蓄的力量已經逼近了那副身軀的容量上限,甚至將血液壓迫地沖出了毛孔。然后被強大的氣勢和體表翻滾的氣場微波蒸發成了血色的霧氣,環繞在身邊,才造成了紅光流轉的效果。凱撒死死地盯著貝奧武夫,體內的力量不斷地向上攀登,似乎從未有過極限,他身體的各個部位正在微微鼓起。潛藏在下面的可怕的事物漸漸蘇醒:“純粹的力量是主干,將他們更好發揮的手段是枝葉……如果能把這些東西真正地合而為一,貝奧武夫……圣階之下第一人,也能殺給你看啊!”

        天神下凡的效果已經接近極限,而雅典娜嘆息的力量也快要達到共振的極點。但是這些力量還不夠……接下來的目標,就是通過外力的壓迫進入霸龍態,以取得魔龍之力的最佳狀態!凱撒咆哮一聲,猛然揮出一拳,純粹的力量撕出強大的風壓,將大地犁出一條溝壑:“矮人王,你要是不想死,最好馬上滾蛋……”

        “沒用的……雷霆王。這里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下。想憑借外泄的力量召喚城內的援軍,只是癡心妄想罷了。”貝奧武夫冷冷道,“還是那句話,交出雷神之錘,我讓你過去。”

        “我也是那句話,拿了雷神之錘。乖乖滾回地底。”凱撒冷哼了一聲,“或者。死在這里。”

        “果然,矮人不是那種善于交際的民族。還是用拳頭說話吧。”貝奧武夫傲然道。

        “巧了,野蠻人也一樣。”凱撒甩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露出了猙獰的笑容,下一瞬間,伴著轟鳴的音爆,凱撒的拳頭咆哮著轟向貝奧武夫的腦袋,兩人的拳頭正面相交,一聲猶如隕石天降的爆響之后,兩道身影不分先后的被狠狠吹飛,凱撒的手在地上一撐,翻滾著回旋躍起,雙足踏地借力,猶如炮彈般再度沖出,矮人族的速度猶如烏龜,這是他的機會!

        一瞬間,凱撒的雙拳交替出擊,連環轟向貝奧武夫的心臟,貝奧武夫雙臂輪轉,以慢打快,擋住了凱撒潮水般的轟擊,兩人的腳下大地紛紛爆裂,無數碎石沖上天空,震蕩的波動甚至讓周圍的山峰都不斷震顫,碎石不斷滾下,瀑雪臨空飛舞,貝奧武夫的拳頭擊中了凱撒的腹部——雷霆王一聲悶哼,一口逆血順著喉管上涌,凱撒咽喉用力,將血水驟然噴出,每一粒血珠經過恐怖的力量加持,甚至連鋼板都能穿透,貝奧武夫驟然閉目,血珠盡數釘到了矮人王的臉上,發出了鐵箭射到鋼板般的轟鳴,趁著這個機會,凱撒雙手用力,反絞住貝奧武夫仍然停留在他小腹之上的鐵拳。

        一聲驚雷般的炸響,貝奧武夫被凱撒強行掄起,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周圍大塊大塊的巖土被震得激射向天,凱撒發出龍一般的吼聲,雙手并成掌刀,狠狠向貝奧武夫的心口插去。矮人王仍然一聲不吭,雙足驟然彈起,向凱撒襲去——然而矮人族的種族特征決定了他們腿上的武技糟糕的一塌糊涂,就算是矮人王的腿法,也讓凱撒覺得爛不可言。

        輕易閃過了貝奧武夫的踢擊,凱撒在矮人翻身而起的一剎那再度沖上,一記兇狠地膝撞頂向他的胸口——矮人族雖然下盤夠穩,但是靈活度實在是太過糟糕,步法也略顯遲滯,那么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在近身戰中將他拖入自己的節奏!

        “貝奧武夫!你夠強!然而在力量和技巧的比拼中,圣者之下,沒人贏得了我!因為天下刀兵之首,是我們戰神殿!”凱撒連續變換著方位,一邊將震動靈魂的吶喊系戰嗥融入了每一句話中,“矮人武技的重心是不動如山吧!速度不如人沒關系,只要防御過人,在敵人狂風暴雨的攻擊下保持著最佳的狀態,看準敵人的破綻,揮出致命的一擊!”

        “但是!”凱撒來到貝奧武夫的背后,雙掌一前一后,交叉平推,七道方向不同的力量糾結成致命的螺旋,狠狠地鉆入貝奧武夫的后心,“別人無法打破你們的防御,我可以!”

        貝奧武夫的手臂向后直掃,凱撒一聲冷笑,身形連續閃動,躲過了貝奧武夫的六次變招。右手成爪,悄然按向矮人王的頸部動脈,一聲裂帛般的輕響。在貝奧武夫后撤的剎那,凱撒的右手帶起一道血花。地底之王活動了一下脖子,瞪著凱撒:“……剛才那一招是我臨時起意,不可能出現在萬年前七圣地收集吾族的典籍之中。為什么你能夠看透?難道說……你除了雷神之錘,還得到了別的東西?”

        他說的沒錯,凱撒之所以能夠在跟貝奧武夫的貼身近戰中與矮人王打得不相上下,充分揚長避短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托爾的精神種子也是很大的倚仗。如果說托爾留下的傳承只是一個種子的話,那么與貝奧武夫這頂尖的矮人族強者的戰斗,就是最好的陽光和水,與慘烈的戰斗中不斷催化這種子的萌發,讓凱撒更好地領悟托爾一生的財富。

        ……如果雷神知道,當年留下的東西成了一個蠻子暴揍他兒子的倚仗,不知會是什么表情,大概是所托非人。命運玩人。造化弄人,諸如此類的感嘆吧。

        凱撒冷冷一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比起雷神之錘這種東西來講,雷神托爾留下的精神傳承對于現在的矮人族來說是更重要的。之所以沒有出現在凱撒的籌碼之中,一是事關重大,二是……它的價值遠非如此。這就要看在貝奧武夫的心中,個人的信譽與種族的未來比起來誰優誰劣了。

        操縱不好的話。會讓貝奧武夫更加堅定地站在魔女的一邊,不擇手段地要得到凱撒手中的東西。這無疑會讓局勢更加復雜,還不如在此戰的決勝一擊前說出來。作為動蕩矮人王的有力依仗,為絕殺創造條件。

        ——對方是絕頂的八階強者,想要殺他,除了將自身的潛力和生命力完全轉化為力量之外,任何微小的細節都要利用起來,任何可利用的地方都要利用起來。

        ——體內的力量按部就班地張揚著極限,魔龍之力蠢蠢欲動,新的力量仍在源源不斷地生成,但是還沒有抵達完美進入霸龍態的臨界點。事到如今,沒有回頭了路了。

        但是,好興奮,從靈魂到身體,一股無形的力量似乎沸騰了一般,加速著,引導著,讓我將所有的力量匯合,融入靈魂之中,鐵拳之上,更多的力量,更多的鮮血……將敵人的鮮血為祭品,夸耀著自身的勇武,贊嘆著無雙的榮耀。

        凱撒驟然狂笑起來,他的心臟傳來了更加激蕩的跳動,如同戰鼓一般,穿透了胸膛,回響在天地之間,強勁的收縮將血液以更強的威力送向了周身百骸,凱撒惡狠狠道:“矮人的王,這么眼睜睜的等待著,錯失了出手的機會,可會像小說里的反派一樣死得很慘呢。”

        “無妨,本王的風格一向就是讓敵人盡展所長,在他的狀態達到了巔峰時,在他的力量達到了人生最耀眼的時刻時,再以不可阻擋的攻勢瓦解他的一切,這才是矮人之王的氣度。”貝奧武夫負手微笑,“所以,你盡可以好好準備,本王等著。”

        “啊……這樣啊。”凱撒呼了一口氣,獰笑道,“跟本王不太一樣啊,認定的強敵,本王一定會如自己的王號一般,如雷霆般迅猛地擊潰他,不給敵人留一點翻盤的可能性……在確定敵人完全敗北之前,絕不留手,絕不輕慢,絕對……趕盡殺絕!”

        “殘忍好斗的野蠻人啊,我聽說你們跟亞瑞特的野獸一樣,不把敵人撕成兩半是不會停的。”貝奧武夫看了凱撒一眼,“而你,現在好像很興奮的樣子。”

        “當然了!戰斗血脈已經完全沸騰,我心中蓬勃的斗魂正在高聲吶喊,戰斗!戰斗!我全身的一切,血、肉、筋、骨、心以及靈魂,他們將力量統一,咆哮著讓我取得勝利!”更多的力量被釋放出來,所有的一切被強勁的風吹得獵獵作響,“欺凌弱者不是可以夸耀的事情,征服強者才是戰斗的意義,八階的強者,老子已經干翻過精靈、惡魔、龍族、人類、天使,就差沒動動矮人和魔女了!你是第一個,接下來就輪到那兩個魔女之夜的娘們!”

        “那么……”凱撒微微低下身子,擺出了戰斗的姿態,“放棄一切運用外力的秘法,重新喚回以身體元力與猛獸兇惡廝殺的本能,我們是內法蘭的后裔。我就是內法蘭!”

        帶著這高聲的咆哮,凱撒如流星般再度沖上,仿佛回應他的怒氣與斗魂一樣。血霧構成的紅色光焰向上狂舞升騰,圣斗士的鐵拳,在強敵的面前吐出來鏗鏘的決意。

        ———————————————————————————————————————

        似乎要感謝貝奧武夫,矮人王也不希望戰斗被外人察覺。所以與凱撒的戰斗氣息被八階強者的力量封鎖在小山谷之中,而托他的福,C.C也沒察覺到凱撒已經醒來的事實。

        她在一座小樹林之中,雖是冬季,這里竟然還是綠樹成蔭——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植物的生長需要光、水、營養和溫度,水和營養四季不絕,而光和溫度的話,充斥著溫暖的圣光可以勝任——所以圣特雷西亞大教堂的花園開著永不凋零的花期不同的花朵,教皇廳更是圣光繚繞,草木魚蟲常年不衰,這個小樹林,也無論何時都保持著盎然生機。

        因為金色的十字架每時每刻都在散發著溫暖的圣光。守護著背后沉睡的王。還有周圍的一切,將這里保持在最初的景象,這里埋葬著尤瑟王,上一代布列塔尼亞國主,阿爾托莉雅的母親。

        C.C拂去墓碑上些許的微塵——周圍潔凈得纖塵不染,看樣子被人很頻繁地拜訪著。知道這個地方的人只有兩個,經常回來這里的人只有一個。現在,她正踏著充滿冬意的泥土緩緩而來。腳下的鐵靴主張著她的存在。

        “我就知道你會來這里的……阿爾托莉雅。”C.C緩緩地轉過頭來。

        “梅林……”亞瑟王咬了咬嘴唇,藏在袍子下的拳頭握得緊了一些。

        “這里埋葬了你的母王尤瑟……”C.C注視著金色的十字架,還有白玉的墓碑,緩緩道,“若生而為王,就是前世對你的國民有所虧欠,當你將繁華還給了這個世界,那就靜靜地迎接只屬于你的永恒孤寂。然此生無悔,來時風光無限,去時渺渺白云。”

        “母王留給自己的話,我們將它刻在了墓碑上,她的墓志銘。”阿爾托莉雅輕聲道。

        “是的,每當你感到痛苦困惑,感到無力茫然,都會到這里靜靜地站一會兒。今天凱撒出門時,我就知道,你和他的矛盾再也無法轉圜,所以就來這里等你。”C.C拂去了墓碑上些許的灰塵,“果然呢,像我想象的一樣,你們兩個……”

        騎士王選擇了沉默,兩人靜靜地聆聽著林中的風聲,良久,少女才道:“她是我的母親,你既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老師,你們都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

        一聲鏗然的劍鳴中,華麗的戰劍呼嘯而出,鋒芒指向C.C,騎士王的聲音一瞬間變得既痛苦又憤怒:“可是……為什么偏偏是你殺了她!”

        C.C的手顫抖了一下,隨即釋然地笑了:“我說今天你的心為何如此慌亂……就算是被凱撒否認了王道也不該如此,原來,你已經知道了,看來是她告訴了你……算了,多說無益,阿爾托莉雅,今天你來這里,是要給你的母親報仇嗎?”

        “什么叫多說無益!”騎士王暴怒的聲音震徹天空,“你就用這個回答我的嗎!和我一起送走母王的是你,引導我拔出選王之劍的人是你,扶持我一路走過來的是你,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是你,奪走我親人的人也是你!梅林!這些年的回憶不是虛幻,所以……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否則,奪取親人的仇恨之火,只能用鮮血來澆滅了!”

        “真像你呢……在這樣的事實前,也要給予我申辯的機會嗎?”C.C輕聲一嘆,然后正色道,“是我重傷了你的母親,才讓她以沉疴之軀將王國交給你之后,溘然長逝的。這一點無從更改,也就是說,是我殺死了你的母親。”

        “那就告訴我原因……”阿爾托莉雅的手沒有顫抖,劍閃耀著寒光。

        “抱歉……我不能說,如果你想報仇的話,那就來吧。”C.C沉默了一會兒,緩緩搖頭,“你為母親報仇,天經地義,不要束手束腳了。”

        “就沒有……一點可說的嗎?”阿爾托莉雅顫聲道,“你的目的是什么,為何在殺死我母親之后仍然輔佐我?這些年來你既不結黨,又無謀劃……我實在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梅林……梅林!”……)

        s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47766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