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門 > 暗黑萌戰記 > 第十八章 惡意競爭什么的最討厭了!

第十八章 惡意競爭什么的最討厭了!


        一時間,箭如蝗雨,還夾雜著寫火彈冰風暴什么的,當然動手的全都是叛軍們——誰都能看出來,老頭手上那閃光明亮的一團分明就是圣光彈,那照亮黑暗的一抹光明,簡直就是被斷罪騎士們壓著打的叛軍的活靶子,羽箭標槍,各式兵器,不要錢一樣扔了過來。

        幾十個性子急的大漢抄著巨斧就沖過來了,凱撒左看看,右看看,已經顧不得再說些什么了,一腳踏在了瞭望臺的木質底板上,一聲連綿不絕的輕微爆響之后,瞭望臺轟然崩塌,躲過了飛來的無數攻擊,還把不少殺來的叛軍壓在了底下。

        “如果我說我是來打醬油的,你們信不信?”看著慢慢圍上來的叛軍們,凱撒無奈地捂著額頭,回頭看去,事件的始作俑者,那個流氓老賊已經溜得無影無蹤,又看看舉起兵器的叛軍們,他咧嘴一笑,“不管你們信不信,老子反正不信……”

        腳下一勾一踢,散架的瞭望臺的殘骸被利用起來,不少的木料呼嘯飛出,砸得不少人吐血倒飛,趁著這個空檔,凱撒沖向豎在一旁的旗桿,伸手一抓,木屑紛飛,凱撒已經將旗桿撈在手中,輕輕一震,發出一聲厚重的崩響——這玩意與其說是旗桿,準確來說其實是旗柱,被凱撒抓在手里,一個橫掃,靠上來的幾十個倒霉孩子飛了出去,反手又一個橫掃,又是幾十個飛出去,紛紛化為飛過戰場的流星,悲催到了極點。

        “頂上!頂上!”粗大的旗桿就像是一根搟面杖,呼嘯著在這一方平地上碾來碾去,幾百人齊聲吶喊,向著凱撒的方向涌過來,搟面杖砸將過去,前排推后排,層層疊進,竟然被擋下了!幾百人同時發力,雖然被凱撒推得不斷后退,但是旗柱也是發出了讓人牙酸的聲音,凱撒微微一怔,人群中探出幾十把長矛向他刺來,天王冷笑一聲,輕輕吸氣,厚重的聲響慢慢聚集,平地起風,下一瞬間,音爆破軍的龍咆就會狂暴吼出,這幾百人都要被震得內臟骨髓通通稀爛不可——

        “兄弟,來一發嗎?”就在龍咆噴發而出的前一刻,同樣的手,同樣猥瑣的聲調,同樣的臺詞,打斷了凱撒的大招,就在這微微停頓的時刻,幾十支長矛刺中了凱撒的身體,連衣服都沒有刺破,凱撒大怒,一把將長矛攬在懷里,奮力一提一甩,持矛的叛軍大聲驚叫,通通摔向了山下,看這樣的高度,估計都要變成肉餅了。

        “你干什么!”凱撒回頭怒道,老頭一臉人畜無害,干的實在是畜生般的勾當,剛才那一下子要是換了別人,非得被捅成蜂窩煤不可,“來一發你妹!添什么亂!”

        “我這不是看兄弟你打得累嗎……這次只收十個金幣,如何?”手中一枚圣光彈,老頭笑得像個狐貍,凱撒深呼吸了幾下,就要往外拿戰斧,作為一個淳樸的野蠻人,他對這老不要臉圣騎士的無恥行徑表示很不能接受,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先打一架再說——

        “兄弟,擒賊先擒王,他們的總瓢把子在那兒呢,你欺負這些個熊孩子干什么……”似乎像是沒看到凱撒抽出的雷霆王之怒,老頭一副“你笨蛋了”的模樣,一臉的怒其不爭,“連老頭我這種剛入行的人都知道的訣竅,你怎么打著打著就忘了!”

        “敢情還是老子錯了!能打起來是因為誰?你個老家伙死不要臉地叫,賣你妹的圣光彈!”凱撒看著老頭的猥瑣相貌,這一斧子不知怎么就是劈不下去,或許是戰士的靈魂警示了危險的預兆,又或許是怕這老頭的血臟了斧頭,前者為事實,后者為傲嬌,大家自己想去。

        “……懶得跟你說了,我警告你,再干些亂七八糟的事,老子豁出去也要弄死你……”凱撒實在是不想在該圣騎士身邊待著了,向著喊殺聲最大的方向走去,再也不理被他用搟面杖擠癱了的幾百號人,老頭在原地待了一會,看著七倒八歪躺在地上直哼哼的叛軍們,灑出一道圣光,淡薄如水,但是非常有效,短短幾秒鐘時間,所有人都恢復了體力,老頭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快些離去,出乎意料的是,這些剛剛還誓死不退的叛軍竟然出奇的聽話,紛紛從后門向山下沖去,只是一個個眼睛中,偶爾會閃過一道白色的光芒。

        “操縱人心啊……真是一個要被詛咒的能力……”老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廣域心靈轉換,有多久沒用這個了?每一種職業的三十個基礎技能都凝聚著無數先祖的心血,都有著無限的可能和恐怖的潛力,連小小的圣光彈都可以開發為大地都無法承受的人間至高圣光氣,為什么轉換技能會被視之為有損圣騎士榮耀的戰技?太可笑了……”

        “大陸最強的精神力秘法,其實不是電擊使的念動操縱,也不是刺客的心靈戰技,更不是巫師的詛咒力量,而是來自教皇廳啊……”老頭搖了搖頭,仿佛在嘆息什么,隨后又換了一副笑臉,手中騰起了淡薄的白光,向著凱撒離開的方向走去。

        “兄弟,來一發嗎?金槍不倒彩旗飄!”

        “兄弟,來一發嗎?早操晚操都說好!”

        “兄弟,來一發嗎?日理萬雞沒煩惱!”

        打著打著,混戰的雙方,原波旁的叛軍,斷罪騎士團的騎士,都發現了。

        自己,好像被惡意騷擾了。

        本應該回響著殺喊聲和咆哮聲的鐵血戰場,因為此起彼伏的叫賣變得像是一個奇怪的地方了,最最最不能讓人容忍的是,這個舉著一顆淡得像是白開水一般的圣光彈的老頭居然去找圣騎士和光明騎士們叫賣——一位五階圣騎士剛剛朝前方一位受了傷的同袍發了一枚猶如日暉光耀般的圣光彈,瞬間將對方身上猙獰的傷痕抹得一干二凈,隨即老頭出現,拿著一枚吹口氣都能吹散的圣光彈在該圣騎士面前晃來晃去,一臉猥瑣地詢問對方要不要來一發,這種近乎于挑釁的舉動徹底傷害了脾氣甚好的圣騎士的自尊,尼瑪老子可是從不收錢的!

        圣光能夠合流,圣騎士又凝聚起了一發圣光彈,真是猶如太陽一般耀眼,圣力滔滔,圣騎士把手中的圣光彈伸向了老頭的那一發,呲溜一聲,毫無懸念的,老頭手中的劣質圣光彈被這位五階圣騎士的圣光彈給吸收同化了。

        這是光明教廷流傳久遠的一種和平比試方法,考較的是圣騎士對于圣光的控制和領悟,和平競爭,公平比試,簡直是和諧到了極致。

        圣騎士板著臉,將手中的圣光彈在老頭的面前晃晃,示意你丫輸了。

        隨即他翻倒在地——老頭一巴掌拍在了他的頭盔上,整個人趴地上了。

        老頭站在暈倒了的圣騎士跟前,叉腰挺胸,一臉的正氣凜然:“惡意競爭什么的最討厭了!”


  http://www.ohoxav.tw/files/article/html/0/818/35311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hoxav.tw。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3zm.la
北京十一选五中走势图