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二十六章 殺死你的時候,本王允許你看著我的眼睛

第二十六章 殺死你的時候,本王允許你看著我的眼睛


        收費章節(20點)

        第二十六章殺死你的時候,本王允許你看著我的眼睛

        PS1:五千字送上……

        PS2:感謝“使徒——熾天使”童鞋的一塊大洋……

        PS3:感謝“ι.天河ゝ”童鞋的一張月票,感謝“獨孤夜瑤”童鞋的一張月票,感謝“馨夜淡茶”童鞋的兩張月票,感謝“沉默的評論”童鞋的兩張月票,感謝“steed_zhou”童鞋的一張月票……

        ———————————————————————————————————————

        “該死”片刻之間,原本大占上風的米諾斯和潘多拉先后戰敗,潘多拉還算好的,雖然以高速墜落大地,竟然沒受什么致命的傷勢,只是無力地在地上掙扎,張大了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立華奏打向米諾斯的那一記死亡三叉戟看似輕描淡寫僅作拖延之用,然而卻附著著她大部分的力量,高速震蕩的音波被封印在死亡三叉戟之中,并在三叉戟和星辰傀儡線對撞的時候轟然爆散開來,超頻的震動三叉戟擋得住,但細得驚人的傀儡線擋不住。

        音波不僅震斷了傀儡線,還將米諾斯體內的魔力激蕩得不受控制,可憐的惡魔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死亡三叉戟透體而出,破壞著體內的一切,拖著一道長長的血花墜落大地。

        也正是因為將力量大部分集中在三叉戟上,立華奏接下來的一擊也只能暫時廢掉潘多拉的行動能力,而不是將她徹底斬殺——一定是這個原因吧,她在心里暗暗沉吟。

        “該死”艾亞哥斯和拉達曼迪斯對視一眼,同時露出了無畏的笑容,艾亞哥斯似進實退,留下一擊虛招全力地沖向了在街角療傷的貞德——此時戰局一片混亂,任何突如其來的狀況都會讓重傷的魔女殞命,所以立華奏和凱撒都傾向于讓貞德在不遠處等待……但這雖然能最大程度保證貞德的安全,也給了敵人舍生突襲的機會。

        “你想都別想”凱撒的雙眼變成寶石般晶瑩的紅色,精神波動已經聯系到了世界之石,這次的共振遠遠不如天狼島之戰時的強烈——除了第一次那天下無雙的鋒芒之外,凱撒已經取得不到太過強橫的共振力量,因為這取決于他精神力量的強弱。

        但是重傷甚至擊殺艾亞哥斯已經綽綽有余,他將這張牌一直留到現在,正是時候。

        但是他卻算漏了惡魔的決意,或者說小看了惡魔的忠誠,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所推動,背后掀起了猛惡的風,灰色的沖擊波山呼海嘯般向他沖去,大概是拉達曼迪斯的絕技灰暗警戒,凱撒冷哼一聲,身上的金光越發熾熱,雅典娜嘆息的力量是生靈守護意志的集合,與罪惡王冠的力量天生相沖,但是這神圣的力量足以補平罪惡之力缺席的不足。

        龍神斧和希梅斯特的掠奪被狠狠地擲向了艾哥亞斯的后心,斧上被凱撒灌注已久的紫炎力量可怖之極,但這只能拖延艾哥亞斯些許——而且七階巔峰的惡魔舍生忘死,撐死同階同級的立華奏大概抵擋不住,所以說——“三秒解決你”

        通過靈魂的共振,世界之石轉化自北地的精神力量源源不斷地從凱撒的身體中涌出,圣輝加持之下,拳腳已經是最好的武器,凱撒伸手撐開了一面金盾,帶著一道金色的幻影突破灰暗警戒的沖擊,如逆流孤舟般向拉達曼迪斯疾馳而去,但勇猛的惡魔同樣地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在金色與灰色的洪流中與凱撒怒然相撞。

        拉達曼迪斯本來就不需要武器,而凱撒也是肉搏的專家,更何況還有世界之石的力量加持——周身的金芒激蕩起恐怖的波動,凱撒單手劃過一條條輕柔然而實在的線條,一絲絲金芒構成了六芒的圖景,將涌來的灰色沖擊粉碎成了片片的殘缺——拉達曼迪斯很清楚,灰色警戒勢去之后,等待他的絕不是什么便宜的結果。

        但是這是他的使命,一定要完成的使命,為此可以付出任何的代價。他的雙拳破開空氣,攜帶著無與倫比的力量轟向凱撒的全身,圣斗士昂然相對,拳拳硬打猛沖,金色和灰色的氣浪對沖數十記,最終狂暴地向周圍擴散,戰斗至此,片刻之間,已經是世界上少有的兇險較量,而對決的兩人也無力控制逸散的力量余波。

        拉達曼迪斯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將凱撒死死地纏住,不讓圣斗士有任何騰出手的機會,任務的情況已經破敗至此,誰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然而最重要的是,君王的命令必須得到最完美地執行,哪怕是死——凱撒也察覺到了拉達曼迪斯的意圖,圣斗士試圖后退。

        將兩人的戰場向后移動,切入立華奏和艾亞哥斯之間——惡魔不要命的攻擊已經讓立華奏手忙腳亂,畢竟十二年未動刀兵,天使已經忘記了末日戰場上的血腥廝殺——但是一旦凱撒后退到立華奏的身邊,那么最完美的防御就會得到鞏固。

        這也是拉達曼迪斯不想看到的,就算是硬生生地承受凱撒的攻擊,他也要擋住圣斗士前進的道路,凱撒摧山裂石的力量透過鎧甲直接打入了他的體內,但惡魔只是狂笑著吐出鮮血,仍然發動著暴風驟雨的攻擊,凱撒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但他的攻擊仍然穩定而有力,他在等待一個最佳的機會,一舉扭轉此時被動的態勢。

        凱撒錯步后退,惡魔猛然前沖,無視著凱撒揮來的重拳,拉達曼迪斯的目的很簡單——寧可受傷也要拖住凱撒,但是這一次他估計錯了。

        這一擊并未擊實,凱撒猛然收拳,驟然跳到空中,“旋轉”技能竟在空中發動,圣斗士的身軀化為了一道颶風的龍卷,無數的拳頭從風中探出,劈頭蓋臉向惡魔轟去,拉達曼迪斯沒有后退也沒有防御,竟然張開了雙臂,在凱撒詫異的目光中迎拳而上。

        因為無論后退還是防御,都意味著己方被動的開始,一旦被凱撒緩過勁來,完成任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他選擇了第三條路。

        短短的一瞬間,幾百道拳擊轟中了拉達曼迪斯的身體,盔甲碎裂,血水橫流,惡魔一瞬間被打得千瘡百孔,但是他的手臂已經緊緊地箍住了凱撒的身體,狠狠用力。

        爆響來自凱撒體內,饒是天王的強悍也不由得噴出了一口血,但是拉達曼迪斯用重傷換來的攻擊沒有停止,惡魔猙獰地一笑,迎著凱撒震驚的目光嘶聲道:“我可是惡魔啊”

        狂暴的背摔伴著惡魔的后仰發動,凱撒被狠狠地砸進了地中,拉達曼迪斯拼了命將凱撒壓在身下,然而重傷之軀擋不住憤怒的天王,凱撒彈跳而起,但拉達曼迪斯仍然用力地摟住他,傳遞著無與倫比的意志和壓力——凱撒已經進入了狂怒的狀態,小心避讓,最終竟然還是受到了不輕的傷勢,這樣的話哪有余力去幫優和茵蒂克絲

        “你找死”凱撒眼中紅光更熾,源源不斷的力量從世界之石共振而來,“chalybs”

        雅典娜嘆息狀態下的鋼鐵龍吼金色的圣輝凝結成了猙獰的鎧甲,鋒利的骨刺直接從內外,凱撒的體表覆蓋了一層戰甲,身形陡然漲大一圈,金色的光焰灼燒著拉達曼迪斯的身體,猙獰的倒刺嵌入了他的體內,然而惡魔一聲不吭,依舊死死地抱住凱撒。

        “放開”金色的光輝一波*擴散,每一擊都是強悍絕倫的閃光,但在這似乎能撕裂一切的輝光之下,拉達曼迪斯還是緊緊地守著自己的使命,凱撒暴怒道,“這是你自找的劍——刃——風——暴”

        每一個字都蘊含著戰咆的力量,轟鳴的音波不要命地向拉達曼迪斯轟去,惡魔的七竅流出了鮮血,然而這不是最要命的——被惡魔抱在空中的凱撒,不知以什么原理驟然旋轉,每一塊肌肉都在緊張而有序的協調運作,將魔龍改造的身體力量一點點地悉數榨出,拉達曼迪斯陷入大地的雙腳開始隨著凱撒的運動而轉動,在大地上留下了一圈圈圓形的軌跡,金色的光輝隨著劍刃風暴的發動形成了金色的云卷,愈演愈烈,最終形成了拔地的光云。

        凱撒的暴喝聲破云而出:“給——我——開”

        一聲暴烈的巨響,拉達曼迪斯跌跌撞撞的身影從龍卷中飛出,下一瞬間,金色的龍卷光云轟然崩散,竟然化為了無數鋒利的金色光刃,隨著凱撒的指引拉扯成一道長長的洪流向拉達曼迪斯驚艷奔流,惡魔被光流吞噬,身影消失在金芒之中。

        “不知死活的東西。”凱撒冷哼了一聲,就要去援手立華奏,然而背后一聲爆響,灰色的流動驅散了金光,露出了拉達曼迪斯雄壯的軀體,天王驟然回身,眼中殺機畢露。

        “好強啊……戰神殿的儲君天王。”惡魔虛弱地一笑,“然而在我死之前,你不能……”

        “那你就去死好了”凱撒厲喝一聲,魔龍之手覆蓋右臂,左手金芒閃現,右手碧光繚繞,強勁的力量向拉達曼迪斯猛然抓去,拉達曼迪斯揮拳格擋,凱撒出手毫不留情,一把扭斷了惡魔的右臂,魔龍之手長驅直入,破入了惡魔的胸膛。

        跳動的心臟被活生生地扯出,在龍具的利爪下爆裂,凱撒一腳將拉達曼迪斯遠遠踢飛,轟進了一座沒有人的建筑。

        但是灰色的力量第三次綻放,拉達曼迪斯殘破不堪的身軀再度走出,他的心臟被灰色的氣團填補,眼中閃爍著的惡魔赤芒代表著他的生命的持續。

        凱撒的瞳孔驟然一縮,隨即冷然道:“……這樣都不死?看在你第三次站起的份上,本王饒你一命,滾回地獄去吧,這一次你的力量被壓制,死了也會心生怨言,下次在地獄決勝負吧……你可以滾了”

        “與強者戰斗固然是生平所愿,但君王的命令高于一切,其他都微不足道……”拉達曼迪斯哈哈一笑,“我覺得我可以再戰斗一下……”

        凱撒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什么,然而遲疑只有一瞬,他的仁慈從不授予敵人。

        “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不過作為本王對你的獎賞,”凱撒冷冷地抬起了手,“殺死你的時候,本王允許你看著我的眼睛。”

        “Mortalitas”死神龍吼,悄然降臨,青色的直死魔眼看透了萬物的生與死,滿身傷痕的拉達曼迪斯已經無法掩藏他的死之線,魔龍之手劃過了拉達曼迪斯的身軀,將他的左手和左腿生生卸下。凱撒深深吸了一口氣,按住了拉達曼迪斯的頭顱,惡魔仍然在做出反抗,僅存的右手用力地向凱撒的喉嚨伸去——凱撒沒有去管他,因為他的左手已經按住了惡魔的死線糾纏之地,那唯一的,死亡之點。

        “AthenaExclamation……”雅典娜嘆息的宣言,貫穿的金色光芒穿透了惡魔的身體,拉達曼迪斯雄壯的身軀如同腐朽般化為了寥寥而落的黑灰,也如凱撒所言,惡魔正在看著他的眼睛,那雙閃耀著惡魔赤芒的雙眸在最后的瞬間光華盡去,只剩下淡淡的安然。

        “我已經盡忠了……”最后的低吟,靜靜地回蕩在天地之間,凱撒輕輕一揮,將惡魔的殘渣揮向天地之間,他在這一瞬間驟然發現,那個充斥著混亂和殺戮的地獄,那個充滿了巖漿與硫磺的地獄,那個盛產惡魔和侵略的地獄,那個被人間視為最大敵人的地獄——

        原來,似乎,他從來沒有真正地了解過。

        ———————————————————————————————————————

        隨著凱撒的加入,戰局已經逐漸明朗,艾亞哥斯的攻勢越發瘋狂,然而在凱撒和立華奏聯手之下,拼命也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兩人已經足以壓制住艾亞哥斯的力量。

        “是什么維系著這徹骨的忠誠……”凱撒悄然嘆息,龍爪捏碎了艾亞哥斯的頭顱,隨即,他將插在小腹的戰刀慢慢拔出,被武具突破防御破入體內,已經是多少年沒有發生的事情了——然而在艾亞哥斯的天鷲**風和銀河幻影接連被擋下之后,凱撒硬生生地受了對方一刀,隨即龍爪按上了惡魔的頭顱。

        “是佩服嗎?雖然是惡魔……算了,惡魔而已,死了就死了。”凱撒撇了撇嘴,灌了兩瓶超級治療藥劑,然后又來了一瓶紫色的全面恢復藥劑,搖搖頭甩去了心中莫名的想法,凱撒轉頭對天使一笑,“立華奏,你帶她們倆去幫咲夜她們,掃清那幫小嘍啰……那些被利用的人類軍隊,應該反應過來了吧,畢竟米諾斯已死,星辰傀儡線的控制也應該消失了,那個丕平也會恢復正常了吧……”

        天王淡淡一笑,“實在不行就用你天使的招牌……活生生的天使對于他們來說是最有力的奇跡吧……”

        “那你呢?”立華奏問道。

        “我啊……還有些事情要做。”凱撒將目光投向了城外,那三股盤旋天宇的可怕力量仍然在交鋒,而且看樣子,就算是死靈師和魔法**目錄聯手,在死神的攻擊下也漸漸地落入守勢,“這樣僵持下去不是辦法,我要把它留在這里。”

        “你參與不進那種程度的戰斗的。”立華奏輕聲道,“她們還能支持……這么長的時間,一定會有圣者注意到這里的情況,死神會自動退卻的。”

        “不一定……”凱撒搖了搖頭,他想起了拉達曼迪斯和艾亞哥斯最后的一刻。

        似乎忘記了一個人……凱撒將目光投向一邊,潘多拉沒有逃也沒有去殺貞德,仿佛是認命了一樣,靜靜地坐在那里等待著最后的判決,感受到凱撒的目光,女惡魔抬起頭,兩人相互凝視,都想從對方的眼中找出些什么。

        “滾吧。”凱撒淡淡道,“托那兩個傻蛋的福,我不殺你了。”

        “是嗎?那可真是謝謝你了。”這是最后的判決嗎?潘多拉并不覺得意外,這是他做的決定,合情合理,很容易推斷,就像他的人一樣,簡簡單單。

        惡魔慢慢起身,理了理凌亂的衣裙和頭發,拍去了沾染的塵土,她突然向立華奏看去,天使也在看著她,潘多拉淡淡道:“你還沒有完全地……走出來,或者,從未走出來。”

        立華奏沉默不語,對方說的是事實,潘多拉最后的魔音攻擊激蕩了心中的死角,如果是徹底地放下,她就不會停滯哪怕一分一秒。

        “對你我來說,力量微不足道,生與死也是一般無二,豎琴雖然毀了,但是它的聲音還會纏繞著你的余生……你還是無法看透。”潘多拉自嘲地一笑,隨即轉過身去,“真羨慕你呢……明明有這么棒的東西,但卻不知道珍稀,讓它蒙塵,讓它封印,如今所謂的頓悟也不過是選擇了另外一條迷茫之路……沒有心的天使啊,就算是找到了那道光芒,你又能做些什么呢?就讓這豎琴的魔音,見證著你的幻滅吧……可憐的家伙。”

        “那也未必。”雖然這么說的,但立華奏知道潘多拉并沒有危言聳聽,那無情的絕望的魔音,那毀滅的終曲,破滅的琴弦,仍然在她心中的世界一角完整地存在,發出了一陣又一陣的恐怖的序曲。

        第二十六章殺死你的時候,本王允許你看著我的眼睛

        第二十六章殺死你的時候,本王允許你看著我的眼睛,到網址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3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