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二十七章 這是口【嗶——】嗎?

第二十七章 這是口【嗶——】嗎?


        第二十七章這是口【嗶——】嗎?

        PS1:五千字奉上……嘖嘖,單小源啊……

        PS2:感謝“人楊馬帆”童鞋的一塊大洋,感謝“⑤頭學姐異聞錄”童鞋的一塊大洋,感謝“桐之谷和人”童鞋的兩塊大洋,感謝“qfhzmp”童鞋的一塊大洋,感謝“龍龍厄狗”童鞋的一百大洋,感謝“yzylion”童鞋的五塊八毛八,感謝“天邊悠云”童鞋的兩塊大洋和贈送章節

        PS3:感謝“liuying”童鞋的一張月票,感謝“龍龍厄狗”童鞋的一張月票,感謝“GDRS”童鞋的一張月票。

        ———————————————————————————————————————

        凱撒就這么在旅店中足足呆了一下午,一男三女,簡直是香艷到極致的境遇了——但是現在很明顯不是yin?亂的時候……不,我是說現在很明顯不是放松的時候。

        兩個八階的女人,一個也不知道是真傻還是裝傻,天真爛漫,指東問西,另一個女人倒是真狡猾,不停地撩撥他——嗯,用初音未來的話就是賣弄風騷。

        但是他確實是享受著這種放松的氛圍,之前的思索實在是殘酷,殘酷得讓他不想去面對。這個世界,不是揮動武器就會解決一切的,這個問題他很早就明白了,但是真正地要面對時,才知道所謂的顧慮和束縛是多么得讓人難受。

        愛爾奎特和貝優妮塔確實有著心事,凱撒也有心事,這里最無憂無慮的,反而是初音這家伙吧……只要凱撒在身邊,她就不會在想別的事情,哼的歌也輕快了幾分。

        “這家伙……怎么最近這么喜歡睡覺了?”只是聊了一小會兒,初音就靠在凱撒的懷里安靜地睡著了,發出均勻的呼吸,看起來平靜安然。凱撒將被子拖過,蓋在初音的身上,他就這么抱著初音,讓少女在他的懷里靜靜地睡去。“果然是最近很累嗎?這逞強的家伙。”

        “……”愛爾奎特的目光讓他有些不舒服——雖然沒有一點的敵意,但是被一個八階強者以天真無邪的強大目光注視,這種壓力確實是有的。

        “……你想干什么。”凱撒將蓋住他和初音的被子緊了緊,一臉的戒備。

        “好想這樣被人抱著睡啊……”看著初音未來恬靜的睡容,某白公主一臉的羨慕,但是看了一眼凱撒之后,這種艷羨就變成了巴巴的遲疑,“可是恩都奇先生是色狼的說,如果被抱著的話,很可能會被做奇怪的事情……”

        “話說誰是色狼啊”凱撒翻了個白眼,無聲地咆哮道,“這是誰告訴你的”

        “……”愛爾奎特指指邊上的貝優妮塔,一臉“兇手在此”的表情。

        “……”凱撒指手畫腳了一番,最終無計可施,沒想到貝優妮塔卻低聲笑了:“小dd,需要姐姐我幫你一個忙嗎?似乎很有趣的樣子……”

        “幫什么忙?”凱撒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嗯……感覺很累的說……”貝優妮塔的嘴中發出了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慢慢地舒展了一下身體,美好的身材在黑色的緊身衣下發出了難言的魅惑——通常魅力驚人的女人會引發別的女人不自覺的敵意,正如愛爾奎特此時的虎視眈眈。怎么說呢……愛爾奎特的身材確實也很不錯,但是氣質勝在高貴,若是論魅惑……

        但是貝優妮塔的表演還在繼續,她一步步地向著床邊走去,每一步都流動著讓人窒息的美麗,簡直讓凱撒都不敢直視了——很明顯有種東西在蠢蠢欲動。

        貝優妮塔的一只腿已經壓在了床上——就這么做出了趴著的姿態,向凱撒發出了魅惑的眼神:“大姐姐我啊,想要在小dd懷里躺一下呢……”

        “……”凱撒先是在貝優妮塔那緊繃的凹凸有致的身材上巡視了一圈,沒有說話,但是身體已經做出了誠實的反應,張開了手臂做出歡迎光臨的動作。

        一陣風掠過,溫暖的身體接觸到了他的右半身,溫暖的呼吸打在了他的脖子上,讓他感到一絲奇怪的感覺,抬頭看看,貝優妮塔還在床邊意味深長地笑。

        “……”這么說躺在我的懷里的是愛爾奎特了。

        “相當大膽呢,色色的小妮子。”貝優妮塔冷笑道,“終于露出了yin?蕩的本質了嗎?”

        “咦咦咦咦?”愛爾奎特剛剛才發現自己到底做了什么,“這個……這個……哼恩都奇先生抱起來很舒服我只是稍微做一下測試而已你可不要亂想哦……”說著作勢就要起身——但是凱撒眼神一掃,就能看到此人的內心正在掙扎。

        然后貝優妮塔唯恐天下不亂地添了一把火。

        “測試一下是吧,那就快點起來,我還要抱著小dd睡覺呢……”

        愛爾奎特的身形一僵,心中的掙扎更加劇烈了。

        貝優妮塔又扔上去一把熊熊燃燒的火炬。

        “嗯……那樣的話,我和小dd和這位***要稍微地睡上一會兒,就拜托你這白色的家伙好好負起看門的重任了”以一副女主人的口氣,貝優妮塔發出了宣言。

        “咦咦咦咦?我必須出去守門嗎?”愛爾奎特更加慌亂了,轉頭看著貝優妮塔,白色的直達小腿的金色長發晃起一道金色的波浪,讓凱撒心中一動。

        ……喂喂喂,該注意的不是這個問題吧。

        看來很神奇的思考回路,正在這位白色的公主的腦海中運行著。

        “如果不坦誠一點的話,這么好的位置就會被可惡的黑色家伙搶走,這樣的話,我就只好凄涼地去做守門的任務了……但是如果就這么躺下的話,絕對會被做什么奇怪的事情的……嗚嗚嗚嗚……到底應該怎么樣才好……”

        ……天下怎么會有這么傻的八階高手,應該注意的問題不是這個吧,你

        “決定了”突然就這么自暴自棄地大叫了一聲,愛爾奎特回過頭來,眼中熊熊燃燒的是不可違逆的火焰,“恩都奇先生,那個女人非常非常危險……跟她一起誰的話……”

        “……會怎么樣。”凱撒雖然很想笑,但是還是配合下來了。

        “會被吸干的哦”以一種認真而又陰森恐怖的語氣低沉道,“把你作為雄性的精氣……”

        ……你這不是都明白嗎混蛋怎么非要裝得這么傻

        “所以為了保護恩都奇先生的安全,我就勉為其難在此期間留在你身邊因為你是個不錯的人呢當然不排除有色狼的嫌疑”突然就變成強氣的公主了,“所以……所以對我做那種色色的事情是不行的我可是算你的恩人哦”

        雖然是這么說著,但是分明是露出了很舒服的感覺,兩人相隔如此之近,望著愛爾奎特近在咫尺的玫瑰紅式的晶瑩的眸子,精致得無與倫比的相貌,美麗如同夜空中虛幻的月。

        “嘖嘖……小dd真是好手段啊……”貝優妮塔的贊嘆又響了起來,“未來肯定是了不起的人呢……你們就這么親熱著吧,大姐姐我就不奉陪了”說著,她又朝凱撒拋了個飛吻,一副“感謝我吧”的表情,凱撒哭笑不得。

        ……雖然不知道戰力對比究竟是孰強孰弱,但是頭腦方面……愛爾奎特你絕對是被耍得團團轉的劣勢啊……

        “嗯?你要走了?那我就……”愛爾奎特又想起身了。

        “嗯,那就一起離開吧,小dd,晚上我還會再來哦……”貝優妮塔的話又傳了過來。

        “……”愛爾奎特的身體又沉了下來,“果然不能放松警惕呢你這個女人,會在我離開之后偷偷回來,占恩都奇先生的便宜吧”

        ……不不不,只有你這個家伙才會這么想吧。

        “你說呢?”拋下了這么一句話,貝優妮塔搖曳著美麗的身姿瀟灑離去。

        “……喂,我說,這個家伙是來干什么的啊,難道就是要跟我吃個飯?”一片寂靜的沉默中,凱撒突然發問了。

        “不知道。”愛爾奎特仍保持摟著凱撒脖子的姿態,搖搖頭,豐滿的胸部緊緊地貼在了凱撒的身上。

        “嘶……”倒吸了一口冷氣,凱撒暗暗地對比了一下左半身的初音和右半身的愛爾奎特,果然……果然發展的眼光是靠不住的,現在才是王道啊

        打在脖子上的溫暖的鼻息,近在咫尺的美麗容顏,還有貼在身上的豐滿的身姿,這一切的一切喚醒了最本源的潛能——凱二爺又興致高昂地立正了。

        “嘶……”又是一口冷氣,因為愛爾奎特算是趴在凱撒的身上,所以凱二爺頂住了某位白公主那柔軟的腰肢,凱撒回味著那種莫名的感覺,同時也對自家二弟表示失望。

        ……看來最近缺乏鍛煉了,精力無從發泄,讓你小子有了興致……

        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白公主似乎也感覺到了這股不適,皺眉搖動了一下身體,凱撒又抽了一口涼氣——這真是……太爽了

        愛爾奎特盯著凱撒的眼睛,眼中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很好,天然的家伙嗎?

        接下來發生的事件大概是這樣的吧。

        這位天然的家伙一定會這么說。

        恩都奇先生,你拿什么東西頂著我的腰了,很難受的,是武器嗎?

        然后我會表現得很尷尬。

        呃……不是……不對,說起來還真是武器,不過你是不能碰的……

        然后這個對一切都很好奇的家伙肯定會更加好奇。

        真是的……到底是不是武器嘛,算了,恩都奇先生不告訴我,那我就自己看了

        然后就會用手抓住那玩意……然后肯定會更舒服的……甚至還會發生一些更快樂的事情……呃……我真是太邪惡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恩都奇先生,你的生【嗶——】器頂著我的腰了,拿開好嗎?”凱撒的眼中露出yin?蕩的光彩之際,一聲柔和的聲音輕輕響起。

        “……”凱撒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什么?你說什么?”

        “我說恩都奇先生整天在想色色的事情啊這樣怎么可以……”愛爾奎特就像是在對調皮的孩子進行無奈的說教,“我說您的【嗶——】莖頂著我的腰了”

        “……喂,愛爾奎特,我說啊……”

        “什么?”愛爾奎特把耳朵湊過來,“恩都奇先生說什么?我聽不清楚……”

        “我說你不是什么都懂嗎為什么還要裝得這么清純你到底有何企圖,覬覦我的貞C嗎你這家伙”凱撒直接用了龍咆,用初音無法捕捉到的高頻聲波,向著愛爾奎特的耳朵大聲吼道。

        “喂會死的啊恩都奇什么叫裝清純啊……還有我覬覦您的貞C干什么”愛爾奎特不滿地低叫道。

        “……你一個女孩子,怎么會把【嗶——】莖和生【嗶——】器這種話掛在嘴邊啊”凱撒無語凝噎,“你明明都知道的,干嘛裝成這樣”

        “……這有什么不正常啊,【嗶——】莖和生【嗶——】器的話,不是雄性正常的生理特征嗎?”愛爾奎特睜著眼睛反問道。

        “……這哪里正常了啊你有點常識好不好明明知道很多不該知道的東西”

        “知道的多,不代表有常識啊。”愛爾奎特就這么說著,“雖然我對于這個世界的知識知道的很多,但是是直接從世界中讀取到的,并不代表那是我自己的知識——畢竟知識要以實踐來印證的。”

        “所以你才能若無其事地說出那種不知羞恥的話來……”

        “才沒有不知羞恥呢說到不知羞恥的話,恩都奇先生這才叫不知羞恥呢對著剛剛見了三次面的女孩子勃【嗶——】是件很失禮的事情啊”

        “喂你剛才說了一個更失禮的詞匯啊”凱撒算是明白了……愛爾奎特的情況比天然呆更加可怕啊,知道了很多該知道和不該知道的知識,但是卻絲毫不知道這些東西代表著什么……這種混合著天真和魅惑的氣質啊……

        難怪這么好騙……真是個天真的傻蛋啊。

        “……恩都奇先生,您頂了很長時間了,還沒有射嗚嗚嗚嗚……”還沒說完的話,被凱撒伸手捂住了嘴,“給我注意一點啊,明明是個很端莊的女孩子”

        “那恩都奇先生這種反應,是不是水性楊花的男孩子呢?”愛爾奎特示意著凱撒舉旗的方向,眼中一派天真無暇。

        “……話可不能這么說,因為愛爾奎特正在抱著我,作為一個正常的男孩子,這種反應非常正常吧,像愛爾奎特這么漂亮的女孩子。”凱撒無奈道。

        “嘿嘿……被夸獎了呢,原來我也是很漂亮的女孩子呢……”突然就害羞了突然就像是被表揚的小孩子了八階大高手啊你那害羞的笑容讓我想起了哈洛加斯演武廳里那些**歲的野蠻人瓜娃子啊

        “……很安心呢,明明對其他人都充滿了戒心。”愛爾奎特突然就這么嘆息道,“明明恩都奇先生的心里,也對我充滿了戒備,但是我卻能放心地和您親近呢。這種感覺……嗚嗚嗚……真的是好舒服呢……”

        “怎么了,你這傻蛋,突然就說出了這樣的話啊。”凱撒偏過頭去——雖然嘴上不會說,他確實是那種因為有人想依靠他就會感到高興的家伙。

        “誰是傻蛋了不要這么叫我啊,真的被叫成傻蛋怎么辦”愛爾奎特抗議道。

        “因為被叫做傻蛋久而久之就變成傻蛋的家伙就是傻蛋啊”凱撒冷笑道。

        “才不是呢”愛爾奎特嘟起了嘴巴——凱撒不得不承認,他又被吸引住了,且不論那種高貴中帶著懵懂的氣質,還是她本身是八階強者這種事實。好吧,雖然凱撒不是變態,但這種可以肆意調笑甚至玩弄八階強者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夠了我這個yin?蕩的家伙

        時間就在這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中慢慢度過,似乎兩人都忘記了仍然雄赳赳氣昂昂的凱二爺,初音依舊睡得很沉,因為凱撒在她身邊。

        雖然另一邊是一個敵我不明的八階強者,但是凱撒卻慢慢地安然著。

        他耳邊還回蕩著愛爾奎特的呢喃。

        我們都有秘密吧……不知道恩都奇先生心中的秘密,但是我有預感,如果把自己的秘密說出來,我們就再也不能像這個樣子了吧……

        ———————————————————————————————————————

        迷迷糊糊地就睡著了,突然感覺到了一股異動。

        來自于下半身的異動。

        或者是,柔軟的異物,摩擦著今日很有精神的凱二弟。

        凱撒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還是這個房間,初音睡在旁邊,一切依舊,但是總覺得有些違和的地方。

        突如其來的感覺,或者是讓他想要叫出來的快樂的刺激。

        “愛……愛爾奎特?”凱撒疑惑著,看著鼓鼓的被子,將被子扯開。

        是愛爾奎特的笑臉,就這么趴在凱撒的腿上,聚精會神地看著天王那雙腿之間的凸起。

        “真是有精神的孩子呢……”這完全不是凱撒所認知的愛爾奎特,這種笑容,混合了純真和魅惑的,但還有他所不認識的yin?欲。修長的手指劃過了突起,很靈巧地打了一個轉。

        “喂你在干什么”雖然覺得似乎是一件好事,但是他如今還是一頭霧水,并隱隱覺得不太對勁,但是眼前的愛爾奎特似乎更加干脆利落,雙手用力,就將凱撒的褲子脫了下來。

        筆直的事物打在了她的臉上。

        在凱撒混雜著迷茫和期待的眼神中,櫻色的唇瓣,碰觸了火熱的尖端。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2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