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四十二章 龍眠鎮魂曲,脫困而出的奈莎奈莎

第四十二章 龍眠鎮魂曲,脫困而出的奈莎奈莎


        :∷

        第四十二章龍眠鎮魂曲,脫困而出的奈莎奈莎

        PS1:五千字送上……

        PS2:感謝“使徒——熾天使”童鞋的一塊大洋,感謝“月光雪、”童鞋的一張評價票……

        ———————————————————————————————————————

        含苞待放的暗紅sè玫瑰在蓋烏斯手中絢然開啟,隨即化為了席卷一切的恐怖旋風,蘊含著將生者打入死界的力量的死亡凋零驟然降臨,看來蓋烏斯已經產生了不好的預感,放下了所有的顧忌,發動了使用條件被學識要塞嚴厲限制的死亡魔法。書mí群2

        死亡的力量瞬間籠罩了整座戰艦,哈迪斯一揮法杖,滾滾魔力匯聚成河,隨即化為了籠罩戰艦的魔力護罩,與死亡凋零魔法強行抗衡,戰艦發出了巨大的轟鳴,龐大的魔力洶涌而出,哈迪斯也要硬拼了,兩位魔法的大師都知道,這一記魔法的對拼關系到最終的占據,若是哈迪斯敗退,那他即使是保全xìng命,賴以與蓋烏斯抗衡的戰艦也要在死亡凋零之下灰飛煙滅,八階死靈法師盛怒之下,他絕對是死定了,但是如果扛過這一招,那么銳氣盡喪的蓋烏斯就要被困在戰艦的火力網中活活耗死——所以兩人都沒有留手。

        恐怖的余bō向周圍擴散,這兩個家伙都是經驗豐富的人jīng,此時全力以赴出手,之所以有恃無恐,實在是因為兩股魔力對沖產生的魔法bō動是最恐怖的防護罩,就算是其他的八階,也不敢輕而易舉地踏入此地,所以全力出手根本毫無顧慮。

        但是世事無絕對,些許的大意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失敗,這個世界,從來沒有永遠不會陷落的城堡,也沒有絕對堅不可摧的防御。

        三十二支強悍的附魔武具向兩人jiāo戰的戰場彈shè而去,被狂涌的魔力瞬間絞成了碎粉,但是它們的使命已經達到,反擊的剎那,魔力涌動運轉的瞬間,代表著萬象皆于未來崩壞的點被死神的眼睛牢牢捕捉,龍吼響徹天際,罪惡王冠的力量滾滾流入一把金sè的龍槍之中,神圣和húnluàn的力量在凱撒的cào縱下化為了聯系緊密但不相接觸的兩道螺旋,凱撒的眼睛牢牢地鎖定了死之點,暴喝聲中,金sè和黑sèjiāo織的龍槍如流星般轟然而落。

        一切的聲音消散了,一切都消亡了,戰場中涌動的魔力驟然無蹤,兩位八階強者本能地感到了不妙,強行切斷了魔力的供給,雖然避過了魔力反噬的恐怖后果,但是本來就不甚強健的身體因為這逆行魔力的舉動產生痛苦的遲滯。

        詛咒鎧甲中噴出了濃烈的黑暗,罪惡的力量化為了羽翼,承載著凱撒向蓋烏斯沖鋒,左手烈焰右手驚雷,最終化為了焚燒的紫炎,雷霆王之怒繚繞著恐怖的力量,直死魔眼牢牢地鎖定了蓋烏斯的身軀,山呼海嘯般的殺意狂涌而出,吹得輪回殿主須發狂揚。

        “久違了死靈法師”凱撒獰笑道,“準備好死一次了嗎?”

        死亡荊棘被凱撒隨手劈斷,就算不用直死魔眼,這種程度的攻擊也無法撼動凱撒的身軀,纏繞而上的詛咒滾滾匯入了詛咒鎧甲上的兩顆猩紅魔眼之中,在所有詛咒打造的鎧甲之下,任何詛咒都沒有什么市場,凱撒對陣死靈法師的優勢并不是笑話。

        “你為戰神殿儲君,竟然伙同龍族殺害同族”蓋烏斯驚怒道。

        “去你大爺的,我找我老婆幫忙,你找你基友幫忙,有區別嗎”凱撒狂笑著揮動手中的戰斧,掀起了狂暴的颶風,“你的基友呢讓他滾出來一起受死啊”

        該死……伽羅到底在干什么?蓋烏斯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看凱撒的樣子也沒跟自己的老朋友相遇……難道跟那布魯諾特又遭遇了嗎?

        “七圣地萬年來守望相助,事關學識要塞安危,難道你要幫助他人嗎”蓋烏斯試圖爭取到調整狀態的機會,可是凱撒的戰斗經驗雖然沒他豐富,但是卻也知道痛打落水狗的機會是很難得的,不過在天空中戰斗并非圣斗士強項,覺得越打越別扭的凱撒暴喝一聲:“吉爾我們換手你來收拾他”

        回答他的是三十二支威力驚人的武器投shè,接替了凱撒的攻勢,巧妙地把握住了換手的瞬間,與此同時,一道雷霆轟然而落,擋下了哈迪斯攻向龍nv的魔法,兩人的身影在空中jiāo錯而過,龍nv笑道:“讓我來殺七圣地的人真的合適嗎?”

        “你殺的就是我殺的,可不要小看北地男人的擔當。”凱撒淡淡一笑,黑翼怒斬,呼嘯著俯沖而下,吉爾伽美什搖了搖頭,化為龍形,一口龍息昂然而起,向蓋烏斯燒去。

        “你的屬下要就要全部完蛋了。”紫炎擋住了黑sè的死光,凱撒腳下一踏,罪惡的力量侵蝕了崩飛的木塊,甲板的碎片燃燒著暴虐的力量沖向了哈迪斯,“有遺言嗎?”

        “屬下?那種家伙要多少有多少,無非是再huā時間培育一代而已。”哈迪斯冷靜地反擊,“看來布魯諾特也被你打敗了,形勢到了壞無可壞的程度,但是你我并沒有拼殺的理由。我承認我的失敗,并愿意付出贖取生命的代價,說吧,這世間沒什么不可以jiāo換的。”

        凱撒嗤笑了一聲,出手的速度越來越快,他的全身環繞著紫炎和黑影,前者焚燒一切,后者吞噬一切,化解著對方凌厲的魔法,哈迪斯卻并沒有放棄:“金錢,裝備,魔法書籍……盡管開出你的代價,甚至我可以幫你們出手對付那死靈法師——或者是立即離開天狼島,隨你開口吧,既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失敗,那我也不吝于付出該付的代價。”

        “我只對你的小命感興趣,雜碎。”凱撒嘿然道,“你對天狼島之事謀劃已久,怎么可能輕易放棄,滅龍魔導士和優,你都不會放過吧,與其后患無窮,不如斬草除根。”

        “你竟然知道這件事情了,誰告訴你的?嗯……不是布魯諾特就是烏魯蒂亞了,然而這也不太重要,那么……你想跟我聯手分享遺跡的寶藏嗎?”哈迪斯嘿然地笑道。

        “沒興趣,要是了不得的大型遺跡,怎么會輪到你的頭上,早就被七圣地刮干凈了,七圣地看不上的垃圾堆,才會讓你這家伙有機會發掘吧。”凱撒撇了撇嘴,“白癡。”

        “……軟硬不吃的東西”哈迪斯駕馭狂風向天空沖去,凱撒黑翼一展緊隨其后,魔法與鐵拳轟然碰撞,“既然你執意如此,我也不會束手待斃”

        “你好大的口氣……”直死魔眼閃過幽然的魔光,罪惡王冠涌出讓人心驚膽寒的力量,左手的紫炎凝成短小的匕首將毀滅的光束消亡,右手凝聚了恐怖的力量,向著哈迪斯狠狠揮去,與此同時,詛咒鎧甲的詛咒之力全力擴散,絕望披風的jīng神沖擊如影隨形,圣斗士戰技與紫炎力量,還有三件黑暗魔器的負面能量合而為一,迎擊著對方的魔法。

        響徹天空的轟鳴驟然擴散,凱撒的身影狠狠墜向大地,哈迪斯也向另一個方向墜落,天王的鮮血灑落天空,哈迪斯也嘔著血飛速降落。

        “……這,何等強悍的龍之氣息,怎么可能?”凱撒搖搖晃晃地站起,他的右手鮮血淋漓,終于再次受傷了,但是戰力還沒有受太大的損害,哈迪斯打入他體內的強悍魔力,已經被他那蠻不講理的身體素質慢慢化解,但哈迪斯卻沒有急著站起,他的手指站著一點凱撒的血,眼中的驚訝慢慢變成了可怕的狂熱,驟然間,這冷靜無比的魔導士竟然大聲地狂笑了起來,“太好了……太好了……傳說之龍的血脈算個屁有這個已經足以破壞龍眠鎮魂歌”

        毫不遲疑的,古樸的咒文從哈迪斯的嘴中流利地吐出,仿佛是演練了千百次那樣純熟,幾乎就在同時,地震般的轟隆聲驟然響起,隨著哈迪斯興奮而高亢的yín誦,強悍的魔力從大地中噴涌而出,金sè的巨龍虛像沖天而起,在長鳴聲中化為了虛無。

        “凱撒的血……竟然能解放龍眠鎮魂歌”在熾熱的裂縫之上,吉爾伽美什的龍尾穿透了蓋烏斯的xiōng膛,硬接對方一記死亡凋零后,以傷換命的龍王刺穿了死靈法師的心臟,就算是強悍絕倫的死靈法師,在魔力消耗不小的前提條件下遇上了魔抗絕高的圣龍王,最終還是倒在了對方層出不窮其樂無窮的武具之雨下,龍王回頭,不可置信地聽著天狼島的轟鳴,眼中充滿了震驚,“那可是需要至少五頭傳說之龍的血脈才能解開的封印”

        龍王寶庫開啟,不是鋪天蓋地的附魔武器,只有一個空間開口,里面傳來古老而強大的力量bō動,那里有一把足以斬開世界的劍,如果使用它,倒是有足夠的可能xìng將這不可原諒的叛逆化為齏粉,但是凱撒還在島上,這對龍王來說代價太大。

        她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呼嘯著向天狼島沖下,帶起了一陣憤怒的龍yín。

        ———————————————————————————————————————

        被封印的兇獸發出了一聲聲震耳yù聾的咆哮,龍的吼聲掀起了颶風,將島上的一切吹得東倒西歪,凱撒將雷霆王之怒拄在地上,借助著重量驚人的戰斧才穩住了身形,巖漿噴出了地面,死亡和暴虐的能量沖上天空,龍眠了無數歲月的巨龍睜開了眼睛,發出了覺醒的吼聲。凱撒一把抓起了旁邊艱難掙扎的哈迪斯:“那是什么東西”

        “死亡之翼死亡之翼”哈迪斯已經風度全失,整個人變得瘋狂,“只會在末日出現的傳說之龍我終于看到你了把你的力量借給我吧我愿意成為你永遠的奴仆”

        “你沒有永遠了”凱撒厭惡地握緊了手,紫炎洶涌而出,心情大起大落之下毫無防備的哈迪斯發出了痛苦的慘叫,很快被燒成了灰燼,這位惡魔心臟的首領最終就這么寂然地死于無聲,靈魂在紫炎之下完全寂滅,但是他的身體竟然還在不斷地循環魔力,在紫炎的焚燒之下保持了身體的完整,雖然覺得很奇怪,但現在不是探究這問題的時候。

        凱撒隨手將哈迪斯的尸體扔到一邊,在橫掃天狼島的颶風之下只有那冠蓋如云的天狼樹才能屹立不倒,這位強悍的八階魔導士的尸體隨著颶風沖天而起,不知道向哪里落去了。

        然后發生的不是驚天動地的末日景象,剎那間,所有的húnluàn和恐怖如冰雪般消融,吼聲消失,颶風消散,凱撒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身影。

        “我……不是這個時代的存在。”黑龍化為了小nv孩兒的形態,舒展著一頭淡藍sè的過腰長發,她的眼神憂郁而悲傷,“我不會成為任何人的敵人,也不會成為任何人的朋友,我本想永遠沉睡,為何打攪我的長眠?”

        “打擾你長眠的人已經死掉了,你繼續睡覺去吧。”凱撒冷然道,“還是說……你想再被封印一次?現在回去還來得及……大概。”

        “我還以為解開封印的是你……不對,摧毀龍眠鎮魂歌的力量確實是來自你的身體,我還以為是那幾位老朋友……你分明是個人類,為何難道你的祖輩有巨龍的血統嗎?”哈迪斯口中的死亡之翼看起來絲毫不在意凱撒的語氣,反而好奇地對天王做出了詢問。

        “誰知道呢。”大概是塔格奧搞的鬼……但這不重要,“叛逆巨龍,死亡之翼。”

        “死亡之翼,叛逆巨龍……”小nv孩慢慢咀嚼著這兩個稱謂,眼中閃過莫名的悲哀,“不管怎么說,我還是希望有人能稱呼我本來的名字,我是七大傳說之龍中的大地守護者,黑龍之王奈莎奈莎,能這么叫我一聲嗎?除了名字,我沒有什么能夠握住的事物了。”

        “黑龍之王?”天空中傳來了高傲的質疑,“龍王只有一個”

        “七龍紀的時代已經過去,巨龍王朝已經統一,龍王內閣已經被罷黜,沒有什么七大龍王了,死亡之翼。”吉爾伽美什化為了人形,來到了凱撒的身邊,金sè的王者長發jī揚,眼中爆shè出冷冷的殺意,“有的只是獨一無二的龍族統治者,真正的龍皇……他的儲君也不再是什么龍皇太子,而是名副其實的一龍之下萬龍之上的儲君龍王,那就是我。”

        “你是……巴哈姆特的nv兒我記得你。”黑龍微微一笑,“原來如此呢……你也長大了,原來已經這么多年了,歷代龍皇jīng心策劃,終于在你父親的手中徹底完成了呢。”

        “父皇的原本的計劃還是等待,他的原意是盡量拖延,多一份準備,就能在變革中多保存一分龍族的力量,可惜你竟然首先動手了,死亡之翼。”兩條龍說的似乎是龍族的秘辛,凱撒覺得聽了似乎不太合適,剛想出言打斷,卻被吉爾伽美什按住了手,龍王冷笑著看著默然而立的奈莎奈莎,“凱撒,你是本王擇定的配偶,這件事情告訴你也無妨,你眼前的這個萬年死蘿莉當年差點在一夜之間顛覆了整個巨龍王朝,那場內luàn造成的損失和húnluàn僅次于萬年前的大陸霸權之戰,原本連為一體面積相當于十分之一大陸的星空龍島被luàn戰的力量硬生生地打成了島嶼群,火焰之龍和金屬之龍心灰意冷遠走人間,至今下落不明,天空之龍擇地隱居,時光之龍陷入了無盡的悲傷和自責,對自己的力量產生了懷疑,鬼龍和雷龍近乎瘋癲,跑到大陸大開殺戒,鬼龍被亡靈公主西行寺幽幽子的死魂蝶剿滅了龍魂,龍晶都被挖出來了,雷龍也被……”

        “不要再說了”奈莎奈莎尖叫了一聲,沉重的魔力dàng然掃開,吹得凱撒和龍王衣袂狂揚,吉爾伽美什挑眉道:“自己釀成的苦果,沒有承擔的勇氣嗎?你不讓本王說,本王偏要說,你們的老臣子們以父皇對七頭傳說之龍們變相放逐既往不咎為條件向圣龍一脈宣示了忠誠,愚蠢的龍王內閣土崩瓦解,你們先祖的榮耀和努力dàng然無存,但這些狗屁一般的榮耀消亡了也好,但你可知,龍族有多少優秀的族人因這場大luàn而去了進取的驕傲,又有多少幼龍因這場災變失去了父母,你可知道幼年的教育和引導對一頭巨龍的未來有多么重要的影響,你又知道你的行為毀掉了多少龍族的未來嗎你們先祖用可笑的龍王內閣讓龍族的力量不能始終對外,造成了大陸霸權之戰的全面失敗,你們也用這可笑的龍王內閣讓龍族多少年的隱忍發展毀于一旦我想殺你很久了你這叛逆的巨龍,龍族的恥辱”

        “……原來如此。”奈莎奈莎眼中的jī動之sè漸漸淡去,化為了一片冷漠,“我在之前曾經立下誓約,除非世界毀滅,否則我不會離開這里,既然已經脫困而出,那就如誓約所說,讓這個世界消亡吧……”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3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