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十四章 現在,我們從哪里開始呢?

第十四章 現在,我們從哪里開始呢?


        第十四章現在,我們從哪里開始呢?

        ps1:說說薩爾的問題……為什么是牛頭……不,牛族人呢?薩爾的第一次初戀或者愛戀應該是泰蕾婭,然后人家被迫做了薩爾養父的情人,最后以合理而不合法的方式死掉了……然后阿爾薩斯和吉安娜天災式分手之后,關于某先知和某海軍將軍之nv的小八卦就在卡利姆多開始發源了,而大家齷齪地想象著某種無法想象的景象時,薩爾結婚了,而新娘卻不是吉安娜,據說在薩爾的婚禮時,只有吉安娜一個人沒有歡呼——雖然人不多就是了。器:無廣告、全文字、更然后……然后……這這這這這這簡直是三段錯綜復雜攻受húnluàn的ntr啊……所以……

        ps2:……嗯,保險起見,這里一講,只是稍微地調侃,沒有任何譏諷的意思,所以wower們不要jī動。雖然只是游戲中的人物,但是他們都是用信念鑄就歷史和傳奇的強者,任何人都無法污蔑他們,薩爾是獸人歷史上最偉大的領袖之一,這是我相信的。

        ———————————————————————————————————————

        雖然很丟人,但是事實確實如此……凱撒被寶貝nv兒用區區一條柔軟的舌頭征服了。事事都要掌控主動的凱撒此刻已經完全地放松了下來,坐在某棵樹下,瞇著眼睛,用眼睛的余光掃著將頭埋在他身下努力運動的祈,發出了愉悅的喟嘆。

        ……真是了不起啊,這家伙。等等……這個時候不應該感嘆自己變薄弱了嗎?就算是做那種事情,也應該由自己主導吧……但是自己做的話肯定沒有現在舒服……大概。

        祈的舌頭靈巧地在槍頭上打了個轉,收緊的口腔內壁緊緊地貼在了槍身上,隨著上下的滑動而造成了柔軟而緊致的摩擦,雖然不如那里的變化萬端,但是這明顯也別有一番風味,凱撒快活得一個勁地輕輕吸氣,對于意志力強勁的圣斗士來說,這種反應已經是身體極為興奮的表現了,凱撒伸出手來,mō著祈的腦袋,mō著她修長的脖頸,圓潤的肩頭,然后慢慢將祈那身黑sè的吊帶裙的一端扯下,長驅直入,róu捏著祈那小巧的xiōng部。

        祈的動作越發快了起來,而且深度也漸漸增加,似乎長槍已經不僅限于進出她的口腔,而是將攻城略地的地點漸漸地轉向了咽喉……凱撒已經全面放棄了抵抗,隨意讓祈折騰了,而祈的動作也變得越發的緩慢而充滿力量,最終,隨著祈的一個大幅度的動作,凱撒覺得敏感的槍頭進入了一個窄窄的空間,與眾不同的柔軟感和壓迫感不斷刺jī著他的神經,低頭一看,長槍已經盡數隱沒在祈的口中——直至過了十多秒鐘,祈才慢慢地將長槍吐了出來。

        “……嗯,所謂的深?喉,也不是什么太難以忍受的事情。”祈輕輕喘了幾口氣,隨即恢復了笑靨如huā的模樣,“怎么樣父親大人?之前跟那個nǎi牛星人沒有做過吧……哼哼哼哼,現在父親大人才明白了吧,如果沒有經驗的話,只仗著一對luàn長的xiōng部是沒有用的!”

        “……此時此刻,我認同你的話。”凱撒木然道,“剛剛快要忍不住了,結果你又提前了幾秒鐘……在這里做這種事情果然不算是好主意,我們快些了事罷。”

        “可以哦,那么這次請父親大人主動吧……所謂的口嗶,也是分男方主動和nv方主動哦。”祈邪惡地笑了,“父親大人不懂沒有關系,請讓nv兒來好好指導吧……”

        ———————————————————————————————————————

        致不知道在那里的漢尼拔君:你丫就在地上凄慘地爬吧……

        薔薇十字學院的某一處校園草地的一棵綠樹之下,正在發生似乎是薔薇十字騎士學院建校以來最最不知羞恥的一幕,一位穿著黑sè吊帶裙和黑sè絲襪的美少nv正無力地跪坐在地上。右肩的吊帶已經被扯斷,吊帶裙脫落了一小部分,剛巧lù出了小巧美麗的rǔ鴿,而上面的口水的水漬以及可見的牙印,以及手指留下的紅痕,都昭示了這美麗之物究竟受到了怎樣的對待,然而這并不是事情的重點……

        重點是,一個穿著騎士學院男生校服的家伙,正以腰帶解開外kù稍解只lù出面目可憎之物的狀態,認認真真地做著下半身向前撞擊的可怕動作。而他的兩只手牢牢地握著nv孩子的兩只手,并將它們高高舉起并在一處,封住了nv孩子反抗的唯一手段……

        而這位粉紅sè頭發的可憐nv孩兒只能無力地瞇著輕紅sè的眼睛,發出了一聲聲嗚咽,兩只手臂被高高舉起的結果就是光潔美好的腋窩完全地暴lù,以及這種雙手上舉動作帶來的xiōng部加成——那受到刺jī而已經tǐng立的xiōng部的粉紅sè的尖端,也只能徒勞地以沾著口水的姿態向上tǐng翹著,而造成這些的罪魁禍首,正將那可憎之物塞入她的小嘴,盡情地做著活塞運動,讓那bāng狀的物體磨動著粉紅sè的小嘴前后進出,無論是jīng神上的快感還是視覺上的刺jī,都是讓人興奮無比的絕美的圖像……

        總之凱撒覺得很爽就是了,分明可以感覺到在祈那濕滑的口腔內,靈巧的舌頭被頂來頂去的柔軟的感覺,他的速度越來越快,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程度了……放脫了祈的雙手,改為捧住了nv兒的頭,做著快速而短程的沖刺。而祈也知道自家父親快要繳械了,也盡力地活動著口腔的肌ròu和靈巧的舌頭,給予凱撒最大的刺jī……

        直到凱撒輕輕低吼,積存了幾天的貨物噴涌而出,祈快速地做著連續吞咽的動作,吞吃著凱撒放出的存貨,而在第五bō爆發之后,動作短暫停滯的凱撒又重新活動起來,而這次只是半硬不軟狀態下的那玩意為了追求剩余的快樂而做出的本能xìng動作……而祈也乖巧地配合傳說中的清理工作,總要一滴不漏地tiǎn干凈才是……

        凱撒整理好了kù子,而祈卻保持著那種被強暴了的樣子,仰天躺在草地上,緩緩地呼吸著:“啊……滋味可是真不錯啊……雖然不是那種充滿魔力或者是金sè的或者可以制作成功能多樣的上品魔晶的坑爹高等貨,但是果然還是最喜歡父親大人的那個了……”

        “喂……其實剛剛不那樣做也是可以的。”凱撒也跟著坐下,“tǐng臭的。”

        “一點都不臭哦,因為啊……”祈仍然是保持著仰躺的姿態,她的嘴角有一條神秘的白sè的液體……伸出纖長雪白的yù指輕輕一勾,祈伸出了粉紅sè的小舌,將白sè液體含進了嘴中,品味了一下,才發出了心滿意足的嘆息,“有爸爸的味道哦……”

        這孩子什么時候開始學會跟我一樣糟蹋感人的臺詞了啊hún蛋!

        凱撒無奈地捏了捏祈的鼻子,而祈也可愛地皺著鼻子,伸手去抓凱撒的耳朵,一個躺著,一個坐著,一對父nv其樂融融地做出了嬉戲的場面……才怪呢!祈的衣服還在半暴lù狀態呢!祈的xiōng部還留著xiōng部魔人肆虐過的痕跡呢!話說對于身為器靈的祈來說,這種程度的外部變化想要恢復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但祈之所以沒有消除,無非是要回味那種狂風暴雨般的快樂……一個少nvlù出了懷念以及淡然的神情,以靜謐溫和的微笑躺在草地上,安靜的祈確實有讓不明真相的人們將她當成nv神的資本……

        但是她的吊帶裙已經被扯壞了一邊,lù出了留下被玩nòng過的痕跡的美好的右xiōng,褶皺層疊蕾絲式的裙擺被凌luàn地拉起,lù出了在裙擺和黑sè絲襪之間的雪白大tuǐ和黑sè蕾絲的小kùkù……這已經不是用語言能述說感想的景象了,反正凱撒也是正常的男人。

        凱撒慢慢地俯下了身子,wěn住祈的嘴chún,兩人熱情地接wěn起來,凱撒的雙手再度開始游移,然后嘴也離開了祈溫暖的chún瓣,在tiǎnwěn了脖頸咬嚙了肩頭之后,再度叼起右xiōng粉紅sè的尖端輕咬慢shǔn起來,祈輕輕地哼叫著:“父……父親大人,還要再來嗎?”

        “……目測已經充能完畢了。”凱撒tǐng了tǐng下半身,將kù子頂出一片凸起的長槍撞向蕾絲小kùkù包裹的神秘之地,在祈的驚呼中凱撒嘿然道,“想要正正經經地來一發嗎?”

        “……好啊,但是相比于父親大人第一次的逆推,人家想換個玩法呢……”祈伸出了手,環住了凱撒的脖子,看著父親的眼睛輕輕道,“人家喜歡狂野的強嗶哦……覺得這樣才是父親呢。所以盡管以狂風暴雨的姿態對待nv兒吧……器靈是玩?不?壞?的?哦……”

        這句話好像開啟了某個奇怪的開關……正在凱撒猶豫的時候,祈突然換了一種神態,從魅huò變成了惶恐:“……請……請不要這樣!請放過我吧!不要啊……”

        ……還裝得tǐng像。凱撒一向是直來直往,事到臨頭絕對不會說這樣不好吧之類的屁話,既然祈有這個要求,而自己感覺也不錯,凱撒也配合起來,一把扯去了已經損壞的吊帶裙,凱撒兩手抓住了雪白的小rǔ鴿,大力地róu了起來:“給我好好享受吧。”

        話音剛落,他抓住了祈的肩膀,將少nv凌空提起,按在了背后的樹上,一把將祈的右tuǐ撈起扛在了肩上,向前一推,少nv驚人的柔韌xìng發揮了作用,包裹著絲襪的右tuǐ直接頂到了她的xiōng前,將那雪白的rǔ鴿壓得扁了起來,左手按住了祈的右xiōng,用這種方式維持著祈靠樹凌空的姿態,凱撒的右手mōmō索索,按上了祈的小kùkù:“咦……你看,濕了呢。”

        凱撒側過頭去,先是用臉頰磨了磨扛在肩膀上的祈的小tuǐ上的絲襪,隨即tiǎn了兩口,狠狠一咬一撕,就在祈的叫聲中將這只絲襪要開了一個長長的破口,親了親絲襪之下的雪白的皮膚,凱撒湊向祈的小嘴,用舌頭狠狠地攪拌少nv的舌頭,還有shǔn吸甘美的口水:“喂喂喂,這種水平的話怎么樣?不會感覺不舒服吧。”

        “父親大人也太小看我了!”祈元氣滿滿,“哼,雖然對初學者的父親來說已經很不錯了,但是比起我的記憶中的那些玩意,父親只是個小小的菜鳥而已哦!”

        “……我干嘛要跟別人比這個。”凱撒聳了聳肩膀,手指用力,裂開了祈的小kùkù,“我要進去了,好吧……這種奇妙的感覺到底是怎么回……靠,有人過來了!”

        與此同時,一道紅sè的人影向凱撒襲來,拳頭上的圣光之力濃郁得讓凱撒一愣,隨即天王一手將祈護到一邊,另一只手稍稍一抬,擋住了對方的突襲,隨即向下一點,瘦小的身影身不由己地轉了五圈,隨即陷入了短暫xìng無力地狀態,撲通一下摔在了草地上。

        紅sè的校裙向上飄去,lù出了……好吧,黑sè的kù襪下很明顯可以看到白sè小kùkù的痕跡,凱撒向上看去,才發現了小小的腦袋以及銀蘭sè的細細的雙馬尾……凱撒蹲下身來,戳了戳這個小腦袋:“……我只是擋了一下而已,這也太脆弱了吧。”

        對方回身,拳頭猛然掃向凱撒的腰際,天王一指頭點在了她的腦mén上,小蘿莉應聲而倒,又仰面栽在了地上——凱撒這回看清楚了她的樣子:“你……好像是跟絲薇婭比賽過的那個家伙吧。為什么攻擊我?要知道無緣無故攻擊我的人通常會被揍一頓的。”

        小蘿莉沒有說話——但是凱撒看懂了她的眼神。

        左面的是sè魔,右邊的是癡漢,合起來就是禽獸不如的強嗶犯。

        ……這是什么luàn七八糟的解釋。然而凱撒算是nòng明白為什么會被攻擊的理由了。天王訕訕一笑,mō著頭,有點不好意思:“抱歉被你看到了,果然在公共場合做這種事情是不太正確的,我們下次會注意,嗯,既然誤會解除了,那你就走吧。”

        “等等!”祈已經換好了裝束,一臉哭笑不得地跳到了凱撒的背上,“她看到我們正在做那種事情,回去的話肯定會大肆宣傳,到時候您這名聲就……”

        “難道校規說不能在校園里做那種愛做的事情嗎?”凱撒奇怪道,“我怎么不知道。”

        “那是因為你沒有看。”雖然是蘿莉的模樣,然而在這種狀況下仍然保持冷靜的nv孩子終于說話了,“一百二十六條,禁止yín?行,你已經徹徹底底地觸犯他了。而我將對此情況上報教務風紀有關單位,請報上你的姓名和所在班級。”

        “……雖然覺得也就這么大的事情被人知道也沒什么,但是直覺告訴我,被絲薇婭她們幾個剛認識的朋友知道,會發生很麻煩的事情……”凱撒敲了敲腦袋,看著被他放倒的小姑娘,“這位同學,能不能不舉報我?你的做法會讓我很困擾的。”

        “不行。”居然老老實實地堅持己見了!連欺騙xìng戰術都不做啊!

        “父親大人,今日之事可不能讓她傳出去。”祈從凱撒的背上跳下來,轉身背手看著凱撒,一副青chūn靚麗的美少nv形象,但是這美少nv說出來的話著實恐怖,“所以按照接下來的劇情講,就輪到nv兒我出馬了。將這家伙帶到某個小黑屋,然后用我的記憶中的方法,將她調教成表面正常無二其實骨子里已經變得yín?luàn無比的小母狗吧!這樣的話,她不僅能永遠保守這個秘密,父親大人你還能收獲一臺很好用的ròu嗶器哦!”

        父親大人?小蘿莉先被祈的稱呼嚇了一跳,然后看向凱撒的眼神中理所當然的多出了變態的評價……然后祈之后的語言就讓她迅速地變了臉sè了。生活在薔薇十字騎士學院,她似乎忘記了這個世界除了明面上的力量之外,還存在著一些不可說的小玩意……

        凱撒皺起了眉頭,最終搖頭道:“其一,這里終究是教皇廳的地盤,我沒有傷害她的必要,因為付出和得到的不成正比。其二,我對發育不良的小姑娘不感興趣。”

        “難道就放任她去敗壞您的聲譽?雖然那玩意……我不知道您還剩了多少。”祈輕輕地笑了,“不過您不是說了嗎?您看上了一個nǎi牛星人,想要拿下她,如果這件事情敗lù,那么您的野望可就完全完全一點不剩地全都破滅了哦!”

        “言之有理。”凱撒嚴肅地點了點頭,隨即轉頭看向小蘿莉,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其實你看到的不一定是事情的真相,我可不是壞人,我只是跟我的便宜nv兒做jiāo流而已。”

        仍然是一語不發,眼神中透著鬼才信你的意思。

        凱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你是不是覺得我就拿你沒招了?如果這么想的話那你可就錯了,雖然祈的方法既沒頭沒腦,又夾雜了大量的個人目的,然而的確是讓你封口的一個方法……別害怕,我說不會用就不會用,只要你承諾不把這事說出去。”

        小蘿莉仍然不屑跟凱撒說話,然而眼神中shè出了“做夢吧你”的回復。

        “……我好心好意好聲好氣跟你商量,難得這么好的脾氣,你又要拒絕我的好意,我說過吧,你是不是覺得我就拿你沒招了?再說一次,這么想的話你可就錯了。”凱撒嘆息著從隨身空間中取出了一塊鑲著奇異金邊鐫刻魔紋的晶石,在小蘿莉面前揚了揚,“這種東西叫做魔法影像石,你大概知道我想做什么了,但是求饒和妥協已經沒有用了,這就是你之前拒絕我的好意和誠意所要付出的代價。”

        “祈,布下隔音結界。”凱撒一把抓住了小蘿莉的小tuǐ,將試圖逃跑的nv孩兒抓了回來,“而且鑒于你惡劣的態度,之前只想保留幾張羞恥照來作為要挾的,然而很抱歉……我覺得我應該照一本合集了。”

        天王朝著首次lù出驚恐表情的蘿莉騎士伸出了手:“現在,我們從哪里開始呢?”

        [email protected]#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4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