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三十一章 雛形!惡魔獵手,人造天使

第三十一章 雛形!惡魔獵手,人造天使


        第三十一章雛形!惡魔獵手,人造天使

        PS:五千字送上……

        ———————————————————————————————————————

        漸入佳境的時候,很可惡地被人打擾了。

        一身得體衣裝的酒保,送來了羅丹的邀請的口信。

        雖然是保持著優雅而有禮的笑容,但是看起來卻是分外的勉強了,因為他正在被一頭人形暴龍怒視著——雖然沒有針對性的殺氣,但是僅僅是對方傳來的“我很不爽”的情緒,就讓他感到了壓力好大。

        “知道了。”凱撒冷冷地回應道,示意你可以走了,這位也算是小有實力的家伙實實在在地松了一口大氣——他算是實實在在地就撐不住了。

        凱撒回頭一看,初音未來已經像是鴕鳥一樣將自己包在被子里,最佳的決戰時機已經錯過了,接下來想做什么事情就非常困難了……所以說了……那家伙真是欠揍啊……

        凱撒用心靈呼喚了一下出去“放松”心情的龍獅,得到了“弄完這一發”就回的答復,凱撒撇撇嘴,催促龍獅快點了事——這簡直是非常悲憤的事情了,龍獅快活得死去活來,而作為他老哥的自己來說,卻面臨著被人打攪了好事的情況。

        而另一方面,龍獅似乎也感覺到它老兄的抑郁,加快速度完成了另一波的宣泄,然后火速往回趕了——連它的獵物都沒有處理掉,通常的話,這個沒心沒肺的流氓獅子在搞完以后會把對方吃掉的,也算是補充一下精力,簡直就是獅子中的獅渣。

        等到龍獅歸來,凱撒才離開了房間,在此期間初音未來完完全全成了鴕鳥,跟她說話就是一陣羞憤欲絕的怒叫,如果把手放在被子上,那絕對是一陣蠻不講理的踢蹬,凱撒沒了法子,也不想用強,只好有一搭沒一搭地跟初音單方面說話——所以龍獅飛進了房間之后,凱撒就離開了,這樣的環境確實是有些讓人沉悶。

        初音要暫時離開了啊……

        真是有些不爽呢……

        ———————————————————————————————————————

        “歡迎,小朋友。”仍然是第三層的小酒吧,仍然是空無一人的地界,仍然是健碩的墨鏡男,仍然是噴云吐霧的禿頭大煙鬼……

        “你在說我壞話?難道是我打擾了一頭人形暴龍的交?配了嗎?”羅丹抖了抖眉毛,說著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話,“那么作為賠禮,這杯飲料免費。”

        “廉價的賠禮。”凱撒來到柜臺前的椅子邊,坐下,伸手接過了羅丹遞來的一杯果汁——前幾天放在這里的百果珍飲根本沒喝多少,調酒師的強大手段將這些精靈出產的果汁的美味挖掘到了極致,喝起來還真是了不得的享受,“找我有什么事?”

        “……切,沒有禮貌的家伙。”羅丹低聲嘟囔。

        “喂就算這杯用來賠禮的果汁也是我的東西吧”凱撒咆哮道。

        “好了好了,這種小事就不要在意了。”羅丹揮揮手,“你也知道,最近這個地方發生了很多操蛋的事情,你也知道,老子都懶得管這些操蛋的事情。”

        “嗯嗯。”凱撒點了點頭,禿頭大煙鬼的實力深不可測,甚至貝優妮塔和愛爾奎特這兩個八階的家伙都遠遠比不上,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這家伙大概就是從天堂或地獄偷渡過來的變態了——連接庇護所大陸的全部入口都被圣者們仔仔細細地監視著,所以凱撒也沒對羅丹的出現表示過大的壓力,因為這貨分明被圣者們蓋上了“人畜無害”的戳了吧……

        “但是這幾天,終于有我在意的事情出現了。”羅丹給自己調了一杯酒,“出現了兩個八階,老子不會管,黑貓那個小丫頭發瘋似地亂殺人,老子也不會管,那個能操縱時間的幼稚小姑娘也四處添亂,老子更不會管……但是……”

        “那個叫做麗安娜的小娘們,想必你也見到了吧。”羅丹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回味著杯中物下肚的暢快滋味,又狠狠地吸了一口雪茄,“感覺如何?”

        “胸挺大的,長得不錯,性格略潑辣,需要調教一下。”凱撒擺出了沉凝的姿態,在羅丹懷著點點期盼的眼神中,天王對麗安娜做出了言簡意賅的評論。

        “……”羅丹沉默了一下,“我說啊,我們可不是在銀弦大廳中對拍賣的頂級女奴品頭論足的超級暴發戶,那個小姑娘也不是被人類的丑陋黑暗面肆意踐踏尊嚴的可憐人啊。”

        “銀弦大廳?還真敢又叫這個名字啊。”凱撒一怔,微微冷笑道,“不怕晦氣嗎?”

        “原來是你做的,也對,除了北地,沒有那個地方會做得這么絕了。”羅丹才算正兒八經地打量了凱撒幾眼,“嘖嘖,三年前就這么狠了,真是好手段啊。”

        “獸人是北地的合法公民,自由和尊嚴不容褻瀆,更別說拿來像奴隸一樣買賣了。”凱撒挑眉道,“當年雖然手段偏激了點,但是我可沒做錯什么。”

        “嘖嘖,銀弦大廳十年一度的地下拍賣盛典,你帶著戰神殿精銳從天而降,二十四個主要入口七十二道秘密逃生路線被封得嚴嚴實實,參加那次盛會的幾百名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帶著他們的親隨和銀弦大廳的工作人員等等等等多達萬人,竟然被你殺得一干二凈,這難道不是做錯了?”羅丹冷笑道,“且不論他們之中有沒有無辜者,你可知道他們死掉了,會對大陸的各個領域造成何等嚴酷的沖擊?”

        “首先,沒有無辜者,沒有一個無辜者。他們親眼看著獸人們的尊嚴被踐踏,被肆意地當做貨物拍賣而無動于衷,這就是該死的大罪。說白了就是老子要殺他們,他們沒有道理也沒有力量,死了活該倒霉。”凱撒淡淡道,“第二,沒有什么嚴酷的沖擊,因為這事是老子做下的,所以這個消息會被千方百計地壓下,七圣地策力,還沒有辦不成的事情。那些因此而混亂的家族會被新力量取代,期間造成的影響和傷害是他們自討苦吃。”

        “好氣魄,好威勢。”羅丹拍手,“不愧是下一代的戰神,果真是愛護自己的族民,能夠為了幾百個獸人將上萬人殺個一干二凈,是泄憤還是示威?”

        “不需要如此冷嘲熱諷,我手底下什么人的血都沾過,別說一萬人了,百萬人都敢殺。如果能讓這個世界再沒有獸人奴隸的貿易,我不介意弄死更多的人。”凱撒已經有些不耐煩了,“我知道你想表達什么意思,但我凱撒是個在獸族長大的野蠻人,不會對漠視生命的渣滓抱什么仁慈之心,而你倒是了不起了,分明不是這個世界的生命吧,為什么會在意這些屁事?”

        “別搞錯了,我沒有別的意思,而且這也不是正事。”羅丹嘿嘿地笑了,“如果能讓這個世界再沒有獸人奴隸的貿易……嘖嘖,這話可不是未來的戰神該說的啊。”

        “那你覺得我該說什么?”凱撒盯著羅丹那墨鏡后燃燒著的瞳孔。

        “你應該這么說。”羅丹注視著凱撒的眼睛,一字一頓,“這個世界再也沒有奴隸貿易。”

        凱撒心中一震,悄然握緊了拳頭。

        “言盡于此,你還年輕,但要學著擁有圣者的胸襟。”羅丹拍了拍凱撒的肩膀,“不必說什么,我也只是隨便講講而已,然后我們來談麗安娜的事情,也就是這次我找你的理由。”

        “……請講。”凱撒收拾了一下心情,羅丹那突然的一句話,卻給他造成了不小的震蕩。

        “你也應該看出來了吧,雖然是個實力弱小的小丫頭,但是體內有奇異的東西。”羅丹接過凱撒手中的空杯子,以華麗而利落的手法完成了另一次調制。

        “沒錯,如果我沒感覺錯的話……”凱撒接過了羅丹遞過的另一杯果汁,“那是屬于惡魔的力量——不,我沒感覺錯,那正是惡魔的血脈,因為我在此之前跟一只八階惡魔對戰過。”

        “死了沒?”羅丹看起來很驚訝。

        “總算聯手弄死了。”凱撒點頭道,“跟光明執政官聯手搞死的。”

        “原來如此,但是也算是了不得的戰績了,不愧是這一代的儲君們。”羅丹倒了一杯酒,跟凱撒碰了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跟麗安娜有關系的那只惡魔,絕對比你們殺死的那個強大得多——你明白嗎?”

        “非常明白。”凱撒點頭,他想起了那死神之王對他說過的話,“地獄的八階強者有數萬之眾,而且沒有世界之石壓制,人類遠遠不能與之相比。”

        “呃……那個惡魔可真是腦殘呢。”羅丹瞥了瞥波瀾不驚的凱撒,“我也不隱瞞什么了,麗安娜是惡魔與人類的混血,說起來還真是操蛋的一件事情呢——她的過去暫且不論,總而言之,麗安娜處于一個很危險的狀態,她的體內潛藏著危險的血脈,屬于惡魔的魔性。”

        “然后呢?應該有要拜托我做的事情吧。”凱撒沉吟道,“留她一命?我也沒想殺她——前提是她沒有做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未來有無限的可能性,就連圣者也不能完全看透命運之河的迷霧。”羅丹仍然是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麗安娜的存在有很多的價值——如果她體內的力量覺醒的話,就算是粗糙的初步覺醒,相信你要收拾她也要花上一番功夫,搞不好還會吃敗仗。”

        凱撒愣了一下,隨即嗤笑道:“不要小看我啊。”

        “也對,如果是你這變態的話,想要戰勝你只能通過境界上的優勢了呢。”羅丹搖了搖頭,“但是不要小看麗安娜,你也知道吧,第一代人類,強大的內法蘭,同時擁有天使和惡魔的力量的強者們,還有如今的沒落。人類如今之所以力量貧弱,是因為內法蘭血脈陷入了沉睡之中,但是如果是麗安娜的話……”

        “惡魔”凱撒猛然醒悟,“難道說?”

        “嗯,應該是各種的巧合吧。麗安娜的父親擁有很強大的惡魔血統,麗安娜的母親的體內殘存的內法蘭血脈又與麗安娜父親的血液力量相性良好——無數的巧合造就了這不合理的存在,那就是惡魔竟然能和人類誕下孩子。”羅丹說得很慢,凱撒也聽得很仔細,“來自父輩惡魔的力量,來自內法蘭的沉睡血脈,還有麗安娜自身不俗的天賦,這些已經是一個頂級強者誕生的所有條件。”

        “但這并不是最重要的。”凱撒動了動懶得動的腦子,因為他隱隱約約地看到了一個可怕的前景,“如果你說的屬實……那么人類利用惡魔力量就成了可能……既然無數的巧合能造就出一個麗安娜,那么我們可以用后天的手段將這些巧合變成必然的條件,培養出這些覺醒了惡魔力量的強者,因為人類本就是天使和惡魔的后裔,甚至天使也……”

        我要利用惡魔的力量完成對這種戰法的復制——漢尼拔的話從心中響起。

        如果是這種方法的話……能早就很多強大的力量吧。就像是阿爾薩斯和克里蘇加德留下的手稿,死亡騎士和巫妖的規劃圖和誕生計劃……

        覺醒了惡魔之力的人類,還有覺醒了天使力量的人類。

        雖然還是無法重現內法蘭時代的榮光,但是如果能掌控著這樣的力量的話……

        距離跟天堂和地獄三足鼎立的時代,必然要大大地跨進好幾步了吧。

        但是這……確實是很難掌控住的力量啊。就像是阿爾薩斯和克里蘇加德的擔憂一樣,這兩種新的力量的沖擊和危險性絲毫不遜于仍在構想的死亡騎士和巫妖。人類從來不缺少對未知的探索熱情,但是人心仍有疏漏,怕是抵抗不住由力量衍生而來的嫉妒或者恐懼,這些總會把人類拖入毀滅的深淵——而且天堂和地獄,怕是見不得這種事情吧……

        他深吸了幾口氣,總算平復了自己的心情,這個世界真是太瘋狂了,突然就會出現很多可怕的事情,他看著羅丹,眼中充斥著疑惑:“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事情?你應該知道這么做的意義,還有……因此而帶來的……后果。”

        “是啊,我知道這么做的后果。”羅丹先是沉默了一會兒,隨即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但是,總好過天堂和地獄將你們逼到了絕境,圣者們擊碎了世界之石,這幾十幾百億覺醒了沉睡力量的內法蘭將天堂和地獄一起拖進毀滅的深淵,大家一起玩完要好得多吧。”

        “……原來這就是天堂和地獄的顧忌啊,如果打碎了世界之石,那么庇護所對天堂和地獄的力量壓制就會消失無蹤,天使們和惡魔們都能在這里肆無忌憚地使用強大的力量,但是他們要面對的,大概就是無數的內法蘭了吧,那時候的人類就會從一個可有可無的小勢力變成巨大的砝碼——足以撬動天堂和地獄力量平衡的砝碼。”凱撒恍然大悟。

        “沒錯,這就是天堂和地獄的默契的共識。人類想跟天堂同歸于盡,那么地獄就會大占上風,反之亦然。由此可見,安格列斯委員會比魔神們要有腦子的多。不過最近地獄已有亂象,如果是新派掌權,大概對人類的方針也會轉變吧。”羅丹嘿嘿地笑了,“我有預感,你這個不安分的小子遲早要去地獄鬧個天翻地覆,所以必要的情報消息是少不了的。很巧,我倒是掌握了一些天堂和地獄的秘聞……有興趣嗎?”

        “還是把交易向后延遲一下吧,就算我要到地獄來個幾日游的,也要等到八階再說吧——不過我也很不確定老頭能不能放行。”凱撒也嘿嘿地笑了,“等我到了八階,說話也有了些底氣不是?”

        “不需要到那個時候,我的要求只有一個。”羅丹的眼神逐漸肅穆,即使是隔著墨鏡,凱撒也能感受到其中傳來的嚴厲的意志,對方瞳中燃燒的火焰讓他有些不適,“請你照顧好麗安娜,將來要借助她的力量也好,以她的身體作為參照也好,希望你能像家人一樣保護好她——那個瘋狂的計劃實在是瘋狂,所以我比較擔心有人會把她切片了。”

        “你的錯覺罷了……”凱撒尷尬地把頭轉向一邊,“還有……你的口氣,好像是一個拉皮條的……呃,你該不會就是麗安娜的……”

        “不是我,她的父親另有其人,而且如今……似乎還在地獄,很好地活著。”羅丹一臉汗然,“考慮好了沒有?你要是不答應,我就直接把麗安娜捉來送到她老爹那里,然后把這些事都給安格列斯委員會和巴爾他們說說。”

        “……這算是威脅嗎?”凱撒瞇了瞇眼睛。

        “怎么可能……”羅丹也笑了,“還有,你不是說那個麗安娜的胸部很大嗎……憑你的本事……”

        “嗯……有理有理……”

        于是乎,兩人的猥瑣的笑聲里,惡魔獵手和人造天使,在某人的心中形成了最初的雛形。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2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