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六十一章 阿泰爾的大妹控時代

第六十一章 阿泰爾的大妹控時代


        “……也就是說,我家伙都掏出來了,你就讓我看這個?”漢尼拔搖頭道

        “這不能怪我”凱撒望著手中隱隱震顫著雷霆轟鳴的戰錘,方方正正的錘身鑲嵌著堅固而完美的晶石,暗金色的光輝閃耀繚繞,將矮人的大氣與厚重的風格完美地演繹,“誰知道它一聲不吭就竄出來,二話不說就落到我的手里呢”

        “不管怎么說,這股雷元素的波動的確是主教大人感受到的那一種……”漢尼拔摸著下巴,“也就是說……難道雷神之錘是感應到了你的存在,所以才釋放出了元素波動?”

        “很有可能”凱撒將雷錘揮動了兩下,雷霆與身體的力量完美融合,發出壓迫性的輕鳴,空氣中登時彌散出一股電流擊穿大氣的味道,“在陵墓的門前,我的斧頭也亂動了”

        “這就是雷神之錘啊……果然是了不得的東西”漢尼拔將手伸向了雷錘,山丘神器驟然爆射出一道雷光,隨即就被光明執政官的圣光氣穩穩壓制,“嘿,脾氣還很大……看起來不錯的樣子,不愧是漩渦和振奮寶石合成的……”

        “……我剛剛似乎聽到什么了不得的東西了,是幻覺嗎?”凱撒扶額道,“對了,我想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應該是我得到了托爾的傳承”

        這種事情不必像漢尼拔隱瞞,凱撒一五一十地向圣騎士講述了托爾的傳承之事,果然,天殺的光明執政官一派淡定,一點都沒有意外的神色——以這廝的逆天運氣,這種誤打誤撞碰上了古代強者的靈魂傳承之事他應該也沒少做

        用圣騎士的話來說就是:“沒什么的,庇護所幾十萬年的時間孕育了無數的強者,這廣闊世界,無數遺跡,不為人知的角落隱藏著他們的足跡,頂級強者在精氣神高度合一的前提下留下來的諸如書畫筆記之類的東西總會讓后人有所收獲甚至傳承他的力量所以強者們留下的原版筆記和手札總是最為寶貴的財富但是要完美領悟他們留下的境界,非要精神高度契合不可,剛才的話你應該就跟托爾的精神印記高度共鳴了,真是了不起”

        凱撒奇道:“聽你這么一說,好像你曾經做過類似的事情啊”

        “那當然”漢尼拔得意道,“我可是能從一堆三千年前的絕版色?情書刊中找到法神康羅利的點評心得啊不過完美的傳承非要精神的高度共鳴不可……”

        光明執政官扳著指頭道:“我也只有幾樣而已比如說阿部高和的圣光轟天炮比利海靈頓的王之閃光和妖舞幻術,夏亞的阿姆羅尖叫,甚至還有小希和大林的天地玄黃技——一曲白金兩相別……”

        “……天地玄黃技又是什么,那是這本書能夠有的設定嗎?”凱撒聽得目瞪口呆,隨后冷汗涔涔而下隱蔽地后退了一步:“那個……漢尼拔,你說過,完美傳承一定是要傳承者和被傳承者的精神高度共鳴,換句話說,兩個人的精神本質必須有極為相似的地方,才能搭建起精神之間的橋梁是”

        “當然,你的領悟能力不錯哦”漢尼拔豎起了大拇指,白牙閃光

        ……為什么高興成這樣?你難道從來都都沒有想過你跟阿部高和以及比利海靈頓等人的相似之處到底是什么嗎?那一股禁斷的氣息我早就聞到了啊

        凱撒決定馬上結束這個可怕的話題他左手握住雷神之錘,右手將雷霆王之怒重取出,兩把由世界本源的雷電力量熔鑄的神兵驟然爆射出狼狽為奸的光芒,兩股紫金色的輝光試探性地開始接觸,并以肉眼難見的度緩緩融合,漢尼拔見狀一臉驚奇

        “這是……套裝形成的前兆”光明執政官贊嘆道,“……好厲害啊萬年前的矮人族神器與你最打造出來的戰斧居然有如此相近的相性,凱撒讓它們在隨身空間里也待在一起,我想最多一年,你的第一套專屬武器套裝就要出世了,如此相合的相性,足以跟布爾凱索冕下的斬龍雙劍比肩”

        “是嗎?”凱撒也有些高興,看了一眼漢尼拔,“會是我們七人中第一套套裝嗎?”

        “這你就要失望了”漢尼拔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望著凱撒驚奇的目光,他擺了擺手,“不不不,不是我,前些日子我收到了阿泰爾的來信,是那廝干的,而且是最為齊全的裝備性套裝,頭盔,戰甲,護手,雙爪,腰帶,足足五件套”

        “這么厲害”凱撒瞪大了眼睛,“是裁決之門給的裝備原胚嗎?”

        “不,是他早年就自己著手打造的”漢尼拔緩緩道,“頭盔——魯魯修的號令,戰甲——高坂京介的堅忍,護手——春日野悠的緊握,雙爪——阿泰爾的死亡誓約,腰帶,凱撒的擁抱……”

        “……能吐槽的地方太多了”凱撒暴跳如雷,“雙爪的名字聽起來好可怕雖然非常適合刺客的特性但是放在那一堆奇怪的命名中倒顯得不倫不類了阿泰爾你的意思是誓死殺掉所有靠近你妹妹的雄性還有最后一個是怎么回事為什么老子要去擁抱一個死妹控”

        漢尼拔同樣是心有戚戚焉:“順便說一句,套裝的名字是——阿泰爾的大妹控時代”

        “我他喵的就知道”雷霆王咆哮道,“為什么我非得被一個無可救藥的大妹控認定是同道中人我和紫還有藍都沒有血緣關系的所以娶了也無所謂只有阿泰爾你只能忍受著妹妹的鞭笞像個可悲的抖M一樣高興得欲仙欲死,然后在你妹妹的婚禮之日躲在自己的房間死死地咬著妹妹十二歲時穿的內褲無聲地流淚這就是你的宿命”

        “……喂,那種行為就不是妹控的范疇,純粹是變態了”漢尼拔擦了一把汗

        萬里之外,隱藏在陰暗角落的阿泰爾正全神貫注地注視著正在吃鯛魚燒的妹妹,整個人被愛的愉悅所充滿,可怕的滿足感都要溢出來了,突然,審判長悚然一驚,一股仿佛被世界遺棄的感覺悄然襲來淚水悄然爬上了臉頰:“怎……怎么回事,我突然感覺,好悲傷啊……”

        ——阿泰爾濕態的一剎那完美的氣息遮斷之術出現了小小的瑕疵,被注視的少女眼神一厲,鋪天蓋地的飛刀咆哮而出,向阿泰爾的藏身之處狠狠地扎去

        ———————————————————————————————————————

        “說到底也是虛驚一場”聽兩人說了緣由大主教也松了一口氣,雷神之錘被凱撒身上的雷勁或者是雷霆王之怒所吸引,自動釋放出了雷系的元素潮汐,也只有這一種可能性了

        “但是畢竟也有很多收獲”凱撒微笑道,“關于托爾的傳承和雷神之錘……”

        “陛下自決即可托爾的傳承和雷神之錘蒙塵萬年,沒有一個圣騎士能夠拿走它,今天陛下接受英靈的傳承,用矮人的話來說,就是大石的選擇”拉塞爾主教灑然一笑,“至于陛下的顧慮我也能猜出一二,但是船到橋頭自然直,說不定事情會有兩全其美的轉機”

        “明白了那么歸還傳承之事就先壓一壓”凱撒想了想突然道,“等本王將托爾的傳承整理成冊,六大圣地不妨派人去戰神殿一同參詳整理,好讓人類能夠因此受益這本來就是天上掉下來的東西,算是霸權之戰的遺產,人類都有資格享受這一戰利品本王也不會敝帚自珍,死抱著天神下凡不放”

        拉塞爾的眼神微微波動輕輕一禮:“多謝陛下大度”

        “沒什么的,月蝕大戰將至每增添一份力量,我們的勝算也就大一分”凱撒點了點頭,算是回禮,“只不過畢竟是矮人的秘法,以人類的血肉之軀練習,必定要慎之又慎,那時候就要勞煩各位八階強者參詳秘法的奧秘,加以改良,戰神殿一脈或許力有不逮,請其他六圣地的強者們相助也好”

        “理應如此”拉塞爾含笑點頭,“天神下凡畢竟是陛下發現的,教皇廳也不會白拿”

        “那就再好不過了”凱撒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漢尼拔在旁邊腹誹不已:“……他娘?的,要好處也能這么大義凜然”

        “現在……”凱撒看了看墻上的魔法時鐘,怔了一下,“已經這么晚了嗎?”

        “當然,你以為接受傳承是一瞬間的事情嗎?我看到你在托爾的絕筆前站了半天不動彈,就知道你發生了什么,于是在墓地里逛了幾個小時”漢尼拔聳了聳肩——好,幾個小時,看來大墓地邊邊角角的金坷垃也已經被撿干凈了

        “那我就回去了,想必她們已經等急了”凱撒向兩人揮揮手,“本王告辭了”

        “陛下慢走,對了,在兩位去大墓地的時間,卡梅洛的第一場雪已經降臨了,現在風雪正急,不如乘教皇廳的馬車回去”拉塞爾神色一動,笑道

        “下雪了?”凱撒的眼中閃過了驚喜,“那就不必了,我這就出去走走”

        “倒是我忘了”拉塞爾呵呵笑道,“陛下可是北地長大的,冰雪之國,千山暮雪,這樣的雪景在旁人看來冰寒徹骨,對于您來說可是像回到了家里啊”

        凱撒笑了笑,拉塞爾和漢尼拔將凱撒送出——由于這一場大雪的緣故,教堂并沒有太多前來禱告的信徒,加上紅衣大主教和光明執政官只穿著尋常的便裝,所以沒有人看到這驚人且華麗的組合,迎著咆哮的朔風,凱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享受著風雪吹在臉頰的熟悉感

        “聞一聞冰雪的味道,就感覺回到了北地,可惜,這里卻沒有篝火,也沒有野蠻人的山嘯”凱撒向兩人點點頭,迎著風雪遠去了,大雪漫天,行人匆匆來回,只有這一個白衣翻飛的人影緩緩而行,就如同與千里漫天的雪融為了一體

        拉塞爾和漢尼拔站在教堂的大門前,望著凱撒遠去,雪花狂舞,卻在兩人身邊無聲地消融拉塞爾一聲輕笑:“活得真簡單啊,簡單得讓老頭子我羨慕得要死”

        但漢尼拔卻眉頭皺起:“是啊……他就是那種家伙,但是他跟亞瑟王走得越來越近了,就快到深入了解彼此本質的地步了,如果等他們倆發現彼此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甚至是跟自己的信念截然相反的時候我擔心……”

        “我明白”拉塞爾頷首道,“我問你,漢尼拔,雷霆王和亞瑟王,你覺得哪個優秀?”

        “當然是凱撒”漢尼拔愣了一下毫不猶豫地答道,可是他望見了拉塞爾淡然的眼神,然后他慢慢陷入深思,最后,他開始動搖,“不……我無法回答哪個好”

        “沒錯,就像你想象的那樣如果論王者之道,以強力的統治和交換的忠誠駕馭國家的凱撒可以說是一個十足的暴君但是我們必須承認這個北地的君王至少在他有生之年能夠帶領北地走得遠,變得強盛,就算他死去后龐大的帝國總有一天會分崩離析,但是歷史也會記住他的名字,千萬年來,永不改變”拉塞爾輕聲道“相比之下,堅持絕對正義與絕對秩序的亞瑟王……可以預見的是如果沒有外力的干預,她將漸漸失去民心獨自一人行進在名為正義的荊棘之路上,直至被世界遺棄……治國需要權力和謀略,但圣騎士卻要堅持著正義和公理,可惜的很,亞瑟王并沒有找到二者的平衡點”

        “一邊是萬古云霄天下無敵,一邊是身死國滅香消玉損……”漢尼拔幽幽一嘆,“但是這樣的結果并不是我們評價兩者優劣的依據,因為無可否認,自始至終,亞瑟王都堅守著圣騎士的守則,公理,正義,守護,憐憫……否定了她,就否定了我們一直的堅持”

        “漢尼拔,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拉塞爾轉過頭來,望著年輕的教皇儲君,蒼老的面孔浮現出慈祥的笑容,“幾百年來,我們從未停止物色執政官的腳步,而在你之前,我們曾經有一個很滿意的人選,她的名字叫做阿爾托莉雅,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

        “那為什么又選擇了我呢?”漢尼拔并沒有露出什么震驚的神色,憑借著圣事部和宗教裁決所的情報力量,他早已經清楚布列塔尼亞之王的能耐,憑借天資來看,她甚至與七位儲君比起來都不遑多讓,如果不是這些年的國家政事拖累,她或許早已經……

        “想知道嗎?”拉塞爾像個頑皮的孩子一樣眨了眨眼,“答案是……你比她合適”

        大主教轉身而去,微笑著踏進了教堂的主殿,迎著人民熱情而尊敬的歡呼,他緩緩而行,帶著慈祥而圣潔的微笑,在他的背后,漢尼拔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

        ……答案很簡單,只是因為我比她合適坐上教皇的位置

        像是一個小姑娘一樣,仍然活在自己給自己編織的夢里,雖然說是成了王就沒有了人的心,但是究其本質,名為亞瑟的王還是一個喜歡做夢的小姑娘罷了

        如果這樣的家伙做了教皇,教皇廳一定會在無盡的嘆息中慢慢倒塌,只有我們這種知道夢與現實的距離,能夠決然而又殘忍地擊碎夢境的人才有資格坐上這至高的位置

        當我們知道這個世界需要的不僅僅是正義的時候,我們已經可悲地醒來了呢

        漢尼拔灑然一笑,緩緩地關上了教堂的大門,圣光與溫暖的爐火充斥著主廳的每一個角落,光與榮耀將雪的白色驅逐于寒冷的世界,這才是我要的圣光

        與此同時,布列塔尼亞城南商業區的一家旅店,雄壯的身影舉起了杯子

        “我要告訴你,鐵石堡的巖石圣殿,和山丘之王雷神托爾的歌謠已經被傳唱了一萬年,他的故事,縈繞在每一個矮人的心中,就像大石的話語,安詳而有力雖然隨著山丘之王傳承的消亡,傳奇也漸漸被歸結為傳說,但是所有人都無法否認,托爾的生命本身就是這樣一部史詩,沒有人知道,當托爾對他的雷錘耳語時,說了些什么,他對大石禱告時,祈求些了什么,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戰時,對屈居劣勢的部隊說了些什么,對于勢如破竹的敵人又說了些什么,也只有他的衛士和教皇廳的圣騎士知道……”燃燒著爐火的旅店之中,貝奧武夫將杯中的麥酒一飲而盡,猶如金鐵般的目光少見地閃過了迷離,他的目光投向了窗外,年將至,卡梅洛冬季的初雪簌簌而下,將一切染白,素裹銀裝,矮人的王者輕輕呼出一口氣,“美狄亞,雷神之錘,被人帶走了……本王要去把它取回來”未完待續)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46122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