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七十章 那些在校園的日子

第七十章 那些在校園的日子


        ps:我不知道自己在寫什么……真的不知道……

        &&&&&&&&&&&&&&&

        據說大陸極西之地,法師王國銀色聯邦所掌控的德瑪西亞大沙漠,存在著一種名為“濕身淫面獸”的神奇物種,其相貌類似于貓族女子,卻又不是獸人,反倒是像魅魔一類的生物——但是萬年以來,大陸的人們以訛傳訛,濕身淫面獸變成了獅身人面獸,可愛的類貓娘變成了獅身人面的坑爹貨,實在是對歷史文化的褻瀆與不尊重,太不和諧了

        這件事情告訴我們,耳聽是虛眼見為實的真理,所以說,沒親眼見過凱撒淫?亂鬼畜的人不能亂傳凱撒淫?亂鬼畜,只有親身體驗過的,才有資格說他是鬼畜星人……

        時間已經到了晚上……無聊的宴會中沒有太多的樂子,時間快進到薔薇十字學院的年晚會上,大禮堂中坐滿了學生,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愉快的笑容——雖然大家的職業都是略顯古板的騎士,但是青春卻是每一個年輕人的專利,熱情和想象力都是帶來歡笑的源泉

        凱撒與自家的妹子們坐在一起——他的節目在中段,而且在野蠻人看來,于后臺中復習臺詞顯然沒有與優她們坐在一起來得重要,而且回想起那坑爹的劇本……

        “總覺得在演出后會失去些什么重要的東西……”凱撒低聲嘆息,眼中有著悔恨

        “怎么了?”c.c笑道“我們可是很期待你的演出的”

        “……最好不要抱著太大的期望去看”凱撒面色古怪,“……要不是答應過的事情要做到,我才懶得陪那群混蛋玩呢,真不知道阿爾托莉雅她們為什么覺得那個劇本很好……難道說蠻族與中土人的審美觀念已經產生這么大的鴻溝了嗎?”

        舞臺上流轉著優美的音樂快樂的舞姿與色氣程度非常高的服飾引起了男性的呼聲,這些在平時斯斯文文的紳士們終于在重要的節日中撕破了自己原先的偽裝,不知道這是什么心態——總之女生們的目光很是嚇人就是了……

        凱撒的氪金狗目一亮,可恥地加入了男生的大集體之中,開始兇狠地盯著舞臺上學姐學妹們的胸部不放,以大濕的身份為每一對胸部品評打分,并砥礪自己的胸部魔人血脈——c.c看凱撒忙,輕輕一笑就不再打擾了……

        “話劇《青空之丘》……”隨著司儀的宣告,凱撒站起身來,“還有兩個節目就輪到我了……我該去后臺準備了,真是的也不知道阿爾托莉雅來了沒有”

        “加油……”c.c瞇起了眼睛,“我們會好好觀賞的”

        “加油”優舉起了本子,凱撒的目力透過黑暗看清了字跡,“不要暴露出自己是變態的事實……開玩笑的,能跟凱撒在一起過年我很高興”

        “主人很多人在看著,千萬自重,不要亂改臺詞,不要一時興起摸人家的胸部不能因為觀眾的噓聲拔劍砍人”咲夜忍住了笑,“否則校長會很困擾的……”

        “知道了……”凱撒刷得豎起大拇指,“要是演出失敗今晚就拿咲夜瀉火”

        &&&&&&&&&&&&&&&&

        “聞部出品……聞部出品……好,大家先不要急著逃跑,我敢說,這部《在校園的日子》絕對會牢牢吸引住大家眼球的因為啊,它的主演是……”司儀輕笑著涮了臭名昭著的聞部一把,然后將目光投向了手中的劇目單,縱使是之前排演過數遍,私底下又演練過十幾次,但是每當讀到這里,司儀的聲音仍然微微顫抖:“主演,凱撒?亞瑞特,絲薇婭?古瑪,以及……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

        舞臺的燈光驟然消散,雖然事先就收到了聞部的宣傳,但是大家都在一瞬間屏住了呼吸——是真的,神選者一般優秀的絲薇婭會長,完美的亞瑟王,以及……前些日子在校園中掀起了滔天巨浪的話題人物,鬼畜大魔王凱撒……

        ……在演出正式開始前再說一句,在排練的日子里,劇本再次被坑爹地改動了……

        一道燈光投在了緩緩而開的幕簾上,少女邁著輕盈的腳步走出,看得出來化妝師很用心,淡淡的妝恰到好處的抹消了少女眼角的威風凜凜,再加上那一身樸素而柔美的藍白相間的裙子,披散而下的金發,那因局促而略略泛紅的臉龐……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甚至有些人因為大張的嘴巴而留下了口水……

        “這……這是王嗎?”某位前來觀禮的圓桌騎士捂住了胸口,一臉的震驚,仿佛看到了教皇在光明穹頂上高歌《地獄進行曲》,他旁邊的同僚近乎陷入了癡呆的狀態,一言不發……

        明明是美少女,但是卻沒有引起任何人的贊嘆和歡呼,幾乎全部人都選擇了沉默的驚訝——阿爾托莉雅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黯淡,隨即打起了精神,櫻紅色的嘴唇輕輕顫動,說出了本劇的第一句臺詞:“我……叫沙條綾香”

        沉默而寡言的女孩子,以平凡的姿態過著普通的生活,沒有大風大浪,只有風平浪靜——平凡的一生也許就是如此,但是某一晚發生的變故徹底改變了這一切

        家里被魔物入侵了……惡魔不知道被什么東西吸引,闖入了父輩流傳的宅邸,修為尚淺的少女敵不過源源而至的魔物,一路逃到了當年父親的書房,卻再也沒有了退路——少女步步后退,身上的鮮血不小心撿到了父親留下的古劍上

        然后,奇跡發生了……驟然擴散的星光瞬間布滿了整個書房在巨大的六芒星陣中,白色鎧甲的騎士現出了身形,筆挺的身姿與凜然的氣勢席卷著一切,神秘的古劍閃耀著光輝一劍逼退了猙獰的魔物,黑發的青年緩緩地轉身,粲然一笑:“陌生的氣息,熟悉的血脈,我感受到了你的呼喚……放心,我會保護你的……”

        ……騎士叫做阿斯托利,據他所言,自己是沉睡于劍中的劍靈于千百年的殺伐中有了自己的意志和靈性,感受到沙條血脈的呼喚,這才醒過來的

        于是寡言的少女與開朗的騎士開始了既甜蜜又好笑的同居生活,對于一切都充滿了好奇的活力無限的騎士對于這個“老古董”感到沒轍的少女——每每騎士鬧出了笑話,都要少女邊抱怨邊處理殘局,但每天夜里少女孤獨地仰望星空時,陪在她身邊,是那個從劍里跑出來的魂靈

        這兩個家伙就在這種互相扶持的詭異狀態中一同地生活著

        寡言的少女,沉默的少女,不自信的少女,對自己的天賦有所懷疑的少女在騎士毫不留情而用心良苦的教導中,慢慢認識到了自己的天分并一氣呵成地覺醒了稀有的才能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這是騎士沒有脫口而出的,卻已經在心中許下的諾言——他是劍靈不懂人類的思想和心,他在守護著他的主人,討伐敵人,護持己身,為她的高興而高興,為她的痛苦而憂心,這是一開始就注定好的使命,他也在默默地履行著自己的命運,毫無怨言

        沙條綾香漸漸在學院中嶄露頭角,鋒芒漸露的她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目光,受到了多的肯定,甚至是仰慕,這在她之前是無法想象的

        沙條綾香很高興,并為此而加倍努力著,而騎士依舊在她的身后,默默地看著她的背影

        他覺得最美好的事情莫過于此,并真心期望這樣的日子永遠延續下去

        但是——一個美麗的女人以強勢的態度闖進了沙條綾香的生活,以騎士那劍靈的心來看,這也是一個相當美麗的女人,因意外與沙條相遇,然后,結下了越來越深的情誼

        學生會長斯莉雅,這個名字在每晚的聊天中被沙條綾香越來越多地提起,而少女待在家的時間也越來越短,劍靈開始越來越寂寞地一個人守著沙條家的祖宅

        生活規律古板到嚴苛的沙條綾香開始夜不歸宿——寄住在會長的家里,又不是去什么危險的地方,她是這么滿不在乎地回答道

        而且她從來都拒絕他化入劍內跟隨的請求——總覺得兩顆心慢慢地疏遠了,因為再也不是孤獨的少女與劍靈默默相對,他們之間出現了第三個人,而且還是個女人

        騎士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亂——明如止水的劍心也出現了波動,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而傷心,為何而焦慮,許久之后他才明白,這種情緒名為嫉妒

        這是劍所不需要出現的情緒——因為他沒有資格干涉主人的選擇,因為他只是劍,無論何時無論何地都要一直跟主人在一起的,與愛情無關,只是忠誠,僅此而已

        但是這莫名其妙的心痛又是為什么呢?在為什么而悲傷?僅僅是因為主人的冷落嗎?

        他一次次地質問著自己,劍不會對主人撒謊,不會對自己撒謊,不久之后,劍靈就得到了結論,自己在自欺欺人,自己之所以心痛,不是因為忠誠,而是因為……

        真難看呢……不合格啊……作為劍的話,這樣不合格了,縱然是女人,似乎也是主人選中的伴侶,無論前路是艱險還是平坦,劍都沒有質疑主人的權力,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她走下去——這不是當初的決定,不是當時的誓言嗎?

        劍靈躲入了劍內,那一晚沙條依舊不在,只有古劍的低鳴如泣如訴

        劍靈走出了家門,暗中跟隨了沙條一天——果然,她們兩個一直都在一起,而校園中也流傳著這一對配對的傳言天才的人與偉大的會長,純潔的百合不容玷污,只有同性的愛才能拯救世界,這些奇怪的話劍靈并不懂但他知道,心中的焦躁叫做嫉妒

        這一天是他與她第一次吵架,一向喜歡微笑的他蠻橫地要求沙條不要跟斯莉雅走得太近,理所應當被問及了緣由——但是他無法回答出心中的答案無法回答他是藉由嫉妒的心情做出這種要求的——劍靈不懂得愛情,劍又怎么去開始一段愛情

        不歡而散是最后的結局——雖然事后兩人很理智地無視了那天的事情,但是……

        不知名的種子已經開始慢慢地萌發了

        曾經想到過就這樣也好,也曾經想過要不要一走了之,但是劍靈仍然充滿了猶豫,猶豫對于劍來說是不必要的,嫉妒對于劍來說也是不必要的,甚至思考對于劍來說也是不必要的但是這個不一樣的劍靈卻不斷地像一個人那樣,傷心,焦慮,猶豫躊躇……

        到底應該怎么辦呢?騎士在窗前看著月光,也是那夜的星光下,他第一次來到了這個世界,救下了柔弱的主人,扶持她勇敢地面對這個世界

        那時的自己是何等的純粹,如今的自己,卻像個人類那樣猶猶豫豫

        不能這樣下去了……劍靈不懂得愛情,但卻有著自己的心

        一天……誰都不知道他在這一天做了什么在晚上,有沙條在的家中劍靈風塵仆仆地推門而入,面對像以前一樣撅嘴不滿的主人淡淡一笑

        已經準備好了的飯菜,他和她如往常一樣入座,開始了一天結束后的閑聊

        “想要……”他的聲音微微地顫抖,不知為何,不敢說出那些字眼

        “想要……”明明雙手是如此得有力,不管握住何等沉重的劍都不會有一絲顫抖,為什么這一刻竟然如此得無力?

        少女詫異地投來視線,輕笑道:“你想說什么?婆婆媽媽,可不像是你啊,你不是總像個調皮的小孩兒一樣給我惹事,讓我來幫你解決嗎?”

        “想要……”他低著頭,心中似乎有一團火燃燒,咆哮著,讓他不要顧及自己的身份,忘卻屬于劍靈的命運,獲取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想要……想要跟你永遠在一起……”終于……說出來了呢

        “想要永遠和你在一起”純白的騎士低聲道,聲音中充滿了掙扎與彷徨,以及無助的凄涼感,沉睡千年的劍魂不懂得什么叫**情,但是想要靠近彼此,想要從別人那里得到溫暖的心意卻是每一個生物的本能,所以他做出了本心所指引的決定……

        寒光的劍刃,在圓月的輝光中斬出了冷艷的光輝,在沙條驚訝與恐懼的眼神中,劍之英靈以肉眼難見的度突刺,劍氣撕裂了眼前的桌椅,鋒利的鋒芒刺入了少女的心口,將薄弱的身軀擊倒——斬擊著,以毫無章法的揮動而斬擊著,以與百戰英魂之身份所不相稱的劍技戰技著,劍之騎士顫抖的聲音響起:“這樣的話……就沒有任何人能夠奪走你了,這樣的話,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道具是冰晶鏡像石,栩栩如生的假象看起來恍若真實,飛濺在騎士臉上的鮮血,少女那驚恐而掙扎的目光,緩緩舉起來的手,還有地上潺潺流下的鮮血……

        騎士抓住了少女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無聲地哭泣起來

        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明白,但是他遵循著自己的心意追求著這樣的永恒

        “我曾經說過……綾香,我說過我會背負你的劍靈不懂得愛情,但是他會選擇跟主人一起葬在黃土之中,青空之上,直至永恒……”劍之英靈輕聲道,身后的背景開始熊熊燃燒,英靈的力量自靈魂深處開始咆哮,席卷著,吞食著,而火光之中,他輕輕地抱著她,如同那充滿了月色的晚上,在夢幻的星屑之間,他緩緩降臨,這是他與她的初識

        燈光緩緩陷入寂滅,等到劍靈的是永遠的黑暗,一切慢慢落幕,演員們陸續退去,黑暗之中,回響著最后一句話:“綾香,我的眼睛是什么顏色的?”

        禮堂的燈光終于閃亮——寂靜的沉默是最難熬的光景,所幸光明照破黑暗,稀疏的掌聲緩緩響起,恍然大悟的人們開始拍掌,隨即化成了山呼海嘯的歡呼

        我去這是什么情況……你確定這不是喝倒彩嗎口胡

        脫下戲服的凱撒在幕后目瞪口呆,他從生理上到心理上完全不能接受這種結局,在蠻子看來,這種以浪漫的展開引發鮮血的結局完全是坑爹的劇情,為什么諾埃爾和絲薇婭甚至是阿爾托莉雅都一致認為這是個好劇本?而最最最坑爹的是,那些個觀眾們也認為這個很好?

        ……蠻子已經出離得風中凌亂了,諾埃爾高興地抱住自己,那一對豐滿的胸部在胸前摩擦這種福利都被他無視了,因為凱撒此時此刻已經陷入了“被世界背叛”的打擊之中

        “他已經高興地說不出話來了”諾埃爾做出了最后的結論未完待續)

        s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46808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