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二十五章 心結

第二十五章 心結


        第二十五章心結

        PS1:呃,如果對本書有什么看法和問題或者是疑問的話,請在書評區留言,更新也好,情節也好,文風也好……只要有問題就請提問,寫書是作者與讀者的互動,畢竟是寫給你們看的,有問題就直說嘛……

        PS2:感謝“真紅之賤”童鞋的一塊大洋,感謝“龍蕭簫”童鞋的一塊大洋,感謝“拂曉丶の光”童鞋的五塊八毛八,感謝“宰豬天才”童鞋的一塊大洋,還有“南宮明冠“童鞋的贈送章節……

        ———————————————————————————————————————

        話音剛落,里三層外三層,這個房間的人刀劍出鞘,將凱撒團團圍住。

        “喲,這又是什么架勢啊。”凱撒看著十幾把指向自己的兵刃,又看看擋在自己背后的十六夜咲夜,哼了一聲,“拿兵器指著我,最好抱著會死的覺悟。”

        “裝什么裝四哥都說了,就是你害了他,殺掉了三哥”說話的人是五首領,他手中舉著一把長槍,寒光閃爍的槍頭一動不動,直直對著凱撒的咽喉,“奇拉大哥,這里是城主府,我們要給您面子,這個人我們狼吻要帶走,好好收拾收拾他”

        “真把我當砧板上的肉了?”凱撒視十幾把兵器如無物,“把你們手上的廢鐵放下”

        “羅特先生已經瘋了,他說的話你們也信?”十六夜咲夜皺眉道,“僅憑著精神失常的受害者一句話,就判定是恩都奇下的手,不覺得太武斷了嗎?”

        “十六夜小姐,我們相信你的無辜,但是既然是羅特兄弟親口所說,這位恩都奇先生身上的重大嫌疑無論如何都逃不掉了,如果您執意相信他的清白,那我可以做主給你十天的時間,十天之內,我們會將恩都奇先生收押起來,如果您能找到真正的兇手,那么我們會向恩都奇先生賠禮道歉,如果您做不到,那就別怪我們了”奇拉城主顯然也在克制自己的脾氣,看來他跟狼吻諸位首領的關系確實不淺。

        “證明?”凱撒突然低笑了起來,“我現在,就可以證明啊……”

        “那么恩都奇閣下想要怎么證明?”狼吻的領袖哈迪倫終于開口了,他穿著綠色的大風衣,是個獨眼,說話低沉,聲音如同金屬的低鳴。

        他話音未落,就感到面前白影一閃,無可阻擋的氣勢呼嘯而來,別說阻擋了,連動一動指頭的勇氣都在這狂烈的殺氣中消磨殆盡,他脖子一緊,已經被生生舉起,此時,才聽到了此起彼伏的驚呼和痛叫。

        “好快的速度……”忍下了心中的駭異,哈迪倫仍然冷靜地說話,然而一連串兵器墜地的聲音此起彼伏地響起,他終于色變了。

        剛才他說到倒數第二個字的時候,凱撒左手將擋住他的十六夜咲夜護到身后,右手一格一攬,強大的力量扭傷了兵器們的主人們的手,圣斗士的奪刀技不可阻攔,登時將所有的兵器搶到了懷里。接著他輕輕一震,隨即放開了懷中的兵器,兩手向外一推,帶著排山倒海的狂潮將所有的人向著外圍推去,一路勢不可擋,一擊就把哈迪倫制住。

        至此,被搶到的兵器才墜到地上——然而他們也像是凱撒所說變成了廢鐵,都被圣斗士的巨力震成了幾段,橫七豎八地散落在地上,像是被最鋒利的神兵斬斷一樣。

        一切都在幾秒鐘內發生完畢,諸人看到凱撒已經將哈迪倫高高舉起,方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何等可怕的事情,但是誰也不敢上前了,剛才天下無敵般的氣勢猶未散去,那種毫無抵抗之力的無奈猶在心間,如今被他凌厲的眼神一掃,誰都失去了繼續對抗的勇氣。

        “我要是想殺他,何必做得如此麻煩,我要把這個地方的人都殺干凈,又有誰能阻擋?你嗎?還是你?”凱撒左手虛點,點過人群中的幾人,剛才揮手間天崩地裂的威勢猶在,那幾人被他輕蔑的眼光看到,竟然沒有一絲生氣的余地。

        確實如此——在場的人大多眼力驚人,剛才的交手已經顯示出了雙方的力量層次根本相差甚遠,眼前的人要是大開殺戒,整座城中大概沒有一人能夠攔得住,這樣的強者要是想動手殺人,實在不會布下這么復雜的疑陣。

        “放開我養父”門外的人聽到了動靜,城主府親衛,雇傭軍的精銳士兵,倒是涌進了一大群,先是看了看亂七八糟的場面,然后不約而同地把手中的兵器指向了凱撒,凱撒一個眼神掃過去,他們又不約而同地后退了一步,但是還有一個藍發的高挑女孩兒一步不退,手中握著兩個黑色的圓筒,迎著凱撒怒喝道。

        “麗安娜退后”哈迪倫怒喝一聲,凱撒手微微一緊,他就咳嗽著說不出話來。

        “擔心我會殺了她?那你可就錯了,我跟你們沒什么仇怨,也不會因為你們的無禮殺死你們。”凱撒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恐怖,“但是別人就不一定了,我不知道你們到底犯下了何等的罪孽才招致了如此慘烈的報復,也沒興趣知道,但是報復的時間已經到來了。”

        人高馬大的哈迪倫在他的手中有如孩童,竟然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眼見臉上慢慢漲紅,似乎再過一會兒就要活活憋死了。凱撒看看他的樣子,聳聳肩,信手一拋,哈迪倫就像向雇傭軍的人群中跌去,幾個首領沖了出來,向著大首領伸出了手。但是凱撒附著其上的力量不是他們能夠抵抗的,幾人臉色齊變,排山倒海的力量涌了過來,將他們通通打翻在地,滾成一團,狼狽不堪。

        “黑暗的罪人啊,因著暴虐的原罪化為灼熱的實質,你們終將遭受施加于無辜者之身的一切痛苦。火焰吞噬新生的生命,利刃穿透弱者的胸膛,奴役自由的意志,踐踏無辜的尊嚴,此乃有罪之舉,非死不得贖罪。曼珠沙華,懺悔之眼,以火焰燃燒火焰,用邪惡懲戒邪惡,此乃無辜者死亡的詛咒,靈魂不可擺脫之永罰……”凱撒突然念起了黑貓留下的話,凌厲的目光掃視著人群,果然,聽到這意義不明的話,幾個首領的臉色先是疑惑不解,后來若有所思,再后來就完完全全地變了,變得驚駭欲絕。

        “哈哈,我似乎明白你們做過什么事情了。”凱撒的眼光瞬間了凌厲十倍,與他眼神對上的人,已經在發自內心的顫抖了,“不過我現在懶得追查,一切的債務,還是由最有資格的人討取吧,真是死不足惜的渣滓啊,讓人作嘔”

        他從一開始就有大體的印象了,黑貓是獸人,能讓她流落到中土,一是家庭的主動遷徙,二就是該滅族的捕奴團,聯想黑貓的那段話,定然是關于捕奴團燒殺搶掠的描述。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忍下了大開殺戒的想法,當年參與捕奴運動的人到底有誰,只有黑貓知道,在場的必然有很多無辜者,他還沒到用無辜的鮮血沖刷憤怒的地步。

        他大步向門外走去,堵住門的士兵們被他暴虐的眼神一看,忙不迭地讓開了道路,十六夜咲夜聳聳肩,跟著離去,所有人被凱撒爆發的一瞬間的殺氣所攝,竟然一動都不能動,等到凱撒遠遠離去才回過神來,面面相覷,半天說不出話來。

        除了死去的三首領,瘋掉的四首領,狼吻剩下的四位領袖的臉色,都陰沉得可怕。

        ———————————————————————————————————————

        凱撒走在前面,十六夜咲夜跟在后面,兩人一語不發。

        兩人走到了一個小公園,時值秋日,枯葉紛紛落下,在秋風的吹拂下翻卷紛飛,凱撒停下了腳步,注視著晴空。已經快到正午了,公園里也沒什么人,凱撒深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揚手,向著空氣狠狠地打了一拳。

        狂風呼嘯,拳力撕開的風壓將地上的落葉呼嘯卷起,形成了一道小型的龍卷,然后爆裂開來,被碾成了均勻的齏粉,仿佛是發泄著他的憤怒。

        他慢慢吐出了一口氣,將手握緊又松開,握緊又松開,如此重復了好幾次,這才恢復了正常,找了個長椅,慢慢地坐下。

        他拍拍椅子,示意女仆來坐,十六夜咲夜遲疑了一下,收攏裙擺,在他身邊規規矩矩地坐下——她莫名地感覺到了異常,她能夠感受到眼前的人的憤怒,但不知道他的憤怒到底源自哪里,聽著他悵惘地嘆息,竟然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

        “知道嗎?我差點把他們全殺了,這是他們的運氣。”凱撒低聲道,“我最恨的就是那些家伙了,從小就見慣了那些場面,百分之百的利潤就能讓這些瘋子鋌而走險,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就會讓他們踐踏世間的一切法律與道德,我用相似的手段回擊,他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他們殺人,我就殺人,他們甚至連嬰兒也不放過,我就當著他們的面把他們的孩子扔進火里,就像他們做的一樣——我的心告訴我,這樣做沒什么,因為踐踏生命的罪人,禍及家人也是他們的罪過,失去的痛苦,總要他們感覺到比較好……”

        “直到一個滿手血腥的垃圾……我們那次逮住了他和他的人,我折斷了他的四肢,根據他手下的供詞,千里奔襲,殺到了他和他背后家族的所在,我當著他的面砍下了他的父親和母親的腦袋,就像他做的那樣,我用刀剖開了他婆娘的肚子,讓他老婆的腸子流出來,看著她哀嚎著死去,就像他做的那樣,我在他家里點起了大火,就像他做的那樣,我抓著他那掙扎哭叫的兩個兒子,五六歲大小,在他們身上淋上油,然后丟進火里,看著火焰將他們活活烤焦,看著他們變成焦炭,也像他做的那樣——順便說一句,他弄死的那個是個嬰兒,才出生了五個月,我還抱過他呢……嘿嘿……”凱撒的語氣平平淡淡,但咲夜能從中感覺到無比的憤怒和矛盾,“那個人一直在嚎叫嘶吼,我倒是覺得很暢快,很好,他終于也嘗到了失去的滋味,他做下了不知多少罪孽,終于有報應了。當時我就在想,他也是有家人的,怎么會做出這些無法用語言來表述的罪孽?”

        十六夜咲夜已經目瞪口呆,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這樣的人我親手弄死了不少,都是這樣的報應,我非得看著他們因親人的死而崩潰瘋狂才感到快意,原來他們也會詛咒,原來他們也會哀求,我都會問問他們,可否記得那些曾經向他們哀求或詛咒的無辜者?獸人也是人,會哭會笑,有爹有娘,他們也是有所愛的人的。”凱撒將腿支起,抱膝而坐,將下巴枕在膝蓋上,“不過那個垃圾……那個畜生……我倒是記住了他,因為他的反應與眾不同啊……”

        “我帶著他去他家的時候,他的眼神已經出現慌亂了,用力地掙扎著——真是厲害,他已經被薩滿祭司團的暗刑收拾得不成人形了,竟然還有力氣掙扎。”凱撒的眼中出現追憶,“開門的是他的父親,一個算是人模人樣的老頭,他可不知道,他的好兒子做了何等畜生的事情,還很和善的樣子。不過他就算再和善也沒用了,他的兒子不是東西,殘殺無辜,剝奪自由,一切因他而起,又怪得了誰?”

        “那人的反應也是中規中矩,先是不停地吼叫,然后再哀求,最后就是惡毒地詛咒,哈哈,老子要是能被你咒到,那你們這群滿手鮮血的渣滓到底會被詛咒成什么樣子?這點報應,似乎遠遠不夠啊。說什么一人做事一人當,有什么事沖著他來,折磨家人算什么本事——我呸他?媽?的這是老子聽到過的最惡心的話哈哈哈哈哈,你能理解我當時的心情嗎我都笑了啊”凱撒笑著,卻散發著讓人心悸的森寒,“那家伙在最后,已經什么都說不出來了,哭號也好,哀求也好,詛咒也好,悔恨也好——他只是大笑著,瘋狂地笑著,只是重復著一句話,直到我斬斷了他的四肢,把他在他身上潑上了鹽水后離開,隔著很遠都能聽到他的瘋狂地笑聲和那句話。”

        “他說我跟他們,只是一路的貨色。”凱撒的聲音低沉下來,“我們已經變成了魔鬼,以弱者的鮮血和哀嚎以及詛咒為樂,簡直是完全墮落一樣,以這些為瘋狂——你也一樣,你終將成為我們,就算你現在打著正義和復仇的名號,將來也必然變成鮮血的囚徒……我在地獄等著你。”

        “我從來不把這些話當回事的,因為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看到我的同胞,甚至是剛剛才談笑結識的,都在瘋狂的笑聲和惡的欲念中死去——幸存者更加凄涼,哪怕殺掉了他所有的仇人,他的親人和愛人,他美好的生活,都已經消失無蹤了,永遠都不可能再回來。看著他們那無神的雙眼或者是仇恨的眼神,不做點什么,我又怎能心安……沒有在事先發覺,在不幸發生之前好好地保護他們已經是我的失職我的錯誤了,在災難發生之后不把這些血債百倍討還,讓這些劊子手品嘗一下自己加諸于別人身上的痛苦,我又有什么資格做他們的天可汗,我又有什么資格被他們稱呼一聲凱撒大兄”

        壓抑已久的殺氣,以他的宣言為宣泄口,轟然迸發而出,殺氣無形而有質,吹動了滿地枯黃落葉,搖晃著已經漸漸干枯的樹枝,壓低了黃綠的枯草,也驚飛了飛鳥,甚至開始遙遙地攪動天上的云氣。

        “已經夠了已經夠了不要再說了”突然身上,傳來了溫暖的觸覺,正在肆意宣泄的殺氣陡然一滯,因為十六夜咲夜已經牢牢地抱住了他,“沒有錯……不是你的錯吧,如果沒有他們作惡在先,你也不必做出那樣的還擊……不過……不過……”

        “我到底是對是錯?之前堅定地認為自己的做法天經地義,不過……自從……自從與漢尼拔他們開始接觸之后,我就有隱隱約約地動搖了。然后進入了中土,我感受到了更多的東西,北方三國的平民何等過分,但總有教皇廳的傻蛋神官們以德報怨,幫助那些曾經傷害過他們的人……原來那樣的刁民,也會在初音的歌聲中流下眼淚,也會擁抱家人,也會真誠地握手……我從來不后悔殺了那些捕奴團的人,但是我確實是疑惑了……以同樣的做法報復于他們的家人,這樣的做法是否正確……”

        “我這一生……這已經度過的十幾年的歲月中,很順利呢。”凱撒低聲道,“老頭也說過,雖然途中有些坎坷,但是對于天王之路來說,我迄今為止走過的路,實在太過平坦了。這并不是什么好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反而更加地危險。因為從未嘗到失去的滋味,所以對很多痛苦的事情沒有經歷,心性也缺乏磨礪——每一個小小的心靈瑕疵都會導致毀滅性的后果——或許真如那個人所說,我很有可能變成那種以虐殺為樂的變態吧……”

        “……我在想,那些失去一切的獸人們,應該還有你作為依靠吧。”十六夜咲夜突然輕聲道,“你為他們復仇無可厚非,但是我覺得……比起讓你因此變成這樣,他們寧愿你不去為他們復仇吧……”。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2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