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十六章 所謂無恥,所謂攻受

第十六章 所謂無恥,所謂攻受


        第十六章所謂無恥,所謂攻受

        ps1:久違的更新……寫完后我自己看了看,呃,可喜可賀的是筆力似乎沒有退步,那么歡迎大家前來吐槽……好久沒見到你們的吐槽了。

        ps2:關于病的問題……快開學了,不管怎么說都要出院了。個人認為治療得不錯,中間一度懷疑出現了反復,真是嚇死老子了,但愿能平平安安地痊愈吧,尼瑪……吃一年的藥啊。

        ps3:從我入院至今,大家的祝福我都很好地收到了,在這里多謝了,嗯,讓大家感到擔心了,對此我表示非常高……不,是抱歉。

        ps4:一系列的打賞和月票我就不點名懸尸了,但是還是要單獨拎出南宮來,本書的第一位萌主,奪走了鬼龍君的第一次……嗯,這個說法很讓人誤解,那么大家就盡情誤解吧。

        ps5:然后說一句,實習的護士姐姐們都好贊啊!尤其是那一位隱藏巨?乳啊!我可是在她穿著護士裝的時候就一眼看中了啊!然后在她下班換裝的時候看到了那上下顫動的好物,我當時就震驚了,這個事實再次印證了鬼畜戰神的目光是雪亮的——正是如此,我果然是天啟?胸部帝皇?鬼畜魔君?腐女救贖?森羅萬象之主?戰神啊!

        ps6:上面那一條并不是我入院許久的理由,大家要相信我。

        ps7:“蘿莉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發育,就像蟲族孵化所的那三條幼蟲一樣。”——天啟戰神

        ps8:敢在我不在的時候在群里吧里書評區里胡說八道的小蘿莉們,大叔我會用如意棒一個個寵幸你們的,正所謂秋后算賬,你們注意,潤滑油自備。

        ps9:我回來了。

        ———————————————————————————————————————

        沾了葷腥,就再也離不開肉了。

        當然,我們可以把以上的話美化成“欲?望是人類前進的原動力”或者是“胸部是人類進步的階梯”。有道是處男破處易,非處禁欲難,鬼畜教育要從娃娃抓起,再早就壞事了,畢竟我們必須堅持只有一個鬼畜戰神的原則……

        咳咳咳,久違之后的更新,情不自禁,大家體諒,讓我先胡說八道一番吧。反正你們也不在意是吧,眼神什么的早就盯著地上,就等著撿節操了是吧——我告訴你們,你們這群犢子的想法吾人早就看穿了,節操什么的全被護士姐姐們吸得一干二凈,連白蓮和貝爺的那份都沒剩下。說來也奇怪,似乎每個人看我的節操都是不同的顏色,護士姐姐們說我的節操顏色是金閃閃,貝爺說是黑漆漆,我個人比較認同白蓮的說法,我節操的顏色是白花花。

        ……還是說正事吧。

        確實是沾了葷腥,就再也離不開肉了。凱撒正是放蕩的年紀,再加上青春期教育實在苦逼,令人發指的愛情觀和令人抓狂的價值觀的雙重作用之下,作為一個淳樸的野蠻人,凱撒表示他想跟絲薇婭啪啪啪。

        問題就出來了,貪得無厭的蠻子想要一張長期飯票,而非是只爽一把——換句話說就是想讓騎士姐姐做他的婆娘,但這正是問題的所在……由于非常扭曲的愛情觀又被十六夜咲夜善意地扭曲了一把,所以越發悶騷的凱撒居然想要主動攻略絲薇婭,我們必須承認,這種不知道是純情還是色?情的想法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胎死腹中,因為雖然凱撒的成功率很大,但事實卻恰恰相反,凱撒是個假情圣大水貨,水到沒談過一場正常的戀愛。

        水到極致就是大水b……錯了,水到極致謂之雛也,各種第一次都是被人逆推的,從初吻到初摸,從初夜到初咬——話說這個咬字你們會拆吧——通通都是女方主動,凱撒自發育以來處處被人逆推,簡直是天下大攻之恥,連小受都要笑話的。

        這樣的家伙想要在第一次主動時就進門,這種概率實在是少之又少,如果想要改變這個事實,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一次有力的助攻——凱撒是個雷厲風行的行動派,也知道自家的底細,頗有自知之明的蠻子開始考慮自己應該找誰來幫忙了……

        天王斜眼望著抱著他胳膊蹦蹦跳跳地與他并肩而行的祈,寶貝女兒不知道為何陷入了傻笑的狀態,散發著非常靠不住的氣息。她身上的服裝已經換成了薔薇十字學院的校服,紅色的裙擺輕輕飛揚,露出了短裙與長筒襪間雪白的絕對領域,解散了辮子,粉紅色的秀發向后順滑地舒展,文靜與可愛交織,一副活潑大小姐的模樣,散發著粉紅色的甜美氣息,吸引著午間往來學院的學生們驚艷和迷醉的目光——愚蠢的人類喵,這貨切開都是黑的啊。

        如果是要祈幫忙的話……算了,用腳趾頭去想大概也能做出明智的判斷。這罪惡王冠的器靈雖然有著浩如煙海的記憶,然而問她如何拿下一個妹子,她的第一反應大概就是打悶棍拍黑磚,然后帶回家里細細調教,先捆綁,再灌藥,然后吊著打什么的……其手段之豐富,工具之繁多,藥物之神奇盡皆令人發指,實在是黑暗調教界的宗師級人物——但是好好的妹子經她過手,大概就是豎著進去橫著出來,身體被調教成肉嗶器,精神被摧殘成豆腐渣。

        這樣的事情,純愛的凱撒定然是不能答應的。

        咳咳……其實調教方法的前半部分倒是有凱撒當年的風范,只是以天王為首的野蠻人都相信唯“我”獨尊,一點不明白生產工具也是先進生產力的表現形式,就像他們只相信自家那桿黑長直,而覺得

        哥藥丸還有塞

        球以及自

        棒都是礙手礙腳的貨一樣,干你妹……沒有套套,野蠻人的下崽周期不要太短啊。

        所以,凱撒一直把祈定位成罪惡王冠的輔助操縱者,沒有愛的野蠻人一直沒有正視某寶貝女兒的真正價值,想想吧,家有此女,所謂的畫冊本子春宮圖都可以去死了,什么三十六路散手七十二道秘技老漢推車毒龍入洞的,代表著活塞運動界最高成就的祈大概早把技能都練滿了,該會的她都會,不該會的她也全會,活生生的性?愛百科全書啊。

        魔藥系列就不用說了,雖然沒有大自然學院魔藥系的海納百川,但是在魔藥系的某些方向,祈的知識大概能糊德魯伊們一臉,比如說一半有毒一半沒毒的毒蘋果,比如說連天階的偽娘都無從抵擋的娘汁,比如說讓人無懼生死不必吃飯力大無窮身體強化就是有點副作用的t病毒……從毒藥到媚藥,從男用到女用,涵蓋**引欲致幻催眠強身暗示健體麻醉虛弱詛咒封絕獸型亂神絕智塑魂洗腦娘化等寬層次多領域的魔藥研發……咦,似乎混進什么奇怪的東西了。

        還有傳說中的輔助用具……雖然是簡簡單單的四個字,但是天下之事都有學問,人類靈魂黑暗面的罪惡積累之下,對這方面的各種工具研發應用,大概會讓裁決之門的物理學家們淚奔一次,不過凱撒這蠻子見識短淺,偏偏還堅守著眼見為實的強硬,所以在他有機會看到祈老師的調教教室之前,他還是有底氣小看自家女兒的。

        但是本著不放過一點希望的原則,凱撒還是小聲將自己的意見傳達給了祈,并著重強調不要下黑手用藥和用工具,有木有方法能夠依靠自身的實力來拿下絲薇婭。

        祈認真地看了看凱撒,然后很遺憾地搖了搖頭——她記憶之中,拿下女孩子的方法總體歸為兩大類,也就是傳說中的純愛路線和凌辱路線,但是邪道就是邪道,是沒有所謂的美好結局的。所謂純愛和凌辱,不過是受害者心甘情愿臣服和反抗之后被調教得心甘情愿臣服,凱撒明顯非常合適后者,但是蠻子裝模作樣,大概不會這么做的。

        那么只剩下純愛路線了——那可是技術活,對女性心理的把握,對外界環境的敏感,高效的形象思維,完美的理性思維,極為強悍的快速反應能力和應變能力,還有極高的自身修養和氣質底蘊,以及長時間的近乎于完美的謀劃,才能編織成一張完美的大網——對了,還需要一副起碼耐看最好是非常不錯的相貌。

        ……很遺憾,凱撒一向懶得注意別人的心情,對外界環境也不怎么敏感,聽了一節數學課還以為人家講的是語法,打起架來就發狂,快速反應能力和應變能力倒是有,但是僅限于對方暴起發難的一瞬間將人家踹翻在地,自身的修養……好吧,姑且認為北地之王未來的雷霆戰神還有修養這一說法,氣質底蘊也無非是屬于北地蠻子的彪悍氣焰,所謂貴族氣質都是

        雖然只是一瞬間,祈有點暴走的傾向。

        因為她親愛的父親大人正像一只求偶的孔雀一樣,自我感覺良好地擺出一副臭美的模樣,并且得意洋洋地向她詢問著依靠自身魅力征服絲薇婭的可行性……雖然祈對凱撒那見了鬼的女人緣無法妄自揣測,但是她可以肯定,如果凱撒硬要使用她記憶中那些或俊美或妖異的絕世美男子征服膚淺女性時所用的手段來勾引絲薇婭,大概能把會長姐姐嚇得去喊主教院長來給天王陛下檢查大腦——雖然有點夸張,但是一想狂暴絕倫的父親大人一臉心碎的憂傷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上的月亮,然后低頭朝絲薇婭受受一笑,捧心道“沒有你,月光好寂寞呢”時,由此世之惡構筑出的虛擬靈軀居然也有一種想吐的感覺……

        “你一定在想什么失禮的事情吧。”凱撒的直覺一向非常敏銳,不懷好意地冷笑了一聲。

        祈一臉心慌慌地搖頭,像極了受了精……呃,受了驚的小兔,雖然小色女的本質和抖m的體質似乎讓她有了把凱撒的懲罰當成享受的資本,但是精神生命的直覺和本能仍然讓她知道什么時候應該老老實實——某蠻子雖然情商略低,但是折騰人的智商是從來都不缺的。

        此時最佳的應對方式是轉移話題,祈裝模作樣地咳嗽了兩聲,一臉語重心長地道:“父親大人,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斗戰勝之道在于以己之長攻彼之短,野蠻人也只擅長物理力量而對魔法一竅不通,所謂攻略女孩子的方法有千千萬萬,最適合您的道路只有兩條……”

        看到凱撒明顯被吸引了注意力,祈悄然松了口氣:“所謂強攻,就是看上了就搶來,能被父親大人看上是她的福氣,若是配合就罷了,若是不配合……哼哼……”

        罪惡王冠的器靈陰笑道:“父親大人要是想要個玩偶,那么女兒就把她煉成肉器,父親大人如果喜歡女奴,那么女兒就把她調教成最聽話的女犬,如果您喜歡乳牛,那么女兒就給她灌上魔藥做個小手術,包管她變成鮮嫩多汁的……唔唔……”

        凱撒捂住了祈的嘴巴,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原來我身邊最危險的是你啊……”

        “哼,我就知道。”祈掙開凱撒的手,撅嘴道,“那就是第二條路了。”

        “那是什么?”凱撒奇道。

        “當然是萬千后?宮男的老路子,傳說中的弱受之路了!”祈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古往今來,三千世界,這可是一條屢試不爽的路子啊!君不見某

        還有某

        以及某

        ,要不就是主動想要拯救世界,要不就是想混吃等死后不小心還要拯救世界,要不就是身上掛著幾十瓶醬油后被迫還要拯救世界……在這個過程中,不管有意無意,總會有妹子被他們的身姿什么的吸引過來,最終達成了‘不是我想開后?宮是你們自己倒貼上來的為了不傷害你們我們就一起沒羞沒臊吧’之類的人渣宣言……”

        “確實挺人渣的。”凱撒嚴肅地點了點頭,“男人怎么能這樣。”

        “……”祈用很微妙的眼神盯著凱撒看,但凱撒的臉皮早就厚如城墻,瞪著祈道:“你看我做什么?我像是那種人嗎?我做過那種事嗎?話說你說這些只是為了污蔑我的話,那么你成功了,因為接下來你要是不說些實質性的東西,我就要揍你……”

        “父親大人你舍得嗎?”祈很柔弱地縮了縮身子,一臉的楚楚可憐。

        “在北地,每一個野蠻人小時候的初級戰斗課程是父母負責訓練的,而且這種基礎教育不需要講解什么,就是揍,揍到娃子懂得閃避,揍到娃子懂得對抗,揍到娃子知道怎么應對戰斗……”凱撒拍了拍祈的小腦袋,爽朗的笑容讓祈打了個冷戰,“你老子我是在狐族長大的,沒福氣享受這個,但是倒像是有福氣早早地執行這個訓練……”

        祈聽得心里發寒,急忙錯開話題:“……父親大人我們接著說,其實我覺得這樣就挺好,您看上了那個叫絲薇婭的奶牛,只需要想辦法整天跟她膩在一起就好了,但凡后?宮男大多都有莫名卷入某種麻煩的體質,早晚會觸發立起大旗的機會……”

        “卷入麻煩的體質?我不記得我有這項體質啊……”凱撒撓了撓頭。

        “……”祈無奈道,“這不是你們后?宮男的共有天賦嗎?從刺猬頭到路人甲,從斗篷男到魷魚絲……”

        “不知道你在說誰,但是請不要將我同他們相提并論。”凱撒凜然道。

        “是是是,論鬼畜狂暴,論喪心病狂,他們確實不能跟你相提并論……”祈雙手高舉,做投降狀,“但是那幾位的教訓告訴我們,想要開后?宮,拯救世界是一面最好的大旗,這大旗罩下去,噴出再多的妹汁也能罩得住!但是請您記住,拯救世界也是個技術活,但是務必要小心,不要讓世界捅您一刀……”

        ……最后一句話中透著不可名狀的惡意和幸災樂禍,甚至讓天不怕地不怕的凱撒莫名地打了個寒戰,他晃了晃腦袋:“……但是我還是想主動出擊來著……就像書上寫的那樣。”

        “您什么時候也看無聊的愛情小說了?”

        “是和優一起喝茶,從她那里看到的。”凱撒悠然神往,“原來所謂的征服女人,似乎不僅僅是把人家搶到家里調教到乖這一種方法啊……”

        “不,根本沒有這種方法好吧……”祈吐槽道,“還有,您看了什么書啊。”

        “《銅魂之只有桂小太郎知道的世界》。”

        祈捂住臉:“我覺得有兩個有愛的世界被無情地扭曲在一起了。”

        “我也覺得,比起小卷子,桂小太郎居然選擇了一只鴨子,真是太傻了。”凱撒嘆息道,“不過據說高杉據說懷上了桂小太郎的孩子,但是還是選擇了離開,這家伙也挺傻的。”

        “……好大的信息量,話說讓死靈師看那種書真的沒關系嗎!?”祈咆哮道。

        “怎么了?”凱撒猶不自知優在看什么危險的玩意。

        “……沒什么。”反正死靈師變成什么樣也不關我鳥事,要是變成父親大人無法忍受的存在然后被拋棄也不是壞事,祈眼睛一轉,隨即肅然道,“優看的東西太過高級了,父親大人對戀愛沒什么基礎,應該循序漸進,要看有關方面的書的話,還是找另外一個人吧。”

        “哦哦……我們去找誰?”凱撒眼前一亮。

        祈抬起頭,望著天空:“找一個這些年來看了無數的書依舊停留在最初級階段只會紙上談兵的愛情理論家。”

        “原來如此。”凱撒瞬間明白了她說的是誰。

        然后蠻子就有些古怪的感覺——怎么說呢?他看上了一個非常中意的妹子,然后決定要攻略下來,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拿下,于是就去找一個女人緣坑爹無極限的苦逼圣騎士借有關戀愛知識的書籍,然而這并不是事情的重點,重點是,該圣騎士是那位妹子的哥哥……

        “父親大人,您實在是太無恥了。”

        凱撒傲然道,“恥字怎么寫?左耳右止,耳朵聽到了,然后就停止,這才叫恥,我們這些后?宮男,只有把妹的手,親妹的嘴,怎么能說聽就停?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個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傲嬌,又寫作口嫌體正直,她說不要,讓你停下來,你要是停下來,那只能說明你傻,所以說妹子說不要,那就千萬不要停,說停偏不停,此所謂無恥也。”

        “這死不要臉的模樣真有女兒我當年的風范……”祈愣了許久,才嘆息道,“可是這樣的話,我們父女之間的吐槽役和槽點輸出者的角色,似乎互換了啊……”

        [email protected]#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4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