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三十七章 我刷我刷我刷刷刷!

第三十七章 我刷我刷我刷刷刷!


        PS1:感謝“好大一只BAKA”童鞋的兩張評價票以及十八塊八毛八以及八十八塊八毛八以及八十八塊八毛八……還有“紅魔館の巴士”童鞋的十八塊八毛八以及十八塊八毛八,以及“啊!神啊”童鞋的五塊八毛八以及五塊八毛八還有三張評價票……

        PS2:咳咳……本章略鬼畜……下一章……嗯,大家都知道,我是個純潔的人……

        ———————————————————————————————————————

        “唔……唔嗯?”挑戰進行了大約一分鐘,御坂美琴似乎明白了自己好像陷入一場危機了,她的臉色已經發生了改變……

        哦不,與其說是改變這樣溫和的詞匯,還不如說是突變。

        驚愕,恍惚,羞怯,駭異……似乎是慢慢滑入了任人宰割的深淵了。

        “嗯嗯……嗚嗚嗚嗚嗚……嗯嗯嗯嗯……嗚嗚!?”

        終于發覺了異常了嗎?似乎有點晚了啊……似乎……很有趣呢……

        箭矢搭在了弓弦上,魔力都已經灌注完畢,不能收手了呢……

        赫蘿的講解在腦海中盤旋——雖然堅決反對凱撒嘗試,但是還是將原理什么的敘述了一下——在她說來,刷牙比撓癢更無法忍受。

        所謂刷牙,并不是接觸身體的外表,而是身體的內部。

        大家都知道,堅固的堡壘,往往是從內部開始突破,因為身體的內面與外界的接觸次數要遠遠小于外面,所以謀生的碰觸,會更加敏感。

        身體對于這些陌生的碰觸往往會身不由己,就算是職業者的體質也往往無從抵御,換句話說,身體會因此而產生——快·感。

        或者說……會感到很舒服,想要滿地打滾的舒服。

        當然了——怎么能不舒服呢?明明是自己做過無數次的事情,換成別人代勞,就會產生不由自主的新鮮感和快樂——雖然在赫蘿掀紫老底把這事告訴凱撒之前,天王也根本沒想到居然有這么兇殘的一招。

        可惜還是知道了——于是天空圓頂的超電磁炮做了第一個可憐的小白鼠。

        初音很嬌貴的,那神奇的軟甲中居然還有幾支精致的象牙柄雪鼠毫的精美牙刷,以及材料珍貴賣價高昂的牙膏——初音少女實在對某天王的電流刷牙法心有余悸,死活逼凱撒用人類能接受的方法刷牙,所以這次正好有現成的東西,也不怕旅館的普通牙刷把御坂美琴弄得牙齦出血。

        可是啊……雪鼠毫纖細柔軟,這樣柔軟密集的毛毛輕撫身上柔軟的部位……

        舒服是非常舒服啊……難以忍受的舒服啊……被別人來這么做,把握不好尺度,那簡直是……那簡直是……舒服地無法忍受啊……

        御坂美琴看起來是個忍耐力很強的人,換言之是個耐得住寂寞的人。

        就算是很舒服,就算是無法忍受,她也不會認輸和屈服的。

        這可以稱得上是傲嬌。

        嗯,就是傲嬌——御坂美琴是傲嬌傲嬌傲嬌傲嬌大大的傲嬌。

        堅持不肯承認自己沉浸汝這種快·感,咬牙切齒,死命不松口,硬抗到底,嬌羞嘴硬,但正正是因為如此,這種快樂還在不斷地積累,等待著泄洪般的爆發。

        忍耐力正在慢慢消耗著,御坂美琴的小手不斷地抓著沙發,敏感的牙齦還有口腔,在柔軟的雪鼠毫和光華的象牙的摩擦下,讓御坂美琴產生了越來越奇怪的反應,身體已經開始微微地顫抖,臉上紅得無法再紅,鼻腔內吞吞吐吐著急促的喘·息,甚至是身體也開始哆嗦痙攣起來——眼睛都有些迷離和翻白了。

        ……好可怕好可怕,赫蘿好可怕……竟然有這種可怕的方式……

        第一次嘗試真正意義上的“軟鬼畜”的凱撒仿佛看到了一扇嶄新的大門的開啟。

        我可是……我可是……我可是為了保護你們才這么做的啊御坂美琴!

        輸了你就可以留在這里,這次的敵人可是能把漢尼拔放倒的家伙呢!

        “哈……哈哈……呼……呼呼……咿咿……”

        不過凱撒低估了新生代電擊使第一人的超乎尋常的忍受能力,雖然是敏感了點,但是能夠很有效地壓制住自己的快·感,不愧是天空圓頂的巫師脈職業者呢……

        能夠在這樣的刺激下狠狠地忍受,這一點比紫要強多了,以前的話,就算是簡簡單單地撓癢,就能讓紫在一分鐘內嘻嘻哈哈地歪倒在懷里大叫投降呢……

        原本以為大概是三分鐘就能讓御坂美琴屈服,沒想到竟然堅持到了現在,然而嘴硬的下場就是要忍受連綿不絕的快·感的攻擊,就算是身體開始發抖小腦袋也開始無意識地左右擺動,但是還沒有做出投降的宣言,眼睛緊緊閉著,眼角滲出了可憐的淚花,看起來真是挺可愛的啊……

        御坂美琴可真行啊……

        凱撒想起了赫蘿傳授的第二段攻擊——于是他用牙刷開始摩擦少女的小舌頭。

        嗯,而且是下側——可以說是口腔中最最柔軟敏感的部位了……

        忍耐總是有極限的啊,御坂美琴……真是自討苦吃呢……

        凱撒帶著詭異的獰笑,冷靜地攪拌著牙刷,使其在御坂美琴的口中肆虐:“哼哼……還不叫出來嗎?叫出來會很快樂的,而且也不用遭這罪了……何苦來哉……”

        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不過,還真像是痛并快樂著啊……

        只需要一分鐘——敵人的防線將全面崩潰!

        凱撒以這幾年的戰爭素養為倚仗進行判斷。

        “……這是怎么回事!”但是隨即他發現了異常——來自他自己的異常。

        原來赫蘿也有算漏的地方,或者說是故意的?這個游戲似乎只有赫蘿、紫還有凱撒知道,赫蘿和紫以這個游戲作為賭賽,當然是互動制的,也就是赫蘿在給紫刷牙的同時紫也在給赫蘿刷,所以快·感是相互的,也就是說,像凱撒這種單方面動作的經驗,從來沒有。

        所以說凱撒只考慮到了御坂美琴會產生什么樣的反應,而徹底忽略了刷牙的那一方也就是他自己會產生什么樣的感覺——

        看到御坂美琴慌亂的喘息,緊閉的雙目,微微別開的小腦袋,還有輕輕顫抖的身體,凱撒不知不覺,莫名地咽了口口水,空氣中不知為何,產生了奇怪的曖昧的氣息。

        “嗚嗚……嗯……咿咿……”然后一聲小聲的嗚咽,徹底斷絕了最后一絲抽身而去的可能。

        凱撒突然發現……手上的動作,有點停不下來了啊……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1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