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十一章 感謝你……給了我希望

第十一章 感謝你……給了我希望


        :五千字送……

        2:感謝“天鳳之舞”童鞋的五塊八毛八和五塊八毛八和十八塊八毛八以及十八塊八毛八……感謝“桐之谷和人”童鞋的一塊大洋,感謝“使徒——熾天使”童鞋的一塊大洋……

        3:感謝“南宮明冠”童鞋的兩張月……

        痛苦的低吼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在一夜的治愈之香下,幾乎所有人的傷勢都在慢慢地愈合,但是眾人很驚詫地現,艾露莎被毒蛇咬中的手臂,毒素擴張甚至更加快了。【網址dN】:。

        “怎么回事?治愈之香竟然沒有作用?”一夜的腦門出現了汗滴。

        “讓我看看。”凱撒提著羅馬短劍來到坐倒的艾露莎的身前,寒光一閃,被眼鏡蛇咬中的傷口拉開了小小的血口,紫黑色的毒血滲了出來,凱撒瞇著眼睛,用食指挑了一點毒血,送到了口中,還咂了咂嘴,像是品鑒一下此毒的味道一樣。

        “喂喂!你不要命了!”眾人看得大驚失色,張大了嘴巴。

        “沒事沒事,我的毒抗絕對大陸第一,這點破毒跟胡椒粉沒什么區別。”凱撒擺了擺手,他所言非虛,從到達戰神殿開始,他的毒抗性就是圣斗士們津津樂道的話題和重點研究的對象,甚至戰神還從亡靈大帝和大議長手中弄來了頂級的毒藥給凱撒嘗試研究,結果,就算是直接作用于靈魂的精神力劇毒‘奪靈’都沒傷到他一分一毫,嗯……裁決之門的大議長甚至拿出了初代議長虛空行者娜塔亞在第一次月蝕戰爭期間從折磨與痛苦女王安達利爾那里收集到的劇毒,同樣是連個屁的作用都沒有。

        無視了所有人見了鬼的表情,凱撒摸著下巴:“不過這種劇毒對于你們來說,仍然是足以致命的東西,就算她是戰舞者也沒用……她的元素抵抗技能不是戰神殿正宗,雖然能盡量緩解毒素的擴張,但完全不能將其排出體外。”

        他抬頭一想,突然想起來在次元碎片一戰時,似乎從那里的惡魔身爆到了傳說中的解毒藥劑,隨身空間泛起漣漪,一瓶墨色的藥劑出現在手中,他打開了藥劑的瓶蓋,伸到了艾露莎的身前:“試試這個,應該會起到一點作用……大概。”

        艾露莎抬頭看了凱撒一眼,默默地點了點頭,伸手將藥劑接過一飲而盡,然而十秒鐘過去了,一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過去了,那紫色的毒血仍然在不斷蔓延,一點沒有被阻止的跡象:“解毒藥劑也沒有作用嗎?你們的藥劑也不必拿出來了……這已經是最好的了。”

        “那……那應該怎么辦?”露西顫聲道,“艾露莎確實……”

        “這里沒有圣騎士,否則圣光彈和凈化靈氣大概能緩解甚至驅散毒性。”凱撒搖了搖頭,“不管怎樣,救人要緊,一夜,這片地域能找到的最高等級的圣騎士是哪位?”

        “索貝魯王都,教皇廳的一位紅衣大主教在那里常駐。”一夜沉聲道,“由此往北,還要七八百公里,這個距離實在是太遠,艾露莎小姐撐不住的……”

        “龍獅全力飛行,還是能夠爭取到一定時間的,我這就帶她去。”凱撒嘆了一口氣,就要召喚龍獅,雖然這意味著即將失去利薩和溫蒂的蹤跡,但是也管不了這么多了。

        “不必如此!”艾露莎突然搖頭道,“那只獅子去追擊利薩了,這么放棄的話……”

        “不礙事,他們只需要一個引開我的人質,是不會傷害溫蒂的,既然是一個八階強者的承諾,我也有相信的理由。”凱撒搖了搖手,“相比之下,你的性命危在旦夕,因為并沒有放棄你生命的理由和必要,所以我才做出如此決定。【網址dN】”

        “你……你為什么又要救我?”她低聲道,也許是吐字不清的原因,凱撒并沒有聽到她的話里那可疑的“又”字。

        “殺人需要動機,但救人似乎不需要理由。”凱撒隨口答道。

        “是嗎……也對,你救人的話,是從來不需要什么理由的。”艾露莎突然低低地笑了,隨即握緊了拳頭,“但是對我來說,是絕對不會成為拖累的,這是對當年的救贖的侮辱……”

        “露西,你過來。”艾露莎的目光在聚來的諸人身掃了一圈,眼神隨即落在了露西的身,星靈魔導士不明就里,呆呆傻傻就走了過去,然后,妖精女王圖窮匕見,一把抓住了露西那鵝黃色短褲的腰帶,“借你的腰帶一用了。”

        伸手扯之,輕松愉快,露西猝不及防,短褲瞬間松垮,就要向下墜去,所謂春?光泄露,也就是即將生的慘象了。

        露西臉色大變,就要大聲驚叫,然而一只溫暖的大手迅地按住了她的臀部,阻止了短褲的下落,露西像是得救似地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就要回頭道謝。

        等等……臀部?

        “真是的……還好我出手快,否則你就要吃大虧了。”露西僵硬地回頭,某天王一臉的肅然,“別看我這樣,咲夜最近說給我聽的事情我也有好好學習的,在大庭廣眾男人環伺的地方露出私?密的部位,肯定是一件很難為情的事情。”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露西的臉漸漸漲紅,嘴也越長越大,無意識地出了某種崩壞前的聲音,活像出水的倒霉的游魚,她想要扇一巴掌,然而雙手要緊緊提著褲子,有心來個飛踢,想想剛剛凱撒大戰布萊恩時一腳山崩地裂的恐怖景象,她就知道一腳踢去還不知道是誰叫疼呢——由此論之,能夠表達自己不滿與羞憤的手段就只有尖叫了……

        “你想干什么?”凱撒松開了按在露西臀部的手,皺眉看著艾露莎,露西一愣,醞釀在喉嚨中的那聲“星靈魔導士的咆哮”就不出來了,周圍人都一副憋笑憋到內傷的表情,聽了凱撒的話,也都齊齊一愣,看向了艾露莎。

        手口并用,將腰帶緊緊地扎在了右臂的根部,阻礙了血液的運行,將手臂的血管凸現出來——相應的,那一塊蔓延的紫色也越地變深了。她看看凱撒,露出了勉強地微笑,隨即一道漣漪閃過,鋒利的戰劍從隨身空間中跳躍而出,插在了地:“這個時候我不能拖團隊的后退,幫我把這條手臂,斬掉。”

        “艾露莎!”妖尾眾的三人齊聲驚呼道,所有人的臉色都猛然一變。

        “……情況還沒有壞到這個程度,不必做出如此的抉擇,斷了一條手臂的你和傷勢痊愈的你,戰斗力的差距足以彌補幾個小時的損耗。”凱撒愣了愣,隨意搖頭道。

        “不……不能。之前的對話你沒想過嗎?六魔將軍必然在謀劃某種陰謀,我們耽誤不起那個時間。”艾露莎咬牙道,“況且我也不想因為我的原因成為你的負累!這不關乎戰士的榮耀,也不是冒險者的尊嚴,這是作為一個女人的底線!”

        “是這樣嗎?”利歐突然插言道,“既然如此,就由我來動手。”

        “利歐!你想干什么!”格雷擋在了自己師兄的身前,“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不想成為拖累,那么就要做出某種決斷和犧牲,那個女人說得沒錯!”利歐舉起了劍,冷冷地笑道,“格雷,你還是不明白這個,所以你還是不如我……”

        艾露莎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即閉了眼睛,準備承接接下來的痛苦。

        但是劍風的呼嘯并沒有響起,一聲鏗鏘的劍鳴悠然蕩開,她詫異地睜開了眼睛。

        “不行……我的心告訴我還不到放棄的時候。而且如果這樣就輕率地丟失一條手臂,對于戰士來說是很遺憾的。”凱撒一把抓住了利歐劈下來的劍,輕輕一震,就把劍搶到了手中,隨手插在地,“而且情勢也沒有壞到這一步,一定還有能夠解決的方法的。”

        “主人,我想的確有方法,溫蒂的天空魔法可以救她。”十六夜咲夜靜靜地插言道。

        “……有多少幾率?”凱撒剛剛不是沒有想到溫蒂,但……不怎么靠得住啊。

        “必須是百分之百。”十六夜咲夜的聲音擲地有聲,透著濃濃的自信和驕傲,“請主人相信來自龍的力量,溫蒂和我以及納茲都一樣,天空之龍的治愈力量不會遜于圣光之道!”

        “天龍的滅龍魔導士?”聽到了十六夜咲夜的話,大家一片訝然,誰也不敢相信那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孩兒竟然和狂暴的火龍納茲以及駕馭不可思議的時間力量的十六夜咲夜同為擁有玄奇力量的滅龍魔導士,但這并不妨礙另一名滅龍魔導士的聲援。

        “雖然對那個溫蒂不是很了解……但是如果是滅龍魔導士的話,我覺得應該相信她。”納茲一開始就在一語不,這時候終于出聲了。

        “不行的!看看毒素的擴散度,不到兩小時毒素就能流到心臟,等到那時就算是八階圣騎士出手也未必救得了她!”利歐搖頭道,“比起這個女人,你們更看重她的手臂嗎?”

        “這個也不必擔心,咲夜是時光之龍的滅龍魔導士,如果是減緩甚至停滯艾露莎的時間流動,似乎可以爭取更多的時間,總之不要放棄。”凱撒盯著咬緊牙關的艾露莎苦苦忍耐痛苦的艾露莎,沉聲道,“艾露莎,妖精的尾巴的魔導士,愿意相信我們嗎?”

        “……我啊。”艾露莎一直低著頭,聽著幾個人的爭論,此時的語氣低沉,竟然透著不可動搖的決心和堅定的信念,“我可是……比任何人都信任著你呢……如果這是你的意愿的話,無論什么事情我都會去做的……”

        “呃……”凱撒愣了一下,“……從一開始你就在說些奇怪的事情了,我們……認識嗎?”

        “……真是的,我竟然在這時候說些奇怪的話呢。”艾露莎低聲地笑了,“不過似乎要做好最后的打算呢……有些話不說的話也許就再也沒機會說了,就算你忘記了我也好,就算你淡忘了當年的約定也好,那份記憶都是我此生最寶貴的東西……事情就拜托你了……”

        “最后,還有一個謝意必須向你傳達到……”艾露莎強行站了起來,露出了溫柔的笑意,“凱撒嗎……我終于知道你的名字了……感謝你……給了我希望……”

        她出了一聲輕哼,隨即閉了眼睛,向著凱撒的懷中跌去,緋紅色的長在陽光下閃耀著動人的色彩,在凱撒的眼中閃耀著光輝,就如當年海島高塔,海風習習,烈陽之下,瘦小的小姑娘對一身鎧甲的小男孩露出了笑意一樣,純粹,但充滿著信念和力量。

        “原來……是你嗎?”電光火石般的記憶猛然從腦海中閃現,凱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既然如此……你就更加不能死了……真是沒想到啊,當年的一句話……”

        “咲夜,她就拜托你了。”凱撒將昏迷的艾露莎遞給了女仆,十六夜咲夜的手中出現了鐘表狀的魔陣,時間長河的力量干涉了艾露莎的時間流動,時間的減緩能讓她撐得更久,天王回頭,看了看遠方的樹海,龍獅回來的傳訊充滿了暴躁和憤怒,樹海的復雜的地形不利于龍獅的行動,似乎已經跟丟了,凱撒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他回頭,肅然道:“剛才的戰斗,說實話我很失望,你們的表現太廢了。”

        “你!”年輕人們一陣動容,雖然是自己坑爹在先,但這種赤果果的話實在是太傷人了。

        “別說什么了,事實勝于雄辯,你們被打得很慘。”凱撒擺了擺手,“實力的差距,我也無話可說,但是這次的戰斗已經不關乎什么正義和邪惡了,如果想要拯救你們的伙伴的話,你們的力量也是必須的,我只問一句,你們的力量,我可以相信嗎?”

        “當然!”所有人都狠狠地應聲道,這群魔導士都是堅信著自己內心的存在,絕對不會輕言什么放棄或者是簡簡單單地認輸的。

        “但愿……六魔將軍的力量詭異之極,但是絕對存在著弱點的,勝負的關鍵在于能夠找到這些弱點并放大為勝利的條件。民間傳承不同于職業者,職業者的力量穩定而平和,不會被絕對地克制,終究會走巔峰的道路,但是民間傳承者不同,過于強大的力量必然存在著同樣致命的弱點,接下來你們或許要與他們戰斗,那時候用用腦子。”凱撒點了點腦袋,緩緩道,“龍獅跟丟了溫蒂和利薩,鳩拉閣下,你懂得精神力掃描偵察。”

        “我去尋找溫蒂嗎?”鳩拉奇怪道。

        “沒錯,那個利薩的度非常邪門,但是他的攻擊力可以忽略不計,你要是用你的土系硬化塑型魔法進行防御的話,利薩無論如何都奈何不了你的。”凱撒點頭向光頭致意,“這是最穩妥的方法,至于因為你的缺席造成的戰力空缺就由我來彌補。”

        “響,露西,你們兩個戰斗能力大概是最差的,所以就和咲夜一起守住艾露莎,不要以為我小看你們,實在是因為你們這里也容易遭到襲擊,遇到問題的話記得堅持然后呼救,我會很快趕到——龍獅的機動能力可是很強的。”

        “其他的人,以半圓形向樹海中心推進,龍獅在樹海中現了很多駁雜的氣息,大概是六魔將軍統屬下的黑暗傭兵中的小嘍啰,順手打也好。而且不知道六魔將軍到底策劃著什么見鬼的玩意,所以大家務必注意一下。”凱撒一個個號著命令,“除了我和鳩拉,其他人等務必兩到三人一組,進行能保全自己的力量之內的戰斗,遇到了緊急情況記得求援,我也會盡量尋找跟六魔將軍一對一決戰的機會。”

        他就像是特意強調一樣:“六魔將軍比你們強,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為了意氣之爭去拼命是十分不理智的,不把自己生命當回事的家伙連廢物都不如的,希望你們記住。”

        言下之意就是你們都是廢物,只好去欺負小嘍啰,遇到了大魚還是果斷求救,不要把命都丟下——雖然不知道凱撒的動機到底是什么,但是確實的,冒險者們都氣壞了……只是看在凱撒的拳頭的份不敢聲張,估計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火氣。

        凱撒高深莫測地一笑,隨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怎么了?”鳩拉看到了凱撒的神色異常,出聲詢問道。

        “……六魔將軍完全在拖延時間,真不知道他們想干什么,但我們也毫無辦法。”凱撒沉吟道,“艾露莎中了眼鏡蛇的劇毒,這種毒素的毒性詭異而猛烈,而我們又沒有高階的圣騎士或禱言師能用凈化靈氣給她驅毒……所有救治的希望都落在了溫蒂的天空魔法之,但是溫蒂卻又被抓走了……這就是逼我們分散力量,而我們竟然必須要按著他的意思走,真是讓人分外地不爽……”

        “堂堂正正的陽謀呢……如果我們在乎艾露莎的生命,就只能按照他們的意思行動著,那就是先救回溫蒂……切,真是啊。”于此同時,響和鳩拉似乎也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只是無聊的感嘆而已……如果沒問題的話,那就開始戰斗。”凱撒搖了搖頭,向著眾人一揮手,“記住,你們的背后就是艾露莎的性命,小心。”

        所有人都沒再說什么,以沉默地姿態邁開了戰斗的步伐。

        第二場較量,即將開始。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2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