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二十五章 我感覺好好!

第二十五章 我感覺好好!


        第二十五章我感覺好好!

        ps1;五千字送上……

        ps2:感謝“來吧寶貝”童鞋的一塊大洋,感謝“天風緋炎”童鞋的一塊大洋,感謝“使徒——熾天使”童鞋的一塊大洋……

        ps3:感謝“虛彩”童鞋的兩張月票,感謝“使徒——熾天使”童鞋的兩張月票,感謝“圣海幽藍”童鞋的一張月票……

        ———————————————————————————————————————

        “沒想到竟然是這種結局……”南宮月看著空無一人的愛麗斯菲爾家,聳了聳肩,苦笑道,“還是卷進來了啊。”

        “老師!母親呢?”伊利亞特一把抓住了南宮月的肩膀,“為什么母親……”

        “放心,如果我所料不錯,你母親應該安全地待在外界。”南宮月拍了拍伊利亞特的手,安慰道——他從凱撒那里稍微得到了愛麗斯菲爾是學識要塞的人造人的訊息,但是這些事情是沒有必要讓伊利亞特知道的。人造人沒有完全的靈魂,只有以一顆精神種子為引導不斷壯大的精神之火行使靈魂的職責,雖然屬于存在的缺陷,卻讓她奇跡般地躲過了這場災難。

        “哦……”伊利亞特稍稍有些放下心來,環視著家中的景象,嘆了一口氣,“那……就如老師所說,我們已經到了另一個寂靜嶺,也就是凱撒老師戰斗的地方?”

        “你只說對了一半。”南宮月的臉上浮現了古怪的神色,“這是精神世界的寂靜嶺不假,但是凱撒并不在這里,圣斗士的戰斗風格光明正大,如果在這里戰斗,早就打得地動山搖了。”

        南宮月拉開椅子坐下,將腿翹到了桌子上:“凱撒戰斗的地方應該是反轉沖動的負能量與寂靜嶺的靈脈之力對沖所產生的第三個精神世界,而且凱撒已經快要贏了。”

        “哇哦!不愧是老師啊!”伊利亞特露出了笑容,“真是太厲害……咦……”

        五大三粗的巨漢發現了某個讓他淡定不能的問題,他瞪著南宮月道:“既然老師快贏了,那么我們怎么還會來到這個鬼地方?”

        “笨蛋……生死相搏,你要輸了,對方比你強很多,你逃也逃不掉的時候,你應該怎么辦?”南宮月掃了伊利亞特一眼。

        “當然是拼死一搏了!入絕境則忘生,知必死而不降!”伊利亞特慷慨激昂。

        “屁!”南宮月一巴掌拍在了伊利亞特的頭上,“那是為兵為將之道,不是一個統帥的行動指南……那些玩意留著給手下的兵將熱熱血就好,你要是不想死,最好別往心里去。”

        “……”伊利亞特張了張嘴,眼中有疑惑之色,似乎是想問什么。

        “怎么了?看你的模樣,有什么想問的?”南宮月斜了一眼伊利亞特,“還是不服?”

        “……不是,我想問老師一個問題。”伊利亞特低聲道,“凱撒老師和您都教會了我很多東西,但是凱撒老師的初衷是將我培育成能夠保護好母親的戰士,而您……我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您好像非常堅信我將來會成為指揮大軍的統帥一樣……您是不是……”

        “……”南宮月明顯吃了一驚,這才認真打量著伊利亞特,“我還被你小子這副身材騙過去了呢,本來以為身形類似于野蠻人的家伙在智商上也類似于野蠻人,沒想到你不笨啊。”

        伊利亞特無奈一笑:“跟凱撒老師接觸了才幾天,您也學會挖苦人了。”

        “……你別給我說這些不三不四的,伊利亞特,你到底還想到了什么?”南宮月肅然道。

        身形魁梧的少年深深地看了南宮月一眼:“我是被母親撿來的養子,所以說……”

        “……真是麻煩啊。”南宮月敲打著桌子,過了一會兒才道,“如果我說你猜得**不離十,那么在那個命運到來之后,你想要如何地選擇?”

        “選擇嗎?”伊利亞特的眼睛中劃過了恍惚,“這……這個……”

        “嘛,這個暫且不論,如我所料不錯,危機應該很快就來了吧。”南宮月站起身來,拍了拍伊利亞特的肩膀,“先把這一難關度過再說吧,人要是死了,想什么都沒用了。”

        “危機?”伊利亞特驚訝道,“凱撒老師不是快要贏了嗎?”

        “所以說話題就回到剛剛我的問題了!反轉沖動要被凱撒打趴下了,打又打不過,逃也逃不了,而且凱撒根本沒有放過他的理由……那么他為了保命,應該做的是什么?”南宮月眼中冷芒閃爍,“當然是挾持人質來威脅凱撒……不,凱撒不是會被威脅的人,應該是反轉沖動要拼個魚死網破了,就算被凱撒殺掉,也要讓所有人陪葬,給凱撒留下陰影……”

        “這么說,我們豈不是成了凱撒老師的負累?”伊利亞特脫口而出。

        “咦?”南宮月猛然回頭,“為什么你會這么想?難道不覺得是凱撒連累了你嗎?”

        “呃……倒沒有這么想過。”伊利亞特拍了拍腦袋,嘿嘿一笑,“不過啊……我的命是老師救下來的,如果那天他并沒有阻止我的話,我也許已經被砍死了,就算沒死,也要繼續傻乎乎地去傷害母親的心……老師給了我新的生命,也給了母親新的生命,無論如何……”

        “你真的是這么想的?”南宮月盯著伊利亞特,笑容甚是滲人。

        “……難道我很傻嗎?”伊利亞特咧開了嘴,“而且我跟老師有過約定的,老師無論如何都會取得勝利并回來踐約,而我,也不能辜負這約定啊……”

        “是很傻……但是世界需要傻瓜。”南宮月點了點頭,也不管自己的話有多么傷人,“那么目標也就確立了,在凱撒戰勝反轉沖動之前,好好地在敵人魚死網破的攻擊中活下一命,然而我們并非孤立無援,雖然小鎮的戰斗力量和戰斗人員不值一提,但是……”

        德魯伊精神力量運轉,抬頭輕喝:“埃弗尼斯之樹,你應該還沒有死吧!”

        “……您是……哦,對了,是跟凱撒先生一起來喪魂谷的那個‘我感覺好好’!”埃弗尼斯之樹的聲音仍然是甜美的女聲,然而已經帶上了一絲疲憊。

        “……我說啊!為什么能記住凱撒的名字而我只有這句可怕的代號啊!”南宮月咆哮。

        “啊……對不起對不起!當時您殺活死人的時候說的最多的就是這句話了,而且因為很久沒跟人聯系,所以我很不擅長記憶人的姓名了。”埃弗尼斯之樹忙不迭地道歉。

        “……算了,大敵當前,不跟你一般見識。”南宮月咬牙切齒崩出幾個字,“這里的情況你都看見了……我依稀記得,倒下之前,我受到了可怕的精神沖擊,這股沖擊只有靈脈才能做到……埃弗尼斯之樹,我想發生了一些很遺憾的事情了吧。”

        “是的!”埃弗尼斯之樹快速地將事情說了一遍,南宮月沉吟了一下,隨即道,“事不宜遲……在凱撒勝利之前,我們必須保住性命,我們這就出去。告訴我你能抵御污染的區域!”

        ———————————————————————————————————————

        得到了答案的兩人來到了街上,正看到一群人正在踹一家人的門,門里傳來女人無助的哭喊和哀求,然而只是助長了惡徒們的邪念——砸門砸得更加起勁了。

        南宮月冷哼一聲,右手一張,極地風暴咆哮而出,剎那間將趁火打劫的惡徒凍成了冰坨,德魯伊銀發狂舞,一拳砸碎了冰坨,里面的惡徒跟著四分五裂,這種獵奇的死法是最能喚醒恐懼的,其他人發了一聲喊,屁滾尿流而去,南宮月呼喚狂風,龍卷轟鳴著將他送上天際,無處不在的風將德魯伊的聲音傳到了寂靜嶺的各個角落:“大自然學院七階德魯伊南宮月在此,寂靜嶺最高行政長官給我聽好了!劫難當前,履行你守護鎮民的職責!即刻起發動一切手段維持秩序,并將所有鎮民有組織地撤到風車區和燈塔區!這場戰斗不是你們能夠插手的!寂靜嶺最高治安官率所部下屬并征發國民預備役維持秩序,作亂者一律殺無赦!”

        南宮月掃視著小鎮,突然抬起了手,天空驟然火云翻滾,滾滾的熱浪散布著毀滅的烈云:“我沒空跟你們扯,你們最好按我說的去做,否則這一記毀天滅地,就讓你們先品鑒一下!”

        底下的人們終于有了動作,狂奔的馬匹將命令傳達到各街道的辦事處,南宮月呼嘯落地,拍了拍伊利亞特的肩膀:“找個人群跟著,然后去安全地帶老實待著,明白了嗎?”

        “我要跟老師一起戰斗!”伊利亞特激動道。

        “……別開玩笑了,那可不是兩幫人街頭動動刀子的事情。”南宮月搖了搖頭,“說得不好聽點,你的力量太差勁……且不論到了危機關頭我能不能保住你,這場戰斗肯定是前所未有的血戰,你確定你能受得了那種……絕望的環境嗎?鮮血橫飛,生命逝去。”

        “能!”伊利亞特鏗鏘答道——但是南宮月壓根不信,只有沒經歷過戰爭的家伙才會渴望戰爭,不管嘴上說得多好聽,一旦經歷了戰場那種沖擊性的絕望,都會變得無比脆弱吧,南宮月剛想斷然拒絕,然而伊利亞特下一句話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從來沒有經歷戰爭,那就不是真正的軍人……不是軍人,又怎么能成為偉大的統帥呢?老師,我要經歷它。”

        “……你果然是他的兒子。”南宮月低聲道,隨即從隨身空間中取出了一堆稀里古怪的東西,“凱撒借給我的,據說是裁決之門的審判長阿泰爾閣下送他的。應該是裁決之門單兵機動型速射魔械的最高成就,說是為了預防最壞情況發生的應急裝備。還有我的收藏品,大自然學院的武備庫正在研究名為‘納米裝’的里程碑般的新型防具,這個是其過渡型產品,雖然比設想的弱了千百倍,但是真正的納米裝你又用不了……好了,都給我換上。”

        幾分鐘之后,面目全非的伊利亞特新鮮出爐,雄壯的身姿被奇異的軟甲覆蓋,從頭到腳,他的右手舉著三聯裝元素風暴型魔銃,猙獰的三筒槍管閃耀著危險的魔能波動,他的眼睛處是黃色的風鏡,全身的各個部位都卡著晶鉆,南宮月嘆了口氣:“元素風暴怎么用你都知道了,還有晶鉆在你身上,換彈的技巧都告訴你了。你的右腿外側插的是印刻火球術的m500短魔銃,身后背的是以冰封球為原理的爆射型戰術霰彈槍,注意別換錯了晶鉆。”

        伊利亞特點著頭,舒展著身體,看來對身上的新裝備都非常滿意,南宮月搖了搖頭:“注意了新兵蛋子,第一場戰役的話,你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在適應戰爭的前提下活下去!”

        伊利亞特似乎沒聽進多少去,南宮月索性懶得再說了——就讓事實給他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吧。他駕馭狂風,帶著南宮月沖天而起,飛上高空,水汽凝結成冰,在空中構建出一個巨大的寂靜嶺地圖:“因為力量的關系,埃弗尼斯之樹和反轉沖動的交鋒僅限于寂靜嶺鎮內,那么……沿湖建立的風車區和燈塔區就有了一道天然的防御。埃弗尼斯之樹可以用精神力召喚樹人和猿獸,大概反轉沖動也有召喚出什么的本事,但是他的精神力超越了埃弗尼斯之樹,所以說精神力交鋒時……劣勢就要靠我來補足了——總之,埃弗尼斯之樹,你全力備戰吧!”

        “……所以說,老師,埃弗尼斯之樹是什么?”兩人進行的是精神的交流,伊利亞特精神力量不夠,自然聽不見。南宮月得到了埃弗尼斯之樹的允諾,揮了揮手示意懶得跟你解釋,隨即抓著伊利亞特降落在一座高塔上的平臺,“在這里待著,我去布置一下……對了,這把魔狙槍也給你吧,與其他的純魔力輸出的魔械不同,它的原理是通過電磁加速實彈從而達到可怖的物理殺傷,彌補了某些環境下魔力攻擊的不足……彈夾和晶鉆的使用方法如下……”

        “明白了嗎?”南宮月演示完畢,隨即笑道,“跟我說說這魔狙的目的吧。”

        “……一個彈夾只有五發彈藥。”伊利亞特沉吟道,“那么已經不是大范圍殺傷,而是精準的狙擊了……而且還是暗殺的那種嗎?”

        “那么你打算用來殺誰?”南宮月露出了笑容。

        “殺……最前面的那個。”在伊利亞特沉聲說出這個答案之后,南宮月居然感到了一絲奇怪,這個答案在一個不到十八歲的少年口中說出,真是說不清的違和。

        ———————————————————————————————————————

        與那次的地下之戰不同……戰線是長達十幾公里的半環,有限的人造太陽根本無法提供足夠的光能,所以即使是效率不高,也必須要用這個了嗎……

        南宮月瞬間做出了決定,駕馭著狂風,輸送著魔力,灑下了數不清的孢子:“給我圍著這里成長吧,然后從月光和黑暗中汲取力量,小噴菇,大噴菇!

        通過光合轉化太陽能為魔力的向日葵在晚上就毫無用武之地了,大自然學院既然有心開發魔植技術,就不會在這明顯的地方出紕漏,于是夜間戰用魔植隨即誕生——德魯伊們選用了喜歡在陰暗潮濕之處生長甚至連地下都能生長的菌菇類作為供能的來源——經過改造的噴菇不但有攻擊能力,而且還能從大地月光甚至黑暗中汲取力量轉化為魔力。

        于是南宮月來回飛舞,在空中瘋狂地擼……呃不,是播種——這說法也很奇怪來著。在魔力的催生下,無人的區域黑暗之中驟然長起了一顆顆紫色的大蘑菇,各個飽滿鮮嫩,據說有吃了一個身形暴漲數倍再吃一個就會掌控施展火球的恐怖力量的神奇作用,嗯,某個藍衣紅帽喜歡踩烏龜鉆管道頂石墻爬云藤操旗桿的胡子叔叔可以作證。

        另外那個操字誰念成了四聲都給我自覺面壁思過去。

        不管怎么說,噴菇已經將防線連成了一片,提供著源源不絕的能源,南宮月繼續構建著魔植堡壘的魔力供給網,這次陣地的范圍之大對他來說也是個可怕的挑戰,但是這樣才有意思不是?南宮月取出另一瓶種子,開始布置新的防御力量。

        在他身后的不遠處,一顆顆樹苗破土而出,最終長得有三人之高,甚至長出了四肢,變成了可以移動的樹人,走在路上,發出了聲聲轟鳴。又有剩下的樹沒有化人,而是結出一顆顆飽滿的巨大的果實,一個個巨猿從中裂出,見風即長,慢慢變得高大雄壯,最終化成了跟凱撒對戰過的巨獸——這是埃弗尼斯之樹正在呼喚她的孩子們。

        而在這片區域的對面,已經化為了鮮血的世界,血月照映,地上憑空長出了無數的血繭,如心臟般收縮擴張,最終化為了一只只血蝠,發出了嗜血的鳴叫。

        戰斗即將開始了……伊利亞特臥倒在天臺之上,周圍是南宮月布下的匿蹤魔植,他架著魔狙,槍管在月光下閃過寒芒。

        [email protected]#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3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