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二十四章 誰才是真正的瘋子

第二十四章 誰才是真正的瘋子


        全文字無廣告第二十四章誰才是真正的瘋子

        ps1:再次的五千字……咳咳,大概在這幾章之間,天王就要走上大人的階梯了……總覺得天王嘗到了肉味一切就會變得更加糟糕了……這是錯覺嗎……

        ps2:感謝“天風緋炎”童鞋的一塊大洋,感謝“使徒——熾天使”童鞋的一塊大洋……

        ———————————————————————————————————————

        凱撒站在山巔,背后幾步遠就是璀璨而榮耀的王座,右邊那拯救所有人的王者最終以奇跡般的力量在凱撒之前走上了王座,王者仰望星空,隨即隨著山峰化成霧氣消散。全文字無廣告凱撒卻仍在思考,為什么會發生這種戲劇性的結局——其實內心早有答案了,然而只是大腦不愿意接受罷了。

        這難道是比我還要強的王嗎?這樣的家伙,能夠存在于現世嗎?

        將一切背負……且不說這是何等扭曲的心態,要背負一切的王,真的能夠做到嗎?凱撒消除野蠻人和獸人之間的隱性矛盾,然后將整個獸人族的力量牢牢團結在一起,萬年的弊端用了八年才徹底地解決——那么這要背負一切的王需要做什么呢?

        面對劣根性和優點一樣明顯的人類,消除龐大人類社會各個國家各個民族之間的鴻溝,調和南方與北地的關系,應對一切罪惡和引發爭端的罪惡之源——這還不是最重要的。外族的仇恨,萬年前大陸霸權之戰的血債,吾族之英豪彼族之仇寇……如何洗刷,如何整合?外族們要求更多的生存空間,給他們嗎?大陸已經被人類劃分停當,如果給予?只能削弱人類的力量,削弱人類的力量,人類能夠答應嗎?

        無解的局面,怎么可能全部背負。

        凱撒對此嗤笑不已,沒有將一切背負的王,只有背負各自使命的王。而這些王聯合在一起,才能最大可能性地消除沖突和爭端,才是最好的景象。

        所以對于那種光芒,我會憧憬和贊嘆,但是懶得去奪取它了,那種東西根本沒道理的。

        而且……雖然是被搶在了前面,但是不管怎樣,我都站到了這里,你的面前……沒有正確的答案,或者說沒有錯誤的信念。

        因為我站在了這里……不是只是靠自身的力量,確確實實有超越一切的力量助我前進,而讓我能夠走到了這里……凱撒沉吟著,猛然向左看去,在他思考的時候,左路的凱撒雖然舉步維艱,然而還是在不斷前進,他轟出一道道聲勢驚人的攻擊,腳下的步伐變幻莫測,尋找著那阻礙的縫隙,他已經前進了一小段距離,這樣下去,也會跟凱撒自己一樣走到王座之前——是啊,無論如何的話,只要堅守自己的信念,那也不失為一條正確的道路。

        只要……最后坐在王座上的王能夠忍受這王道的孤寂,在孤獨的山峰上俯瞰世界。

        不知為何,凱撒突然想起了吉爾伽美什,她的王道,她的行事之風,大概就像左邊的那位一樣吧——不,也可以說是真正的寫照。天下無雙的龍王,睥睨一切的龍王,相信自己勝過相信一切的龍王,不知孤獨,不懂悲傷,執拗為王的龍王。如果兩人沒有相遇相遇,那么傲視一切的吉爾伽美什總有一天將遇到這種尷尬的場景吧,無論她多么得強大,終究是要遇

        一個就夠了……只要這個伙伴能理解她的驕傲,明白她的孤獨,洞察她的需要,那么即使是只有一個僅僅一個身影來依靠來扶持,那個人也可以給孤獨的王強勁的助力和溫暖,因為他是龍王唯一的朋友,唯一可以向龍王伸出援手而被允許的人。那個人……

        “就是我!”凱撒一步步走上了黃金的王座,遙望左邊的方向,抬起了右手,“戰神欽賜,北地君王,全體野蠻人與獸人之共主,雷霆御冕,天王凱撒!”

        金色的光輝,毫無保留地向左邊的王舞動,將詭異的紅霧驅散,讓天空的血月失色,黃金的洪流破開層層跌宕的霧氣融入不斷前進的王的后心,隨即這金色的粒子緩緩擴散,化為了抵消屏障的力量。金芒中的身影顫動了一下,始終不曾回頭,可是他前進的速度和出拳的力量猛地增加了許多,轟鳴和咆哮不斷沖擊著王座之前的最后屏障,沐浴在金色的光芒中,本來與凱撒毫無二致的身形開始變得嬌小,金光鑄就了輝煌的甲胄,黑色的長刺發變成了華麗高貴的金色,仿若最柔滑的絲綢,望著熟悉的背影,凱撒會心一笑。

        果然如此……龍王身形一震,突破了最后的屏障,她大步走上了最高的王座,一腳踏在了其上,舉手邀約,仰天厲吼,聲音破空轟鳴,龍吟陣陣,最終她回過了頭,原本睥睨天下終生的傲然神色已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爽朗的笑容和隱藏的很好的溫柔,兩人互望一眼,一切已經了然于心——不是幻象,也不是真實,只是凱撒心中樹立了決意。

        左邊的山峰化為了滾滾的霧氣消失不見,凱撒望向右邊,若有所思。他已經隱隱明白了,其他兩座山峰不僅僅是自己另外的可能性和王道,而且也是自我的問答和迷茫。如果左邊象征著自己對吉爾伽美什的擔憂和決心的話,那么右邊的又是什么呢?

        將一切不管不顧一股腦就背在自己肩膀上的蠢蛋,在最后竟然用蠢蛋的力量爆發了不可思議的光芒,這樣的家伙,這樣的蠢物,然而最終還能走到王的御座之前,而且比凱撒更早——那些見利忘義的南方人類,那些非議英雄的南方人類,那些膽小怯懦的南方人類,不懂抗爭,不懂犧牲,只知道一味地索取和等待救贖,這樣的人類……能讓你比我更強嗎?

        凱撒低低地重復著那個人的名字,他的腦海中在一瞬間就有了答案:“亞……瑟……王。”

        沒有人能夠戰勝我……亞瑟王,下一站就是你的國家了。之前似乎小看你了,那就讓我看看你守護的布列塔尼亞到底能耀眼到什么地步……不要讓我失望了。

        凱撒抬起頭,兩座山峰已經消失,而自己也坐于王座之上,但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既沒有下一件奇怪的事情,路西法也沒有出現,凱撒愣了一下,隨即猛然醒悟。

        他低聲地笑了,隨即笑聲越來越多,他站起來仰天狂笑。如果說第一次試探是嘗試正面交鋒的可能性,那么路西法已經吃到了苦果。第二次的殺伐決斷讓路西法明白了凱撒內心的堅韌,這樣堅定的信念,僅僅憑借可笑的幻象和悲慘的事件是無法動搖的,反之還會助雷霆王狂暴的殺意——比起喜歡用腦子更喜歡用拳的家伙們統稱為肌肉長進腦袋的笨蛋,這樣的家伙通常很容易對付,但是萬物皆有例外,有些笨蛋們雖然不愛用腦子,但是卻有野獸般的本能,凱撒更是例外中的例外,因為除了野獸般的本能,他還有怪獸般的力量。

        于是第三個挑戰也就出現了,不是毫無理由的幻象,而是來自心中的迷茫。如果脫困心切的凱撒做出了有違本心的選擇,那么接下來發生的一連串事情就會有憑有據地動搖他至今已來引以為傲的王道和信念——對于強者來說,心是很重要的事情,不可動搖,不可攻陷,但是一旦出現了問題,就是致命性的危機,也是路西法的機會。

        然而路西法再一次失敗了,因為對外物不迷茫,因為對珍貴的羈絆不放棄,哪怕是區區的幻象也要伸出救贖的手,看到了不同的王道也不會動搖自己的信念——從頭到尾,反轉沖動都在不斷地失敗,首先正面迎戰銳氣被挫,然后每一步的安排都被凱撒毫無懸念地戰勝。

        誰讓他的對手是凱撒,誰讓他覺醒了自由的意志呢。

        如果是純正的心魔大概會更強吧,可是在路西法的心中,得到自由是比擊敗凱撒更為重要的渴望,哪怕兩者相互依存,但是路西法畢竟有了私心,不能冷靜地迎戰。

        “可悲啊……”凱撒冷然笑道,隨即雷霆王捶胸怒吼,“你已經敗了!路西法!你,贏不了我!只要我看清楚了自己,沒有任何人可以贏我!來迎接最后的時刻吧!不能以勝利換得自由,那就以戰士的姿態迎接最后的落幕,這才是身為我凱撒的心魔的榮耀!”

        凱撒話音剛落,天空中響起了轟鳴的咆哮:“我不是你的心魔!我是路!西!法!我不懂你的驕傲,也不懂所謂戰士的榮耀,你怎么樣是你的事情,但是不要把我用你的標準來衡量!我想讓我像戰士那樣死去,而我只想以自由的姿態呼吸一下外界的空氣,看看那天,看看那地……對于你來說是尋常的小事,但對于我來說就是賭上我一切的戰斗!”

        路西法的聲音變得低沉而溫柔:“這是我的夢想,也是我的一切。我想要自由,我想要打破我的命運,我不想做心魔,我想做一個自由的生靈……這就是我的夢想……”

        凱撒聽得不勝其煩,厲喝道:“贏了我凱撒,這身體也好,我的地位也好,我的財富也好,我的力量也好一切的一切你可以統統拿去,現在你只是一個可悲的失敗者,無能的弱者,你可以追逐你可以戰斗但是失敗者就給老子乖乖去死!啰哩吧唧,以為本王會放過你嗎!我告訴你!雷霆王的憐憫和尊重只給戰斗到最后一息的勇士,而不是勝利無望就試圖用語言討饒博取同情的弱逼!你這個心魔,是怎么當的!給本王丟臉!”

        “所以說你永遠不懂生靈的心……凱撒!這可是我珍貴的唯一的夢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路西法的聲音變得猙獰無比,還帶著歇斯底里的哭泣之音,“這是我的夢想,誰都不能否決,誰都不能踐踏……你要是試圖打碎它,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凱撒!”

        漆黑的天空仿佛被人用抹布抹了一下,變得透明無比,透過它,隱隱能看到另一個寂靜嶺——漆黑的夜,彌散的霧,人們正慌亂地在大街上大喊大叫,治安官帶著小鎮巡邏局的巡邏官們四處控制場面,然而周圍形式的變化仍然平民們充滿了恐慌。

        這是另一個世界——到過第二個寂靜嶺的人們大聲地吼叫著。沒有經歷過如此詭異的事件的人們變得無比慌亂,甚至都出現了趁火打劫的現象。在大的災變中同時暴露的是人性的光輝和丑陋,因為持續的惡劣的環境的緣故,丑陋將壓制光輝,然而在時間的沖刷和生命的呼喚中,人性中的美麗的色彩將驅動著人們重新尋求美好的一切。

        但是現在……很明顯是一片大亂,既有德高望重的人組織秩序,也有行政官員維持現狀,當然也有不知死活的壞蛋趁機肆虐,因為這種場面下,已經充滿了不安的亂象。

        “看到了嗎……你所在的世界其實是我借助靈脈的力量和你的心構建的第三寂靜嶺,在構建的時刻,我向整個小鎮發動了精神沖擊,將他們全數拉到了這里……那條靈脈已經因著幾千年來的血戰和殘暴的軍事行為所造成的負能量慢慢被污染,跟我的力量屬性簡直是天造地設的配合,我承認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他們……同樣不是我的對手啊!”路西法狂笑起來,“好好看著吧!我就算死,也會有這些人來陪葬,我殺不死你,但是可以讓你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死!看著他們絕望,看著他們哭號,將這些景象牢牢地刻在你的心里!無辜的人們啊,你們都是因為一個叫凱撒的人而死的!我的雷霆王啊!未來的凱撒大帝啊!如果你真的能無視這些無辜身死的人而不帶一絲愧疚,那么我路西法死得心服口服,如果你做不到的話,那就一輩子活在這場景之中吧!我倒要看看,不能平等地對待每個生命的你,在端坐于神圣的王座之上享受榮耀和輝煌時,能不能記住此時此刻所發生的事情……”

        肉眼可見的,整個城鎮正在慢慢地被血色覆蓋,猶如這里的世界一樣,這是路西法逐漸掌控那個世界的證明,然而過程并非是一帆風順——因為有一部分區域被無形的力量保護。

        “哼……那棵樹真是礙手礙腳,等我自由后,第一個殺她!”路西法冷然道,“不過雖然無法直接殺死他們,但是……你可以輕松將我的血蝠軍團們斬殺殆盡,不知道那里的家伙們能夠擋多久……可以你看著他們一個個死!凱撒,告訴你一個秘密,被血蝠咬中的人,會同樣的變成吸血鬼,當然……他們是沒有醒來的機會了。”

        “真是悲哀。”凱撒閉上了眼睛,衣袍獵獵飛揚,周圍的沙石被無形的力量激得凌空飛舞,凱撒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很好……反轉沖動,我殺你的理由又多了一個了。”

        “無所謂了!那就讓理由再次地增加一個……讓我告訴你一件事情。”路西法冷笑道,“那個跟你不清不楚的人造人,我沒有對她出手哦!所以她先在應該在守著昏迷不醒的你和她兒子的身軀,等待著你們的蘇醒,當因為你的原因奪走了她這幾年來生存的理由她心愛的養子的話,強大而高貴的雷霆王啊,你又要以何種的表情來面對她呢!?”

        “這些都不會發生的……路西法。”凱撒突然露出了笑容,“因為我已經做出了約定,跟伊利亞特的約定,跟愛麗斯菲爾的約定,既然做出了約定,就要去踐行……我會從這里出去,然后將所有人通通拯救的……即使有救不出的人,我會感到遺憾,也會恥辱于自己的無能,但是絕對不會去悔恨,如果不來寂靜嶺,大概無法戰勝你,總要付出代價的……我會將這些遺憾和罪孽背負在肩上……就像是我想要繼續變強就要殺死你一樣,如果有人因為你而犧牲,我會用你的死亡告慰并補償他們的家人,然后記住這恥辱和無力,繼續變強,如果我不斷強大的話,大概因我而原本必須死去的人們也會得到拯救……真是無聊呢,我們這群人,都是自欺欺人的高手啊,不過不是這樣的話,是不能好好守住自己珍貴的東西的。所以為了我這個自私的人所珍視的東西,你就……去死吧。”

        說出了這樣的話,凱撒臉上居然浮現了一種神圣,這些話是說給路西法聽的,又何嘗不是說給自己聽的嗎?每一次審視每一次獨白都是戰士的自我創造,而這年輕的圣斗士年輕的王,就在這種自我的問答中不斷獲得無懼悲傷的力量。

        事情從這里開始,就從這里結束,已經無所畏懼的我,當然不怕你了。

        凱撒抬起了手,龍吼的力量自然而然地在體內升起,浩浩蕩蕩,再無阻礙。

        最新獲得的龍吼,奪走了擁有九階本源和身體的死神的一切的龍吼,吞噬的龍吼,饑餓的龍吼,它造就了名為反轉沖動的心魔,也成就了路西法的誕生,開啟了寂靜嶺的旅程。

        而今天,已經無所畏懼的凱撒再次呼喚著來自心中的力量,這次是施展而不是駕馭,一切從龍吼開始,那就讓它被龍吼終結,無視路西法氣急敗壞的吼叫,凱撒露出了猙獰的笑容,“好吧……路西法,那就在誕生你和阻礙我的龍吼面前最后比一場吧……就看看,你和我,哪一個更像是什么都敢壓的瘋子……”

        [email protected]#

        (全文字電子書免費下載)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3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